【浮世汇250】这是美国女性一代接一代努力冲破藩篱的过程中形成的历史传统

huoying 发布于 2020年11月09日

【1】李子李子短信 

这次最令人意外的结果是佐治亚州,一个非常传统的南方红脖保守州,过去50年只投出过两个蓝党总统(本州出身的吉米·卡特,和中间派的比尔·克林顿。奥巴马都拿不下来),居然非常有可能被蓝队拿下。即使需要重新计票、结果有可能变化,佐治亚也已经不再是红州,而是摇摆州了。(相比起来,隔壁佛州倒是在去往红脖州路上一路飞驰[doge]
除了佐治亚的人口结构变迁之外,还有一个人功不可没,她就是 Stacey Abrams。这个故事我慢慢讲。
在我来佐治亚之前,我大概能猜到亚特兰大可能和很多红州一样,红色的海洋上漂浮着一个微小的蓝岛。但是来了之后发现,佐治亚、至少亚特兰大周边,和其他红州非常不同。
亚特兰大城市规模非常大,周边都会区加起来有五百万人(整个州才一千万);沿海和州界上,亦有过去南方棉贸留下来的、发展不错的小城市(Columbus,Savannah 等)。最近二十年,亚特兰大成长了非常多,成为了南部最有活力、经济最好的地方,不仅有达美、可口可乐等大公司,以影视为主的新兴产业也非常兴旺(《复仇者联盟》就是在郊区新影棚拍的,更别说《行尸走肉》这种经典之作了)。
另外,佐治亚有着非常庞大的少数族裔,除了传统的「black belt」,亚特兰大也逐渐多元化,我去年就认识了好几个从别的州过来上学、准备留下找工作的黑人同学。这里各行各业什么人都有,非裔和拉丁裔的小生意亦非常兴旺(饮食、服装、文化 etc),人口也正变得年轻。(当然你可以说亚特兰大像很多国内地区城市一样吸周边血,那就是另外一码事儿了[二哈]
教育更是不用提,用网友的话说,光亚特兰大就有两个985(GT、Emory)一个211(GSU)外加一堆二本[doge];不远的地方还有另外一间985(UGA),优秀设计专业校(SCAD)和传统黑人大学(HBCUs)。
尽管乡下地方依然是保守的、宗教的,但佐治亚许多方面都在向一个东部州而不是南部州漂移。
遗憾的是,佐州zz依然被紧紧握在红党手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选民压制(voter suppression)。
理论上,只要没被剥夺zz权利的人,不管性别族裔,都是一人一票。但是,不同的人投票的实际「难度」是不一样的。十九世纪有着所谓的识字测试,或者用税收卡人,明摆着只有中产以上才能投票;现在,红党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治地位,也在各种隐蔽的细处,掐特定族裔、特定社会阶层人投票的脖子。
比如,在少数族裔的聚居点,只设很少的投票点和选民注册点;在选民注册的时候要求提供各种各样的文件;不提供其他语言的服务,或者其他语言的服务十分有限;对邮寄票(mail-in vote)大加限制、手续繁琐,甚至把街边的邮筒拿掉……等等。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今年,红党手段愈加明目张胆。8月的地方选举,在一些地方,选民需要排队4个小时以上才能投票。而普通的打工人,又会为了什么去牺牲自己半天的工作呢?
无力改变现状、投票困难带来的政治冷感,在底层和少数族裔中发酵。2016年,只有70%的选民登记注册,仅57%参与了最后的大选。
2018年底(也就是我刚来的时候),佐治亚进行了一场州长选举。蓝党非裔女候选人 Stacey Abrams 挑战共和党人 Brian Kemp。
Stacey 出身普通家庭,在密西西比长大,读书时随着父母搬到了亚特兰大。她排除万难贷着款上了大学(Spelman College,南方著名的女子黑人大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投入了社会福利相关的法律工作之中。2007年,她进入州议会,一路当上少数议长,并在佐治亚蓝党的支持下竞选州长。
亲和接地气、又能言善道的 Stacey 受到了选民喜爱,但这一仗她是注定打不赢的。2017年到18年,在时任州秘书长的 Kemp 主政下,有70多万注册选民的登记,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取消;而就在选举举行之前一个月,Kemp 办公室暂停了大约5万选民的重新登记请求。
Stacey 以不到2%的微弱劣势落败,差不多刚好输了5万票。
Stacey 输掉选举之后,蓝党各级机构都向她申来了橄榄枝,想要争取这个有底层奋斗经验、又能团结少数族裔、能力又非常过硬的人。纽约州参议员、少数党领袖 Chuck Schumer(也就是参议院老二)甚至邀请她去国会做国情咨文的回应演讲(response address)。就在外界一度以为她要竞选参议员的时候,她宣布不竞选。
她要去最根源改变整件事情,去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
她成立了一个组织,叫 Fair Fight Action。这个组织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去走访社区,挨家挨户地了解每个人的诉求,帮他们注册登记,为他们讲解每场选举需要做什么、可以做什么。此外,她带着社工实地考察,查看哪些地方需要更好的投票站、需要更多的人手,并向各级机构反映,尽最大力气争取改善。
两年来,他们帮助至少30万选民成功注册登记,而他们的目标是十年内帮助一百万选民。
这不仅仅是为了蓝党——虽然提高少数族裔选民投票率,的确是对蓝党有利的。更重要的是,鼓励政治参与,是赋权(empowerment)的一部分。
比如今年的大选,一张选票上,不仅仅有总统提名,还有当地参众两院议员,以及相当多的本地事务需要投票。大家了解比较多的,有加州的16(教育平权)和22(互联网平台劳力相关);佛州的票上有关于涨最低工资的;好多州有税收相关的;等等等等。(个别州还有肥宅快乐草[doge][二哈]
虽然对于底层人民来说,需要帮助的事情很多,选举可能不是最紧迫的;但这种zz赋权,能够让他们自己认识到,许多事务与自身息息相关,且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去表达、去呼吁、去改变。那些潜藏在社会角落的机会不公,是可以通过合理手段一点点松动的。而对于这些事务的参与,能够很大程度上释放社会压力。
从这个角度讲,Stacey Abrams 做的,不是一件让佐治亚「变蓝」的事情。无论党派,Stacey 都是一个诚实、踏实且努力的人。她代表了那种优秀黑人女性的形象——出身平凡,无惧不公,满腔热情,遭遇挫折却愈战愈勇。在她身上,你看得到那些肩头扛着一整家、好几份工作却依旧乐观向上的普通劳动者们,是非常多非裔女性的 role model。
不管四年后变成怎样(老实讲,下届还是很可能红回去),佐治亚的「变蓝」都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每一个人都值得用正面的力量去争取、去说服,而不仅仅是靠谎言、阴谋论、仇恨去煽动(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加油,Stacey,Go,Georgia!

 

 

【2】李海鹏 

前几天一个朋友说,不理解为什么很多有知识有眼界的人也会支持特朗普,我说可能他们的精神底层就是特朗普那样吧。明晃晃的是,特朗普的无知愚蠢、自私自恋、粗俗粗鲁、恬不知耻、撒谎成性,恰好是他的力量之源,成功之道,甚至是魅力之本。特朗普的不遵守规则,不尊重文明共识,他的热衷挑衅,胡作非为,并不是他的弱点,而是他获得支持的密码。对他的中国支持者来说,他的精神病症状等于率性,他的人格病态等于强大——这不是似曾相识吗?在我自己,以及很多人的现实生活中,都遇到过中国版的小特朗普,他们是撒谎成性的同事,是瞪眼说瞎话的朋友,是猥琐到戏剧化的张三李四,他们混得怎么样?事实就是,其中很多,混得很好。同样的,正是他们的恶心人之处,导致了他们的成功。类似于低人权优势,有的人,有低人格优势。在我们的历史上,我们也有很多我们版本的特朗普,他们不只成功,而且极其成功,不是吗?事实就是,在中国现实中,特朗普这个类型的人是极其常见的,他让我们感到熟悉,让另一些人感到亲近,在我们的文化底层,他可以被视作无所不用其极去获得成就的一个例子,是可以容忍的,是可以理解的,可以崇拜的。令他的仰慕者们振奋的是,这样的人居然也在美国出现了,而且当上了总统。他们的灵魂在高呼:美国也这个逼样!所以,特朗普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世界的堕落,对他们来说,则意味着堕落得到了正式的承认,堕落的强大战胜了反堕落的强大,无耻、自私、说谎等等,就连在灯塔国,也被证明了只是正常的人性,并没有可指责之处。因此这些仰慕者们一再说着的屁话就是"真小人好过伪君子"。特朗普是他们的沉疴的解药,服下这颗大力丸,他们的内心不再颤抖,内疚感、负罪感、自我鄙视感一扫而空。所以在没有利益关系只有精神羁绊的条件下,什么样的中国人支持特朗普?我的苛刻的答案是:坏人。当然,我们知道,坏人常常因为普遍,而被当作普通人。所以宽容的答案是:普通人。不过这些至少在今天都不重要了,今天重要的是,人类文明的基本理念赢了,诚实赢了,礼貌赢了,共情赢了,自由赢了。今天,我们的美国人战胜了他们的美国人,我们的地球人战胜了他们的地球人,我们因此知道,如果像美国科学界、知识界、媒体界、文化界那样,为了我们相信的东西去竭尽全力,那么好人总是是有机会打败坏人的。

 

 

【3】理查德亚当斯的月亮兔子 

转一下方可成老师的朋友圈(他和拜登的合影就不贴了):

这张照片是两年前拍的。当时我还在宾大读博士,拜登在学校里参加一场活动,然后和凑上前去的老师学生一一合影自拍。
实际上,2017-2018那两年,在宾大校园里见到拜登的机会并不算少,因为他被任命为政治系和我们Annenberg传播学院的教授(现在在学院网站还有他的页面),学校还专门成立了一个致力于外交政策研究的"拜登中心"。当然,拜登并不在宾大教课,他的职位是半荣誉性质的,主要的角色是出席一些研讨会和大型活动。但是,这些职位本身已经说明:从副总统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是真的打算退休了。
那两年间,他屡次被问到是否要参与2020年总统竞选——因为他是最有资格的人之一,也是民意呼声最高的民主党人。他的回答总是偏向于消极的,只是会补一句"不排除参选的可能性"而已。
但他在2019年4月正式宣布参选(也因此请假离开了宾大的教授岗位)。可以说,他的参选是被川普激出来的。媒体报道说,让拜登决心认真考虑参选的,是2018年夏天发生在夏洛茨维尔的右翼极端分子暴力事件,当时川普在发言中拒绝批评右翼极端分子,而是声称"两边都有责任"。
可以说,如果2016年赢得大选的不是川普,而是另一位共和党人,拜登基本上就会以宾大教授的身份安度晚年了。

 

【4】木遥 

刚才群里有个朋友说:「Kamala Harris 出场的时候一身白,很亮眼很突出自己,拜登反而显得不突出了。女人很有心机啊。」

呃,这真的是天大的误会。
一身白色套装是贯穿美国女性选举史的颜色。从一百多年前美国女性争取投票权的时代开始,就形成了用白色象征女性团结与进步的传统。(图一二,1914/15)


从那以来,几乎每一步女性敲碎玻璃天花板的努力,主人公在标志性场合都会选择白色套装。比如第一位进入国会的黑人女性 Shirley Chisholm (图三,1968),第一位主要政党的女性副总统候选人 Geraldine Ferraro(图四,1984),第一位主要政党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图五,2016),直到第一位当选女性副总统 Kamala Harris(图六,2020)。
这是美国女性一代接一代努力冲破藩篱的过程中形成的历史传统。可以想象,等到第一位女性总统当选的时候,她很可能还是会选择一身白色,作为继承前辈努力的象征。

……并不是为了「抢男人的风头」。

 

 

 

【5】肥啾电影 

一个不能坦然面对生 殖 器的创作环境,是不正常的。

 

 

【6】@小梅妮卡 

无意义访谈|小朋友

受访人:高姐,33岁,商务

高姐是我见过最会说也最能说的女人,但客户或潜在客户一走,高姐就沉默的像另外一个人。

去年他们公司团建,我朋友带我去凑热闹,唱歌不好听的我缩在角落里,认识了和我保持同样姿势的高姐。

朋友私下告诉我,高姐的感情很不顺,让我说话注意分寸,但我没想到,立冬这天,在高姐家吃饺子时,她主动和我们提起了自己上一段感情。

01
高姐笑称自己是心甘情愿做"伏弟魔"。

"心疼自己爸妈啊,而且我和我弟关系也好,我比他能挣,帮他也是情理当中的事。"

前几段感情或多或少都受高姐家庭的影响,但她仍不避讳在感情初期就向对方摊牌。

"我觉得有的男的特逗,好像我有个弟弟就给他多大负担似的,我有本事供我弟,和他们有毛线关系?"

高姐不吃主食,一边说话一边给我俩开核桃。没一会儿的功夫,开了一盘。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都没闲着的她,似乎那双手像上了永动机一般。

"高姐,你不累吗?"

朋友本意是让她休息休息,吃点东西。但似乎高姐理解成了另外的意思。

"累啊,天生就是照顾人的命,这种人都累。我妈说我小时候和别人玩过家家,老是当妈,她后来都跟着着急,这么小就老为别人操心,大了还了得?结果一语成谶,上学的时候我是生活委员兼大舍长,工作了也没啥人教,自己摸索出门道后就开始带小朋友。"

"高姐你这是大女主剧本。"
"之前我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但是做过一次小朋友之后,就不想这样了。"

02
让高姐做小朋友的人,我们姑且称呼他为老晨。比高姐大十岁,他们是在活动上认识的。

"老晨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他谈客户一谈一个准我一点都不惊讶,之前行下春雨,一定能盼来秋风。"

朋友点头,她是为数不多见过老晨的人。

老晨在感情上很理想化,一心期待寻得真正的soulmate。所以认准高姐后,攻势凶猛且真诚。

"他很忙,但是他为了记住我的喜好和需求,每天更新手机壁纸。其实就是备忘录截图,然后明晃晃的再设成屏保,以免事情多了想不起来。

有一次客户问他,微信签名上'2.18 am10'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对他而言很有纪念的时刻?他扯了半天慌圆了过去,因为那是我的生理期,他总要精确到时间点记录。"

高姐说,老晨打动她的地方很多,尤其喜欢他叫她"小孩儿"的时候。

"原来被人宠着、帮扶着的感觉这么好。之前每天过的谨小慎微,担心自己倒了身边的人受影响,后来我走路都轻快了,因为知道自己身后有人,而且就算倒了他也会立刻撑起我。

其实很早之前我俩就有机会认识,但偏偏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一想起这事儿我俩就都后悔。现在更是。"

高姐不在说话。因为老晨在一次出差时发生意外,高姐再也没能等来他的返程。

03
"之前我觉得缘分是等来的,但老晨走了后,我发现缘分在等你。当初是不是我多去参加参加活动,没准就能更早的碰到他呢?"

我和朋友不敢说话,我俩也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

分开前,高姐给我俩打包了饺子和蛋糕,说:

"你们要珍惜让你们成为小朋友的人,家人也好爱人也好朋友也好,多爱他们。"

而我也终于看明白了高姐的朋友圈签名:

好先生去了宇宙,小朋友又要长大拯救地球。

 

 

【7】祝佳音 

我的记忆光球对我说,他已经是个中年光球了,他这几年有个感触,就是"世界的规则大体还是在运行的"。

和川普啥的没关系啦。意思就是,以前我们听过一些箴言,比如做人要善良,比如要真诚对人(哪怕你不喜欢),比如不能举报、不能当狗逼……我们在小时候听到这些,然后在成长过程中看到很多人违背这些原则,不但没受到惩罚,反而好像很顺利。这时候我们就会开始怀疑。但是其实最近一段时间,记忆光球越来越发现这些规则仍然在生效。有些人固然靠投机获得一时风头,最后往往惨淡退场,有些人整体看来脾气耿直,纵然被误解,也有拨云见日的一天。一方面,如昨天所说,相信什么,甚至选择相信什么是最重要的。共产主义在我有生之年不会到来,但你是否决定一个人人平等、没有剥削和压迫的世界是更值得相信的目标?(对我来说,比起地上佛国,当然;比起海豚共和国,未必……)另一方面,知道规则仍在生效,也令人欣慰又遗憾,如果我在青年时就知道这一点,许多选择会更坚决,一些选择会不同。

 

 

【8】游识猷 

刚看了#2020腾讯科学WE大会#里中内启光的演讲,这个科学家主要做的是人兽嵌合体来培育人体器官的研究。

想起来一个算是相关的话题——人有自然形成的系统性嵌合体,而且往往是外表看不太出异常,除非因缘际会做医学检测才会发现。这样的嵌合体本来如果正常发育出生,就会是异卵双胞胎,但是在子宫里两个胚胎莫名长成了一个。

美国研究者报告过一个案例,一个52岁的女性肾衰竭,她的3个孩子们给她做肾移植的配型,结果在检验配型时,发现3个孩子里有2个"不是她生的"——但和她丈夫对得上,所以并不是抱错。

进一步研究发现,这个女性本来应该有一个异卵女性双胞胎姐妹,但被她吸收了,而这个姐妹整合到了她的生殖系统里,所以她生出了2个姐妹的孩子,1个自己的孩子……如果没有做肾配型这件事,她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嵌合体。很多人类自然嵌合体一辈子也就这样过了。

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亲自生出来的娃也不一定100%是你的娃,还可能是你的外甥外甥女(假如你是女性)或者侄子侄女(假如你是男性)。

这样的嵌合体有时候抽血可以查出来,就是最近也没有接受大量输血,也没有接受过骨髓移植,但血液里有来自不同"人"的血细胞。有时候抽血也查不出,就是虽然嵌合,但造血系统的细胞刚好都来自同一个人。

Yu, N., Kruskall, M. S., Yunis, J. J., Knoll, J. H. M., Uhl, L., Alosco, S., ...Yunis, E. J. (2002). Disputed maternity leading to identification of tetragametic chimerism. N. Engl. J. Med., 12015394.

 

 

【9】李海鹏 

华盛顿邮报社论:谢谢你,美国

"在其它国家,在其它时候,像特朗普这样的恶霸通过承诺免受危险的外来者的威胁、妖魔化文化精英,散播足够多的困惑和冷漠,成功地变成了铁腕人物,让人民不可避免地滑向威权主义。在我们美国,在此时此刻,特朗普尝试了所有这些策略,但美国人反对。
……
不道德的机会主义者来了又去,而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得以在新的一天存活,这要感谢这一代的选民,为维护国家尽了自己的责任。"

怎么说呢,自由之地,勇士之乡。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