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49】如果没有事先做好准备,就会觉得,怎么这么起伏

dasheng 发布于 2020年11月07日

【1】@神圣午睡 

一开始拜登大爷出来竞选的时候,我觉得他肯定没戏。不仅岁数大,而且他是奥巴马的副总统。这种老面孔出山,给人一种实在是无兵可派的感觉。

但是看了看拜登大爷的履历,发现这大爷真的不简单。

拜登大爷出身贫寒,小时候是个结巴,通过苦练克服了这个毛病,成了优秀的演说家。大学毕业后,20出头就跟大学里青梅竹马的学妹结了婚。结婚时立下宏愿:30岁要做参议员。然后要当美国总统。

30岁时他真的竞选参议员成功。看过纸牌屋的都知道,参议员几乎相当于省长,至少也是副省长的官职。可谓年少有为。

刚选上参议员没几天,爱妻和三个孩子就出了车祸。爱妻和小女儿惨死,两个儿子受重伤。拜登大爷伤心得差点参议员都不要当了,但在他的前辈的支持和鼓励下,还是就任了。然后他就每天坐火车几个小时往返于华盛顿和他家,因为要回家照顾受伤的儿子。后来也又结了婚。

壮年时期,拜登大爷还得了脑瘤。手术风险很大,成功率只有一半,但是他挺过来了。

后来拜登大爷在政府一干就是很多年,前后数次报名参加总统竞选。每次都是党内就惨遭淘汰,是纯粹的陪跑。类似于,党内三个人参选,那俩争胜负,他的支持率1%那种。

但因为他资格够老,从政风格稳健,没什么大的历史污点,所以这些年在政府里也一直很重要。还在奥巴马竞选时成为了副总统搭档。这对老白男辅助黑少壮包揽了所有的群体票,获得成功。就像他现如今选择黑人和印度混血的女副总统贺锦丽——是的,这姐姐有个正式的中文名——做搭档一样。

前两年,也就是拜登大爷73岁的时候,他最有出息的大儿子,政坛新星,正值壮年,40多岁的小拜登,和他当年一样得了脑瘤,却没能挺住,去世了。另外的那个儿子出了名的不成器,吸毒滥交,无所不为,到现在还被政敌拿来攻击他。

拜登大爷受的打击可想而知,据说大儿子的遗愿之一是父亲当总统。而今年,面对新冠这种烂摊子,川大爷这种铁粉无数的强劲对手,拜登大爷以77高龄出来竞选,在竞选初期,可真没人看好他。包括我也一样。

据说前两天票数优势开始明朗时,拜登大爷去了他大儿子所在的墓地……

总之,拜登大爷也真是励志典范了。希望这位大爷继续发挥他稳健正派的作风,好好收拾川大爷留下的烂摊子吧

 

 

【2】@小白的鹦鹉螺 

特朗普团队开始在各州进行法律诉讼试图挽回败局,比如试图阻止密西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计票工作。迄今为止,这些诉讼都没有成功,而且都十分荒谬可笑,举两个例子,你们感受一下:
案件名:Donald J. Trump for President, Inc. v Jocelyn Benson
案件号:20-000225-MZ
特朗普团队诉密西根州务卿,要求立刻停止密西根州的计票工作,理由是:(1)未做到在每个投票站都至少有一名民主党和一名共和党观察员;(2)工作人员不允许选举监察员查看票箱的监控视频。
诉讼被驳回。法官认为提起诉讼时,计票已经结束了,不可能再去停止计票。针对诉讼理由(1),原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没有指出哪一家投票站在何时出现了没有观察员的状况;针对理由(2),在密西根州的法律中,选举监察员并没有权利查看此类监控。
特朗普团队后来又提交了一份"补充证据",是一位叫Connarn的选举监察员的证词,声称一位身份不详的计票员向她哭诉,上级要求他们把11月4日的过期选票改成11月2日,然后重新计票。Connarn报告了上级监察官,监察官要求她记录下该计票员的姓名,但她没有记录,只从计票员那里拿了一张写着"日期11/4/20 改成 11/2/20"的便签。没错,所有证据就是一张来路不明的便签纸,连当事人的姓名都没有。法官直接表示,这种道听途说的传闻证据(hearsay),法庭不予采纳,况且该证据与该案的诉讼理由毫无关系。(法官意见见图1)
案件名:Donald J. Trump for President, Inc. v Philadelphia County Board of Elections
案件号:2:20-cv-05533-PD
特朗普团队诉费城选举委员会,要求立刻停止费城的邮寄选票计票工作,理由是选举委员会没有允许特朗普团队的观察员进入计票站观察选票审核过程。
这个请求也被驳回了,因为特朗普团队的观察员就在计票站里。法官对双方观察员的人数和观察距离做了新的裁定,表示任何一方再有恶意行为,都会受到制裁。这个案子更加搞笑,《金融时报》美国法律版记者(推:kadhim)记录了听证会全过程,我截几段对话:
法官:"你们的观察员在不在计票室里?"
特朗普律师:"房间里有非零个人。"
法官:"我问你,作为本庭的执业律师:房间里有没有代表原告,即代表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人?"
特朗普律师:"有。"
法官:"不好意思,那你来本庭是要干嘛?"
法官非常生气,要求两党协商出一个选举观察的规则。这时,
特朗普律师说:"这个问题啊,还有另外一个维度。"
法官大声吼道:"长度、宽度?时间、空间?"
(更完整的对话见附图2-6)
这种诉讼真就是拖延时间的政治小把戏,也间接说明,对所谓的大规模选举舞弊,特朗普团队迄今为止拿不出有力证据。如果说这样就能把选举拖入法律拉锯战,最后让最高法院把总统大位拱手送给特朗普,我觉得特朗普团队的律师自己都不会这样异想天开。最后只能走个过场,闹剧收场。当然,律师费是一分钱都不能少的。

 

 

【3】木遥 

刚才看到一张图,对比一下目前看最有可能的选情结果,简直严丝合缝。
这其实是个老话题,为什么上没上过大学和对大统领的支持度有如此强的相关性——甚至强过种族和阶级。从2016年大统领崛起,这讨论就没停过。
(如果你迫不及待地想举手说谁谁谁受过高等教育也支持大统领,请打住,提醒一下自己什么叫统计。
一个省事的回答是因为美国的大学都白左。这是很多中年华人川粉悲剧的根源:自己反对白左的最主要动力之一就是坚信自由派不让自己的孩子爬藤。但自己的孩子千辛万苦送进了藤校,转头就数典忘祖忘恩负义地变成了白左。人生悲剧。
但这也没解释为什么大学都白左。
我自己倾向于采纳的一种理解是上大学会迫使一个人见识到更广阔的人群,从而更容易拥抱多元化。其实这是个普世规律,教育程度越低,周围的世界就越同质化。对美国这种不存在底层人民「进城务工」传统的国家就更是如此。2008年一个调查显示美国有百分之四十的人口一生都住在自己的出生地。在中西部地区这个比例有将近一半。美国人出了名地不了解美国人以外的世界,但其实很多美国人不是不了解世界的问题,是连美国其他的州都不怎么了解。
但上了大学就几乎必然会进入另一种人生。对中国人也是如此。许多中国人都是在大学宿舍里第一次理解了中国的现实意义——一个口音不同、饮食习惯不同、豆腐脑口味选择不同的下铺跟自己的共同点,带来了让中国从课本上的概念变成心灵上的感受的重要飞跃。所谓「想像的共同体」,只有这样方能得以建立。
这跟课程无关,甚至也跟大学质量无关。一个人进入大学,几乎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更大」的人。而且这是很难回头的变化。
我不知道疫情会不会改变这个。远程教育的大学还在行使教育职能,但不再让人生活在一起了。当然疫情可能只是暂时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对所有问我要不要出国看看的私信都采取鼓励性回答的原因。国外的学位并不一定更值钱,但你见过的世界越大,你作为一个人就「越大」。
至少在统计上是这样。
==========
这条微博受到一些批评,比较典型的是来自 @安澜堂-晒太阳的猫 的,抄录在这里:
「不同意这个因果。……把保守等同于落后本身就是错的,认为无大学不民主更是太傲慢了。这样的傲慢才是失去民意的原因,也对不起投给拜登的这些红州的从未离开出生地的选民,没有上过大学的选民。」
我自己也在反复反思这个问题。我完全同意不能妖魔化川的支持者。我自己在深红州和许多当地居民打过交道,他们很可能是川的支持者,但都也是友好热情的完全可以沟通和共情的对象。
但我不同意的是把任何对川的支持度的讨论都归结为居高临下的傲慢。川的支持度有些众所周知的强相关变量,比如性别(男性的支持度远高于女性),比如城乡,比如学历。相关性当然不是因果性,相关性也不是必然性(当然存在大量低学历但是反对川的人),但相关性也不是什么都不是。它是个客观存在可以被讨论的东西。
在 The West Wing 里有一集(Hartsfield's Landing),总统幕僚 Toby 用非常尖锐的口气批评 Bartlet 总统:你总是去装怂,装着好像你反对的人其实都有道理,装做好像他们都对,反而是你自己有问题。你明明是班上最聪明的学生,为什么要装作你不是?
总统大怒:我没有。我只是不想当 snob!
Toby:我不觉得你是 snob。
总统:一个人只要有同情心,关心别人,有宽容,我就把他当兄弟看。我并不在乎他是不是会高雅艺术之类的。但我无法忍受那些觉得教育都是装逼,都是秀优越,只有自己才是朴实大众的人。特别是你明明知道教育就是 silver bullet,你为啥不去追求更好的教育?
Toby:你用不着说服我……
总统:我的意思是我没有装怂!
在看自由派反思大选的文章的时候这段剧情常常被我想起。一边是傲慢,一边是装怂,中间有个非常微妙的平衡点。问题是如何寻找这个平衡点。
毕竟世界不是被某一边单方面撕裂的。

 

 

【4】@Pfaueninsel 

有很多女人,从自己工作经历里得出结论:"女人更歧视女人",其实这是取样偏差。

为什么呢?因为你是个女的,男人一起上厕所、抽烟、喝酒、洗脚的时候怎么评论你,你是不知道的。工作之中,因为父权社会遗毒,男人也更愿意跟男人商量事情,他们在女人面前,很少认真聊事情。即便在德国,无论是传统大公司还是创业风投,我认识的德国人(男女都有)也会告诉我,很多关键的决定,是男人们在酒吧深夜聊出来的。在中国,我自己的经验,你就算酒桌上跟男人拼到凌晨,凌晨之后,他们自己去洗浴中心了,你依然不会知道他们对你背后的评价是什么。

比贬低更糟糕的,是漠视,就是他们根本不拿你当正经的竞争对手来看待。所以对你更客气,或者更无所谓。而你以为这是他们更和善礼貌。

而女人和女人之间,在狭窄的职场争战中,是短兵相接的。更不要说男权社会对女人的洗脑,导致大多数女人都会有不同程度厌女症,还会不由自主地竞争各自的婚育价值。所以作为女性,更多的时候,会感受到来自女性的压迫,而对男性的压迫,没有具体的感知。

但这并不意味着女人是更糟糕的上司和同事,你和女同事女上司,不过是被父权社会围困、不得不互相争抢资源的边缘群体罢了。

我理解,在职场中遇到慕男厌女的女性竞争者或者上司,是常事,也必须以同样不留情的竞争态度去对待。

但你要清楚,首先,女性之间的零和竞争是一个糟糕的父权社会规则造成的,男女皆然,但女人的蛋糕被父权抢走了大半,所以这首要是父权社会的责任;其次,不要对男人抱有幻想,他们看起来更友善,不过是没拿你当回事罢了,等你的能力真正危及他的地位,你看看他们会干什么——比如那几个房地产公司里把女同事手机号写到男厕里,说成是卖淫电话的,还有那个给全单位水桶里下母猪激素的男人......

如果你的单位里,多数男人都对你很好,那八成说明你还很弱鸡。要有一天你发现男人也对你急眼了,那恭喜你,说明你很厉害了。这时候你就会发现,男的女的都差不多。

 

 

【5】@股海中的引航灯 

中国台湾最有钱的企业排行

1、鸿海精密:创始人郭台铭,营收1756.1亿美元

2、和硕:创始人童子贤,营收444.5亿美元

3、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营收342.2亿美元

4、广达电脑:创始人林百里,营收341亿美元

5、仁宝电脑:创始人许胜雄,营收321亿美元

6、台湾中油:创始人薛光林,营收319.3亿美元

7、纬创:创始人施振荣,营收295.1亿美元

8、国泰人寿:创始人蔡万春,营收271.8亿美元

9、富邦金融:创始人蔡万才,营收262.8亿美元

10、台塑:创始人王永庆,营收254.6亿美元

从中国台湾这10家企业营收排行来看,没有大陆的企业营收高,但是从企业的类型来看,要比大陆的更加丰富的多元,金融企业并没有太多。排在首位的是郭台铭创办的鸿海精密,是富士康的母公司,他在大陆、台湾、印度、美国、东南亚等都有代工厂,营收虽然达到了1756亿美元,但是利润还没有张忠谋的台积电多,可见纯代工并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的企业赚的多,台积电几乎拿下了全部的5nm制程工艺订单,而且在3nm制程技术上也处于领先地位。其他几家也大都是电脑代工、手机代工以及半导体代工,只有两家金融企业上榜。最后一个是王永庆的台塑,曾经叱咤一时的HTC就是他的女儿王雪红创办,而王永庆也是多年的台湾首富,台塑由于王永庆去世财产遭到分割,不复之前盛况,王永庆在台湾被称为"经营之神"。

 

 

【6】黄裕生-HYS 

很多人都在关注、议论美国大选。这表明人们对现代政治文明有一种不可遏制的渴望,对于政治世界有一种永远无法被切断的介入诉求。这是人性,与传统,与历史,与民族无关。共和式民主彻底终结了权力转移的血腥历史,并为社会分歧达成理性共识提供了一个有效机制。以政党组织展开社会动员这种模式进行竞选,既有效呈现差异与分歧,也为能够提供足以出弥合这种差异、化解主要分歧的方案者提供了机会。
     实际上,民主制下的政治动员不只是为了竞选,更是为了呈现民意,呈现分歧与存在的问题。当选者只是表明他所主张的未来政策与所承诺的社会目标得到了更多选民的认同,而不是表明他所代表的党派利益党派色彩得到选民的认可。在共和式民主制下,政党只是动员的组织,只是工具,从来不是目的。因此,政党本身的利益永远是靠后的。

 

【7】冈瓦纳 

评论美国的选举,有些人,甚至大V,甚至教授,专门说些违背基本常识的话,不要被这些人带幼稚了

1)攻击选举。国家层级的权力,要么君权神授,要么选举,并没有第三条人类公认的合法路径。所以,不管哪个国家,新的领袖诞生,新闻里无非两个说法,一是继承,  一个是当选。 不管是英美,不管是苏联还是朝鲜,不管是日本还是韩国,都得有选举。不同的是选举制度而已,根本否定选举是荒唐的。教授和大V这样讲话,是想愚弄人

2)选举不是为了从深山老林里选一个秦皇汉武凯撒亚历山大出来。人就是人,就那么些人,选民站队站的是利益,而不是判断谁有潜力成彼得大帝。比如选一个市长,你如果是在找工作,你会投票给主张限制外来劳工的人,你如果是老板,你会投票给开放劳工的人。谁符合你的利益,你投给谁。两个人主张差不多,你可能投给你看着顺眼的人,或者不去投票。那些以候选人很滥为说头的,也是在愚弄人

3)谁当美国总统,都是美国人的总统,都是美国利益优先。

 

 

【8】管鑫Sam 

我觉得今年最好玩的事儿莫过于… 右翼FoxNews和偏右的WSJ两家是最早把Az给call蓝的,而且都call了一天半了,左边反而都谨慎地没敢call。 

 

【9】王磬 

今早醒来刷群,与昨早的鬼哭狼嚎four more years相比,各个选情群里明显淡定了很多。我周围川粉朋友不多,看到拜登赢面逐渐明朗,大家都感到很舒心。
昨晚跟(已经不在微博活跃了的)三土老师通了个电话,主要是问选票诉讼和民调误差的事。末了问起他对这次大选的感受,他提到中文知识圈在开票过程中的一些反应。讲真,土师是为数不多的我观察到从头到尾都很淡定的人。这部分没写到稿子里,在这里存个档。
"今年有疫情,有邮寄选票,有很多小动作,也让整个开票过程更容易有话题性。看这一次的选战需要很多提前准备工作,花心力去了解规则和细节,比如哪个州是哪个郡先开票、是先点现场的票还是先点邮寄的票,如果不了解这些,就容易一惊一乍。"
"一开始是拜登领先,然后trump反超了一点。就说,哎呀Trump要赢下佛州了,哎呀没戏了没戏了。再然后,Trump好像要赢下锈带州了。但后来又发现,咦锈带州还有翻盘机会...就一直处在纠结之中。但如果提前了解了开票细节,其实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在预期范围之内。"
"但这是预期范围内中对拜登不太理想的那种情况。预期内最好的情况是,拜登大胜,当晚就赢了,带动民主党夺回参众两院。但是这个显然没有发生。预期里最坏的是拜登小输,但这个现在来看可能已经很小了。拜登应该会稳健地小胜,这个可能性看起来最大,也是在预期范围之内。"
"如果没有事先做好准备,就会觉得,怎么这么起伏。会影响心理健康。" [允悲]

 

 

【10】@66老师 

带着我爸出来旅行,今晚聊天才确切知道:我奶奶嫁了四次人,我爸爸五个兄弟姐姐只有一个跟他是同父同母,已在饥荒年月饿死。我亲爷爷人生大起大落最后精神失常离家出走,在异地被当成流串犯抓了起来,费尽周折才得以释放,出来后却投河自尽——这是抓他的警察的说法,我奶奶花重金托人跨城收尸,受托者却携款跑路,我爷爷至今不知道葬身何处……我爸爸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新中国成立后最艰难的那些年和家人失散,然后寻亲重聚,然后又失联至今。十多年后,中国最动荡的时期,我爸曾经抓到一个渺茫的线索只身跨省寻亲,却遇上严打,被收容,历经两个多月挨饿受冻才被遣返……还有太多情节,横跨数十年,烙满了过去八十年中国的历史印记,我已经连夜教会他用四川话的语音输入法写回忆录了,他准备明天开工。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