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72】女权主义的幽灵在东亚的上空徘徊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7月12日

【1】文摘——来源: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1、Linus 谈美国[44] 

Linux 操作系统的创始人 Linus Torvalds,最近在一次访谈里面,谈到了他为什么会移居美国,以及对美国的印象。

图片

(1)为什么来美国? 

我1997年离开芬兰,搬家到了美国。

那时我还很年轻,有一家创业公司邀请我来美国。该公司从事的就是在 80386 体系上面开发 Linux 系统,这正是我非常熟悉的领域。他们做的事情也非常有趣,所以我就来了。

当时的芬兰非常注重高科技,但以手机技术为主。诺基亚就是芬兰的公司,那时是世界最大的手机公司,也是芬兰最大的公司。

我对手机不感兴趣,那时的手机还没有变成小型计算机,人们只能用它打电话。美国看起来似乎很有趣,我和妻子以及我们当时10 周大的女儿搬到了这里。

当你刚有第一个孩子,就搬家到另一个国家,并且周围没有家人朋友,这可能不太明智。但是,我们那时还年轻,抱着不妨一试的态度,一切就都很顺利。

我还记得那年二月份搬家时的情景,离开时赫尔辛基很冷,大约零下 20°C,当我们达到旧金山机场,天气晴朗温暖宜人,气温是零上20°C。

(2)美国是怎样的国家? 

美国的生活很有趣,这些年我已经把美国当成自己的家。当然,我还是很想念芬兰的一些地方。美国的问题是,它的教育系统是一场灾难。你必须搬到正确的地区,才能进入好的小学或中学,如果你要上一所好大学,就要支付多到疯狂的钱。这是美国的一种耻辱。美国的医疗系统也有问题。另外,美国的政治已经从"有点奇怪",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可怕。芬兰都没有这些问题。

美国也有很多优势,不仅仅是天气。我们后来从加州搬到了俄勒冈州波特兰,这里的天气不像湾区那么好,但还是比芬兰好很多。我们在美国待了这么长时间,我们的孩子不会说芬兰语,我和我妻子都来自芬兰的讲瑞典语的少数民族,所以我们在家里说瑞典语。我们在这里已经有很多朋友和各种社会关系。在美国,只要你有一份好工作,你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忽略美国社会的失败。

我们考虑过搬回芬兰吗?有那么几次确实想搬。首先是孩子们小学开学的时候。然后是孩子们开始上中学时,接着是上大学时。你看到里面的规律了吗?、

要是特朗普再次当选美国总统,我大概也会考虑搬走。总的来说,美国的政治让我感到担忧,美国至上论和民族主义的兴起,令人感到悲伤和可怕。尤其是那些拥护者从来没有国外生活经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

美国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可爱的国家,也是一个非常多样化的国家,拥有许多不同的文化和人群,以及自然风光。我喜欢这一点。事实上,如果我要搬回芬兰,对我来说最困难的部分可能就是这个。芬兰是一个非常友善、理智和安全的国家,但它也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而且非常单一化。

特朗普当总统时,你经常可以看到挂着美国国旗的巨大卡车,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人高喊着"美国第一"、"美国伟大",这让人很困扰。

有时甚至是受过教育的人,也相信这点。我的家庭医生坚信美国的医疗制度是世界最好的,但他从来没在其他国家生活的,拒绝承认其他国家实际上拥有更好的医疗制度。是的,他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民族主义无处不在,包括欧洲,甚至包括芬兰,但它的美国版本似乎确实有毒。

老实说,这也是我住在西海岸的原因之一。俄勒冈州基本上非常自由,你肯定不会经常看到那些支持特朗普的旗帜。

(3)家庭生活 

我的家庭生活相当正常。我有三个女儿,但她们年纪大了,大部分都飞走了。最小的还在上大学,暑假回家。二女儿正在读研究生,暑假不回家。大女儿在东海岸工作。我们仍然尝试全家一起度假,但去年的疫情让这一切没法实现。

所以这些天,家里主要就是我和妻子,还有两只狗和一只猫。我已经接种了第一剂疫苗,离第二次疫苗接种还有几周的时间。再过几个月,我会再次去潜水,期待着恢复稍微正常一点的生活。

 

 

【2】胖虎鲸 

我讨厌塔利班怎么就是被美国价值观奶大的?

押沙龙:不要把政府层面的外交策略和个体层面的良知判断混为一谈。自古以来,外交都是多变的,个体的良知判断要是也像外交一样多变,那就太可怕了。

 

 

【3】@押沙龙 

我读阿富汗的历史,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国王。他要改现代化改革,提高妇女地位,并且坚决实行一夫一妻制,拒绝娶第二个妻子。最后阿富汗人对这些改变群起反对,国王成了孤家寡人,大势已去,他登上讲台,承认自己错了,还马上娶了第二个妻子。但是还是没能挽回局面,流亡国外,后半生过的又穷又惨。

 

 

【4】萝贝贝 

好像也是三联写过一次,国内很多著名的大学引入GPA机制之后学生们上了大学依然是"做题家",比较在意是怎样选课和考试能刷出漂亮的绩点,过了18岁也学不会热爱。这可太要命了。

 

 

【5】外卖小哥金城武 

好家伙,总算明白微信电脑版为什么要扫码登录了

 

 

 

【6】陈梦家的名字来历

 

【7】你所不知道的易牙………? 

 

【8】Jane_Khost 

图里这段言论让我大受震撼之余也觉得很有趣。抛开康米信仰和所谓资历后台辈分显然不相容的问题,只从爱情方面讨论这段发言:从前保尔是穷不拉几的小火夫,冬妮娅是林务官的千金小姐,于是保尔爱冬妮娅很正常,但如今保尔是可以在省委指点江山的"老革命",而冬妮娅是出身不好的白鹅,于是保尔自然不会爱冬妮娅了。这串逻辑里既没有爱甚至也没有信仰,有的只是所谓的社会地位资历辈分,而且认为一个有"资历"的人捏死一个没有"资历"的人就像"捏死臭虫那么简单"是完全合理的,并且是前者完全失去对后者的爱的充要条件——我想再"拜金"的人也不过如此了。
就,我昨天在小号感慨,男权社会一定程度上剥夺了男性付出爱、感受爱和赞美崇敬别人的爱的能力,并让他们浑然不觉这是一种不幸。图中这位男士算是一个极佳的例子。

 

 

 

【9】@SleazeFactory 

台湾男权认为女权势力是大陆/中共派来的,韩国男权觉得女权势力是中国派来的,日本男权认为女权势力是境外势力,大陆男权认为女权势力是拜登派来的。女权主义的幽灵在东亚的上空徘徊。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