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85】美国加密货币产业史上最戏剧性的一幕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8月12日

【1】@成都下水道 

来几句实话实说——

1、8月5日晚上10点,在美国休斯顿做医生的大学同学给我打电话,他说他前段日子发热、咽痛,做了核酸检测,诊断为新冠肺炎,没有服用任何药物,5天后症状消失,然后继续投入工作,他把病情迅速好转的原因归功于接种了辉瑞公司的mRNA疫苗。

疫苗能够显著降低重症、危重症的发生率,也能显著降低死亡率,已得到循证医学支持。不过,因为欧美国家病例很多,在我国,病例属于凤毛麟角,主推的灭活疫苗是否具有同等效力,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证据。

鼓励全民接种疫苗,是目前最有效的防疫措施。

2、美国的死亡率已经降到了0.1%左右,但病毒还在不断变异,从德尔塔到拉姆达,传染性、毒性及死亡率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中国目前对疫情的零容忍态度肯定是正确的,姑且叫延缓战术吧,观察、总结、学习、吸取他国抗疫的经验教训,确定我们有了强有力的武器对抗病毒,方可放心敞开国门。中国有句古话: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3、在人类与病毒的战争中,人类彻底消灭的病毒似乎只有天花。1980年天花病毒在人类身上彻底绝迹,而这场持续了3000多年的漫长战役,人类付出了5亿多的生命代价。

与新冠病毒共存,虽然无奈,却不得不为之。

4、8月4日有则新闻:中国生物CNBG发布消息,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杨晓明研究员团队最新发现针对德尔塔变异毒株有效的单克隆抗体,其中和活性IC50高达5ng/ml。 这意味着单抗对德尔塔等新冠变异毒株体有效,针对新冠尤其是德尔塔等变异毒株的治疗有望迎来特效药,该研究成果已在线发表于Nature子刊 Cell Discovery 。

研发对抗新冠病毒的单抗有待时日,就算研发成功,单抗的昂贵成本,也没有多少人用得起。

5、国门终究是要打开的,国家进步神速,但在国泰民安的大背景下,也有着鲜为人知的民生多艰。唯有开放,经济才能欣欣向荣。

今年2月,张文宏教授在微博之夜说过大意如此的一段话:今天的晚会,意味着我们人类的文明之灯还点着,这一切都因为人民,人民是谁?你去问微博。微博之夜代表的是人类文明之光,不管未来的路多难走,文明会继续。

微生物学先驱巴斯德有句名言:尽管科学无国界,科学家必须牢记,一切为了国家荣誉而努力,每一个伟大的科学家,都应该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

作为国家传染病中心主任的张文宏教授,他就是一名坚定且杰出的爱国者,他为了中国的抗疫事业殚精竭虑,所以,我支持张文宏教授。

 

 

【2】老阿姨在看着你 

【一些"另类"的东京奥运会存的的图片整理】
[允悲][允悲][允悲]都是看新闻帖子随手存的,理了一下,有新的陆续添加。

图1 饰品系列;

图2 - 4 美甲系列,感觉今年美甲好多啊(9号增补)

 

图5 面妆系列;

图6 今年最帅气的哪吒头造型;

图7 - 12 按照色系整理的染发 tony 哪家强。[允悲][允悲]

图13-14 运动员身上的奥运五环纹身。 

 

 

【3】发条嘎子 

今日马龙在东京夺冠,朋友微信我说这张老照片白天上热搜了。忙了一整天,晚上抽时间复盘一下这张照片的拍摄经过:这是15年在苏州采访世乒赛时拍的,场馆里挂了一面国旗,位置很高。我当时的想法和网友们一样,国旗、国球、国手,这些要素要能放入一个画面就完美了,不过国旗挂得确实……太高了。观察了不少选手后,发现这张照片就该是马龙的——只有他的高抛球,才能把国旗和主角连接到一起。为了实现这个构图,我跑到了离球桌比较远的侧面,所以这张照片是隔着几张球桌拍的。那次世乒赛,我借了一支2.0光圈的200mm定焦镜头,这镜头号称"空气切割机",成像画质"焦内锐、焦外润",算是镜头里的顶配,对得起马龙的段位[嘻嘻]6年前的照片今天能得到二次传播,感谢网友们喜爱,祝贺马龙今晚卫冕,相信同事们拍的马龙比爱心照片,也将成为经典。(7.31凌晨于东京湾)(附一张马龙发球手部特写《龙珠》)#他接住了一颗星球# 

 

 

【4】高敏 

#围观奥运会# 我觉得@全红婵 是老天爷给世界跳水界的一个礼物,还有@陈乐乐Diving ,陈芋汐两位小姑娘都很棒。
我觉得在一片欢呼声中,我们需要冷静地看待全红婵 的成功。
毕竟她只有14岁,还不能完全理解奥运会对运动员一生有多重要 就获得了奥运会冠军,这么多的荣誉她能不能完全消化不说,她最大的困难就是,
她还很小,还没发育,她马上就要长身体,要开始长身高、长体重。在这个阶段,对于女运动员来说特别艰难。
她将面临不同的窗口期,如果她在练技术的窗口期去练力量,那她的技术不能发展;如果她在练力量的窗口期去练技术,那她容易受伤,当她的力量和技术不能匹配就会进入恶性循环。在生长发育期和技术力量交替的过程中,对小姑娘就像走钢丝一样,
所以 她目前除了要消化荣誉以外,她还有很多坎需要去面对。
如果我们想在下一届奥运会再看到她,她首先要想好如何走过那一条条钢丝。
我其实是想在这里呼吁,大家还是冷静一点,不要把这小姑娘给"吓"着了。希望大家在她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能雪中送炭。
最后
如果我们能在巴黎奥运赛场再次见到她的身影 请用"强者"代替"天才"称呼她.

 

 

【5】木遥 

今天可能出现了美国加密货币产业史上最戏剧性的一幕(之一

这个故事脉络是这样的:

拜登政府正在强推一万两千亿美元的基建法案。基建法案是关于铁公机这些传统基建的,本来跟加密货币没关系,但基建法案要考虑钱从哪来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共识是要加强对加密货币领域的征税,这就扯上联系了。

这个法案本身要通过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美国人把立法过程中那些两党蝇营狗苟利益交换的名堂统称为 sausage making,就是比喻成见不得人的厨房后厨做香肠。这个法案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香肠之一。各方利益冲突的焦点本来也不在加密货币上。但在这个法案的初稿里,由于疏忽(也可能是故意),里面关于加密货币征税的文本有个巨大的bug,这里有些技术性细节很难展开,但结论是按照目前这个文本来走,美国的加密货币衍生产业基本就全盘无法进行了。

这当然也不是立法本意。立法本意是征税,整个产业都没了当然也就征不到税。所以马上就有参议员提出修正意见。但不幸的是,正像我说过好几次的那样,比没有解决方案更糟的事情是有两个解决方案。这次也是有两拨人提出了两种修正意见(还不是按照党派划线的,两种意见都得到了来自两党一些人的支持),一种对加密货币产业更严格,一种更友好,白宫支持前者,业界支持后者。

这两派就开始吵架,过去的这个周末每天都在吵。社交媒体上当然是以支持业界的声音为主(币圈颇有一些声量很大的网红),也在社交媒体上每天吵。

然后到了周一,两派人终于达成了一个妥协方案。这样就可以提交参议院审议了,所有修正意见都需要参议院无异议通过才能放进修正稿。因为这是个两党都有人参与的妥协,参议院的领袖 Schumer 也乐观其成,大家以为这事儿就差不多了。

结果风云突变。在投票的时候,来自阿拉巴马的共和党参议员 Shelby 忽然杀出来:我要求你们先支持我的关于增加五百亿军费的修正案。

全场愕然。民主党的老牌反战议员,位高权重的 Sanders 马上说:不同意增加军费。

Shelby 说:那我反对你们其余所有的修正案。

共和党的 Toomey(加密货币修正案的主要撰写者之一)说:不是,我们这个修正案是大家都同意的, 而且也确实很重要,因为牵涉到一整个产业,这和你要的军费没关系,不搭噶。

Shelby 说:没问题,我愿意支持你这个修正案,只要你们也支持我的增加军费的修正案。

Toomey 说:增加军费也不是不能考虑。

Sanders 说:不行,不能增加军费。

Shelby 说:那就什么修正案也别加。

共和党的 Ted Cruz 出来打圆场(很难想象 Cruz 竟然有通情达理的一天):要不这样,我来提个修正案,咱们这一次就先把整个关于加密货币的部分从稿子里删掉好了,反正这个事技术性很强,咱们整个参议院可能也没几个人真弄明白了。

Shelby 说:不同意任何修正案,除非你们同意增加军费。

Sanders 说:不行,不能增加军费。

Toomey 都快哭了:in what universe does this make any sense???

然后……就这样了。最后没有任何修正案得以被通过,原来那个基本上能给整个产业判死刑的文本还保留着。

当然这也不是故事的结束,参议院通过的法案还要众议院也通过,众议院那里还能在扯皮很久。但故事目前只进行到这里。

Shelby 明年就要退休了,这是他最后一任。他今年87岁,基本不用任何互联网产品,对加密货币完全一无所知。

这真是我最喜欢的那种,一件事被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根本就不 care 它的的毫不相干的另一件事毁掉的好故事。

 

 

【6】几苇渡 

沈福宗,早期到达欧洲的中国人之一。这是源自于欧洲的记录,中国官方没有记载。
他1657年(顺治十四年)生于南京。未参加科举。后结识比利时耶稣会士柏应理,向其学习拉丁文。1681年(康熙二十年),柏应理回欧洲罗马教廷,邀请时年25岁的沈福宗和50岁的吴历等同往欧洲。吴历可能因身体原因未成行。,
他们于1681年12月5日自澳门启航,途径南洋各国,横渡印度洋,再绕到非洲南端,于1682年在葡萄牙靠岸。先参观了柏应理的出生地梅赫伦。后沈福宗在柏应理的安排下进入培养初级修士的神学学校——葡京里斯本初修院,在这里取葡萄牙名 Michel Alfonso。
此间,柏应理至罗马述职。罗马教皇英诺森十一世在得知有中国人在欧后,表示想与之会见的意愿。沈福宗将一批中国文献赠予罗马教皇。这批书籍后被藏入梵蒂冈图书馆,这也是该馆拥有的早期汉籍藏本。
1684年,沈福宗和柏应理应邀访问法国。9月15日,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会见了沈福宗一行,沈福宗也将《大学》《中庸》和《论语》的拉丁文译版赠给了路易十四。宴会上,沈福宗为法国贵族们讲解了使用筷子的方法。
1685年,应邀到访英国,在伦敦与继位不久的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会面。英国宫廷画师克内勒爵士为沈画像(如图)。沈福宗 与 托马斯·海德,讨论了中国历史、哲学和语言等问题,
(牛顿老师1643-1727,不知道他们见过面没有。)
在英国居住了两年之后,沈福宗回到法国与柏应理重聚,然后又一起在比利时居住了一段时间,最后从比利时前往荷兰,等待商船返回中国。
1692年,沈、柏二人搭载荷兰商船启程返华,沿大西洋南下至非洲西海岸时,沈福宗突然染病,于9月2日在非洲东南葡属东非(今莫桑比克)附近去世,年仅36岁。

 

 

【7】鋆言天下 

我是老三届高中生,文革开始我们都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70年代末随着恢复高考,各中专都开设英语课,但英语老师非常缺乏。当时上海教育局中专处不拘一格选人才,我参加了英语老师本科资格考试,被选拔到上海一个中专教英语。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第一批中专生100%来自上山下乡"知识青年",非常好学。我自学古文很久,将中国的文化历史知识在英语课堂中辅助性地发挥,得到所有学生的称赞和追捧。闻讯来听课的科班出身的语文老师们都听得频频点头称道,并开始在我上课时前来蹭课学习英语。教学不到一年,原来的英语教研组组长要让贤,我力辞了。因为我知道可能不会在学校里留太久。1980年代初政府开始开放自费留学,我就抓住了这个机会。作为上海大资本家之一的我父亲那时早已落实政策,抄家的东西象征性地发还,美金照1.47发还人民币,大量的金条按99元人民币一两作价;但家里珍藏的珠宝首饰、古董和几千册中外书籍(其中不少善本)从此消失了影踪。失去了外汇没法给我去美国作经济担保(那时外汇管制,人民币不能换外汇,虽然政府拿去父亲自己的外汇也不能换回,黄金更不提了),父亲只能放下身段一个个联系海外的朋友为我做名义上的担保。虽然说不会在经济上依靠他们,但给大部分朋友的信石沉大海,再没有声响。最后一个知道我父亲性格的给我担保了,然后就联系学校。自考没有成绩单成了我在美国留学的软肋,因为美国大学不承认内地的自学本科考试。为此我到美国后上了两年半本科,拿到BA后又花了一年半读完MBA;这都是在业余打工的情况下完成的。那时对留学生不能校外打工执行不严格,大部分人都在校外打工,只要按法律交税就OK了(国税局和移民局不联网)。刚到美国的两年多真的很忙,夜里最多睡5个小时。好在到美国后上学英语从来不是问题,比当时一些学生到美国先要上语言学校拥有很大优势。那时父亲和我通信,老是感慨他早就为我准备的留学外汇在文革中被抄走的事情,否则我也不需要这么受苦(我是只带着400美元来美国的,是我的退职金,可以合法换外汇)。我告诉他不用担心,虽然辛苦一点,但要他放心我一定会在美国站立起来。值得自傲的是,我实现了对父亲的诺言,我最后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图1 中学时代 图2 MBA将毕业,世界银行实习申请表照片

 

【8】茨冈女神 :经常看到说路上拉西瓜的车翻了,老百姓蜂拥而上抢西瓜,气愤不止。今天看到这幅画才释然,原来一直是这样的。

 

【9】作家阿城,一个酒酣言畅的主。
刘小东画。

 

【10】@考古de叔叔

太阳出来我爬电杆,爬上了电杆我摸电线,一摸摸到了高压线,把我送到了阎王殿。
我给阎王爷把烟点,阎王爷把我送上天,过了一年又一年,我又转世到人间。
我嘴里头抽的是阿诗玛,我手里头拿的是大哥大,我腰里头别的是BP机呀,我……

———这个版本的《大花轿》有人听过吗?

 

 

【11】严锋 

十几年来,我一直上一个音响爱好者的聊天论坛。这么多年了,大家都看着彼此从少年变成青年,从青年变成中年,话题也从失恋到结婚到育儿到怎样做老丈人。都是些普通人,都知根知底,平时搞笑打闹,没啥利害冲突和心眼算计。今天这个论坛因为从前的一些言论被关闭了。雁过留声,人过留痕,纪念一下。

 

 

【12】@无边桃炎:现代网友的愿望:一人二猫,共三口子,住四卫五厅六室,还有房产七八九套,十亿在手。

@露叔-: 现实:十点九分,超八小时,抑七情六欲五谷,应付领导四三二位,一无所有。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