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60】对洋节的警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chuntian  发布于  浮世汇  2020年11月28日

【1】祝佳音 

对洋节的警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的记忆光球说,最早看到这种说法可能还是2000年前后,一些义士在论坛上奋笔急呼,中国人过洋节是中了洋人的道儿。但是当时这种文章总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其他思想合并在一起,比如说情人节是外国节,接下来就要说中国女孩和外国人开房;说圣诞节是外国节,接下来就要说中国女孩和外国人开房,反正看下来觉得那些作者主要生气的是中国女孩和外国人开房,一提到这个就咬牙切齿的,很狰狞……所以也没得到太多支持。

第二波大概是从学校开始的;我记得很多学校开始有意识的至少不以官方形态过"洋节",具体时间可能是这10年吧。剩下一些说法,有的是商家提出的(比如最近几年"七夕"的关注度明显提升,其实挺好的)。但是商家有个特点,七夕的时候说过中国节宣传,情人节也会宣传,对他们来说反正节日多就好吧……

目前看起来新年还安全,但是其实新年也是洋节,咱们过新年也没多少年头,不到100年吧。我隐约记得是当年委员长搞新生活运动,推广新年,废了挺大力气这才带起来的。当时还试图废除春节,希望国民进步情绪十分急迫。那是个傻逼事儿这里就不展开了……

我觉得吧我们有个能力,就是能把很多玩意儿改造成自己的,所谓夷入华则华之,这我很喜欢,弥漫着文化自信。洋节大多是宗教节日,到我们这儿全都变成购物节+情侣开房日,不好吗?很好啊。我也没见过多少圣诞节去教堂的,去教堂的其实也憋着听歌到12点等宿舍关门。借节日传教的,圣诞节害能传一传,感恩节传啥?五月花显灵吗?而且说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全国过圣诞节开始送苹果,说苹果就是平安,你要说这是外国传过来的规矩,打死我也不信……

在我们世俗中国,大多数节日其实就是一个由头,以前穷,找个节,喝酒吃肉;后来有钱了,找个由头,花些钱开心一下。真正承载特殊含义的其实无非是春节元宵端午清明,中元节勉强算一个。其他的都是世俗欢乐,大家生活紧张,疲于奔命,立秋贴秋膘,立冬吃饺子,小年吃灶糖,情人节吃牛排,圣诞节逛商场,何必上纲上线呢?

至于哈工大学生说抵制洋思想,宿管阿姨借这个机会送点礼还被举报了——哥哥您先看看您南岗老校区那个主楼是不是洋人风格再说吧……俄罗斯人不是洋人吗?以前我经常去那边打球,有好些工大朋友,都是脑子机灵的精神小伙儿,过洋节都琢磨着怎么找女朋友,可不想这些脏事儿……

 

 

【2】@陈生大王 :世界最终是相互融合,强制区分你我,只能带来狭隘和愤怒

 

【3】反吃瓜联盟 

幽默是高雅的艺术。开荤是低级的指染。霍金有没有讲过黑洞的段子?有。
比如曾有人问:What is a black hole? (黑洞是啥?)
答曰:The thing you find in a black sock.(黑袜子里头能找到的东西。)
很冷,很霍金。没有冒犯任何人。
一个科学名词的一生,除了自身的努力,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1783年,英国科学家约翰-米歇尔(John Michell)在伦敦皇家学会做了一次关于恒星引力的演讲,提出了一个思想实验——如果某个恒星引力足够强,光就无法离开这个质量足够大的恒星表面。由此推断: "如果自然界真的存在这样的天体, 它的光永远不会到达我们."
1796年,法国数学家拉普拉斯(Pierre Simon de Laplace)《世界体系论述》一书中描述了一种大质量恒星,任何光都无法从这些恒星中逃逸出来。他把这种物体称为 "暗体"(corps obscur)。
"黑洞"black hole一词是由约翰-惠勒(John Wheeler)在1967年提出的。1967年脉冲星的发现与1971年首个黑洞候选星(天鹅座X-1)的发现,使黑洞进入了天文学领域。然而,为了向拉普拉斯致敬,法国科学家则偏向于"隐星"(astre occlus)。
同年,《星际迷航》系列出现了"黑星 "(black star)一词。20世纪,无论科学界还是文艺界,英语是主流,法语是小众。英文名词创造了历史,"黑洞"被学界和公众接受了。
那么,法语"黑洞"trou noir到底有没有那方面的暗示?硬要说的话也是有的。曾几何时,法国人用过此词委婉代指的人类身体某个部位(通常指男不指女)。在黑洞成为物理学名词后,这个本就应用不多的词汇也淡出了。附送一个小众杂志封面,以供大家理解。
科学坦荡荡,黑洞坦荡荡。李教授的xing暗示则是赤果果的低级。感谢勇敢提问的女生,把教授开的荤掀回了他头上。
讲座中唯一的笑话,恐怕是李教授本人了。

 

 

【4】游识猷 

在《照亮忧郁黑洞的一束光》这本书里,读到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大概十几年前,南非精神病学家德瑞克·萨默菲尔德去柬埔寨做研究。柬埔寨许多人以种田为生。然而,过去战争所遗留的地雷依然到处都有,所以时不时就会有人误触地雷导致残疾。
萨默菲尔德是去研究,"与危险共存"如何影响当地人的心理健康。他去的时候恰逢抗抑郁药物在柬埔寨上市,但是,当地语言里没有和"抗抑郁药物"对应的字,所以向当地人解释起来就很麻烦。
萨默菲尔德向柬埔寨人解释,抑郁是一种难以摆脱的严重的悲伤和绝望。柬埔寨人认真思索了一下,说确实有人遇到这种状况。有个农夫被地雷炸断左腿,装了义肢,他没法再种梯田了,对未来充满着焦虑和绝望。
不过柬埔寨人对萨默菲尔德说。他们不需要抗抑郁药就治好了那个人。本地有别的良方,一头牛。
萨默菲尔德没听懂,所以柬埔寨人就进一步向他解释。
当大家发现那个农夫意志消沉的时候,医生和邻居就和这个农夫坐在一起,听他说他的人生和苦恼。他们于是知道,装了义肢给他持续的压力和疼痛,同时因为很难回去种田,他觉得没有办法求生,他想放弃。
大家于是决定,给他集资买一头牛。因为这样他就可以靠喂牛,挤奶,做奶酪为生。他需要走的路会比较少,义肢也不会那么疼痛,而且活动范围小,与误触地雷有关的痛苦回忆也会比较少。
在得到牛之后,这个人的严重抑郁症状消失了。柬埔寨人告诉萨默菲尔德。你看,牛就是抗抑郁药。
这是一个集体面对的解决方案。断腿的农夫,本身已经非常抑郁,而且靠自己也买不起一头牛。但是当整个群体和他一起面对时,解决方案就出现了。
在这里,抗抑郁的关键和整个群体有关。用很多人的力量,来让抑郁者有能力改变自己的人生。

 

【5】@谦君万马

"乡巴佬的挽歌"是近年美国可谓人尽皆知的回忆录。1984年出生于锈带肯德基的J.D., 随家人移居锈带的俄亥俄,在问题重重的锈带环境中出成长,吸毒的单身母亲,不断的家庭变故,周遭恶劣的生存环境。。。看得人心情非常痛苦[流泪]回忆录被认为是2016 年川王上台的注脚,能帮助人们理解川王的基本盘,那些被时代抛弃的红脖子锈带人。网飞刚推出了同名故事片,当人物成了影视形象时,看得更让人难受,真的是一曲悲歌。J.D跟着外婆艰难长大,参加海军陆战队去了伊拉克,得以免费上大学,后来考上耶鲁法学院。他受导师、"虎妈"蔡美儿鼓励,写了这本畅销书,一跑而红。他太太是他耶鲁法学院同学,印度裔女生,居然给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特当过文书。选的演员跟真人很像。从回忆录到故事片,改得也成功。其实你仔细看,应该不是产业工人失业的问题,是文化的问题,加上信仰的缺失,说到底就是个人的问题。这种片子看得难过,但因为那本书太有名,没看过书的可以看看电影,了解一下。我觉得外婆演得最好。母亲由Amy Adams出演,可能是演得太好,令人生厌[喵喵]

友情提示:即《乡下人的悲歌》的影视版,在喷嚏的《看见》栏目有推荐。

 

 

【6】荞麦chen 

"这个年纪就开始绝望的小孩真的好可怜"

 

 

【7】木遥 

我妈前两天去看了个病,体会了一下这几天热议的那个老年人不便的问题。现场一排 fancy 的机器,但需要一系列手机 app 和各种卡的辅助。年轻人弄明白流程已经不易,老年人和很多农村来的病人简直一头雾水。然后现场的辅助工作人员又不够,一个人要同时帮四五个人的忙。总之现场一团混乱。
我妈已经很强大了,支付宝微信等等一应俱全,网上挂号也没问题,该带的卡也都带着,账号里没钱了也会现场转账——这大概打败了在场 99% 的同龄人。但她还是在一个关键步骤上败下阵来。这一步她需要把手机上 app 里的一行数字输入那台机器。可能对设计这个界面的工程师想象中的使用体验来说,这已经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吧。
然后我妈踌躇良久终于现场抓住一个年轻人说: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念一下手机上显示的这行数字?字太小我看不见……
就,UX 部门可能还是需要做一些现场调研。[摊手] 

 

【8】凤凰李淼 

关于安倍晋三的"赏樱会"问题,看到国内有报道说"安倍涉嫌挪用公款贿赂选民",这个解读完全是错的。赏樱会风波的问题是:前来参加赏樱会的选民的晚餐费,本应百分之百由选民自己负担,但安倍事务所一方却"支付了一部分费用(5年约900万日元)",而没有记载到"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中,涉嫌违反"政治资金规制法";还可能抵触"公职选举法",该法规定政客不得资助选民。东京地检特搜部主要在查"没有记载收支报告"的问题。 

 

【9】知书少年果麦麦 

真是好棒的小朋友[泪] 

 

 

【10】2014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与拍摄《间谍之桥》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汤姆·汉克斯

 

【11】财小僧 

全国832个县脱贫,这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张维为说过,"美国4千万贫困人口,1850万极度贫困" 。"我们已实现脱贫,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很多东西,包括扶贫的经验"。

至于两国贫困线标准,张维为并没有告诉大家,先厉害了再说。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