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61】我非要找出一个人,不是非洲人的后代

huoyi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6月18日

【1】@葛剑雄 

我知道这几天网上骂我的文字不少,但都是躲在暗处或他们自以为安全的角落里用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名字,甚至公然造谣污蔑,我一律不予理睬,也不会上他们的当,增加他们的点击量。再说,其中有些人连基本的逻辑关系都不讲,有的连再明白不过的话都故意不懂,回应他们纯属浪费时间。我也从来不上微信,看公众号,也不知道那些地方还有什么不同的文字。友人转来杨争光先生的大作,我才得知还有如此认真的公开批评,要再不回应那就太不尊重杨先生,太失礼了。
不过,读完杨先生的大作,却大失所望。如果杨先生真的看过听过我在西安交大的完整讲座,以杨先生这样一位大作家的敏锐洞察力和精准的表达能力,何至于对我说的大白话产生那么大的误解,作出如此脱离事实的判断。
首先,我究竟说了什么?无非是这几层意思:中国古代的历史、尤其是正史、官史,都是为了维护当代当朝的政治合法性;当代的历史自然是为了肯定执政党的政治合法性,在中国的特殊情况下,"历史的选择"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所以近代史就是政治,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也是政治,而不是所谓"学术"。官方对近代史的解释是一根完整的证据链,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容抽掉或脱节。学术研究仍应坚持真理,实事求是。但在成果发表时要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如不利可在内部说,或直接报告当局。"宣传有纪律,学术无禁区。"
请问我的话哪里说错了?哪一点不是事实?哪一点是我个人的观点?哪一点是我的发明?哪里是在向当局献媚?我的确说了,在中国,《宪法》规定了执政党的领导地位,所以如反对执政党就是最大的违法。讲近代史不是学术问题,而是证明执政党合法性的政治。我说这番话,意在告诫青年人、天真的读书人不要以为近代史是学术,可以自由讨论。网络、媒体都属宣传,要守"纪律",课堂也要守纪律。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学术的"无禁区"。
如果杨先生认为这些话本身是错的,那应该直接批评呀!我不过是个解释者、说明者,至多只是个按教材讲的教师呀!譬如"历史选择说",难道杨先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怎样提出的吗?如果不赞成,为什么不直接批评?当然杨先生有保持沉默的自由,我也理解杨先生为了安全适可而止的智慧,但我只是将这层纸捅破了就成了善变,成了失节,成了无耻,成了杨先生的讥讽和批评的对象,这公平吗?
我变了吗?这些话我并非第一次说,至少已经说了五六年了。在网上传的另一篇就是当初在岳麓书院讲的,我在高校、图书馆、论坛讲过几十次了,基本内容和观点都没有变过,今后也不会变。我一直主张,在学术上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但没有必要也不应该触犯政治的底线,更不应走极端。如果想搞政治,就堂堂正正搞,不要打着学术的旗号,更不要混在学术界累及他人。请杨先生扪心自问,难道你不是一样吗?


@亚细亚饼:无论有理无理,"意在告诫青年人、天真的读书人"这句戳到我了。《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小四幻灭的重要节点,是一向正直、敢于反抗的父亲被现实吓到了、打趴了。"有一天孩子们会告诉他们后代,你们要守规矩,格言像玩具风筝在风里飘来飘去。"就这么飘来飘去。

 

【2】@sven_shi

社会是真的变了,你很多从前看上去不起眼的工作岗位,现在都是要全力去拼再碰上好的时机才会有的。这两天考编出了事情,主角是个名人。她是正经的北大法硕毕业,非常谦卑的跑到北京的一所小学想要谋求一个教职。为了这一个小学教职,她付出了非常巨大的努力,先是延迟毕业一年,再是提前跑到那所小学做只有3500月薪的实习生,干了14个月,就是为了谋求这样一个岗位,但是结果考编出来,她还是没上。

她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马上就火了。多数人看见这样的一个情况都会觉得有问题,一个北大的硕士怎么去当个有个编制的小学老师都不行?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

结果查了一下,发现确实是没问题,她就是没考上。考上的那位以前是个乡村教师,就是硬考笔试比她高。

没上就是没上。

这个事情到最后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一个北大的硕士,很明显托了很多的关系,做了一系列的操作,到北京一个可能中等偏上的小学自己也真正意义上付出了时间和努力,吃了不少的苦,在北京拿着3500的工资干了14个月。

结果就是求一个小学的编制还是没有,考编考不上就是考不上。

真人真事,所有的细节都经过了现实的验证,核心的资料也全都公示了。

这对很多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讲类似这样的事情是不可思议的。在他们的生活经验里,你只要考上好的大学,工作都是包分配的,你几乎不可能混得差。对很多八零后来说,他们毕业正好遇到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哪怕房价是高了,找份高薪体面的工作真的不是很难。到处都是正在上升的企业,一个名校学历足够给人生敲开一扇成功的大门。

可是现在社会真的变了,这个社会能够提供给高学历者的优质岗位在越来越少,而且大多数优质岗位目前都在体制内,进入体制内的考核也在越来越严酷。全国平均考公录取率是61:1,热门的岗位经常就是千里挑一。你在网上经常可以看见很顺利进入体制内的人告诉你"其实体制内也没什么好,工作也很辛苦,日子也就那样,最多就是稳定一点。喜欢的房子还是买不起。"

可是体制外呢?可是对考不上编制的大多数人呢?他们有什么?

说躺平,有那个资本吗?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到处都是严格的人口上限,你工作能力下降工资收入降低就是被挤出啊。挤出了之后去哪里?

体制外到处都是末位淘汰啊。

所以真的,占到好的位置就好好做,千万不要去轻易放弃。以前那些人成功或者说稳定发展的经验已经不适合现代社会了。社会真的变了。

 

 

【3】@Ericaliga 

今天起码收到了几十个人的信息让我去看那个中山大学赵某晨造谣15位女生私生活的事情,我刚才终于把那篇公众号看了,再搜了下事件进度,这个造谣那么多位女生是母狗荡妇导致受害者患上重度抑郁的杂种男,得到的惩罚是行政拘留三天,至今没有公开道歉。
这件事让我想起我高中时发生的一件事。
一个我并不熟悉的其他班的男生在年级里说我小时候被人轮奸过,当时我已经在学校里因为办社团活动交际圈比较广,所以他的造谣很快就成为话题在学校传开了,直到有一天我去某个班上找人办事的时候,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男生问我:你真的,被人轮流上过吗?
那时我才得知自己被造谣轮奸这件事。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因为我立刻把传播谣言的源头,那个和我并不熟也不在一个班的男的找了出来。我放学之后一个人去找他。
我问他:你有亲眼见过我被轮吗?
他说:没有。
他个子比我高很多,他当时也并没有任何愧疚知错的神态,他坚持说他也是听说来的,但说不出是从哪里听说来的。他说就是跟同学聊天的时候传出去了咯,既然不是真的就不是咯,又不是什么大事。
哈哈。
然后某天中午下课后,我找校外的朋友把他拖走打了一顿。没有打到多严重,但是足够让他屈辱。让他当面跟我道歉,再在空间里道歉。自那以后,这个谣言就再也没有传过了。
你说他是真的知道错了所以道歉的吗?
不是,他是因为害怕,才道歉的。
他根本不会真心认错。他们从来不会真心认错。
所以,就让他怕到低头,让他害怕到夹紧尾巴。
你说我这属于校园暴力吗?
是的,但重来一次,我还是会打他。

 

 

【4】知书少年果麦麦 

今天分享一些许渊冲先生的诗词翻译吧,他说"中文的优点不在严谨,而在诗性。"
而他的翻译,真正做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读着感受到一种穿透语言屏障的美感。
*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
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
*
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
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
Gust by gust winds caress my face;
flake on flake now covers all trace.
From day to day the sun won't swing;
from year to year i know no spring.
*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From hill to hill no bird in flight;
From path to path no man in sight.
A lonely fisherman afloat
is fishing snow in lonely boat.
*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Most Chinese daughters have a desire strong,
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powder the face.
*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Grieved o'er the years, flowers make us shed tears;
Hating to part, hearing birds breaks our heart.
*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Before my bed a pool of light,
I wonder if it's frost aground.
Looking up, I find the moon bright,
Bowing, in homesickness I'm drowned.
*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The sun beyond the mountain glows;
The Yellow River seawards flows.
You can enjoy a great sight,
By climbing to a greater height.
*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Good rain knows its time right;
It will fall when comes spring.
With wind it steals in night;
Mute, it wets everything.
Over wild lanes dark cloud spreads;
In boat a lantern looms.
Dawn sees saturated reds;
The town's heavy with blooms.

 

 

【5】@记忆群岛Isles 

【公开资源:1000幅歌川广重浮世绘免费下载】
资源链接:O网页链接
尽管江户幕府自1630年开始便施行了与世隔绝的锁国政策,在200年间,东京地区的风貌几乎没有在西方人的文字、图画资料中出现过。但江户人却以自己的方式留下了丰富的城市档案以及艺术作品。
在众多描绘江户得艺术品中,歌川广重的浮世绘相当有代表性。这位消火同心(消防警察)出身的著名浮世绘画家以亲民、清丽的绘画风格广受大众欢迎。他的作品在欧洲的印象派与后印象派画家之中受到了强烈认同。
如今,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院将1060幅歌川广重的作品进行了数字化处理,并已开放免费下载服务。我们可以在上文的链接中直接下载、使用这些画作,也可以在该学院的官方网站中搜索Hiroshige字样来寻找这些浮世绘。

 

 

【6】@未来局科幻办 

借这个机会说说,我国空间站的有效载荷运控中心,也就是监测空间站日常科学技术实验的地方,的确参考了《星际迷航》。
1、给设计师的要求就是参考《星际迷航》舰桥,最后使用了冷色金属、环形白色的设计
2、现在的样子是4版方案里最保守的,曾经还有头顶是星空的版本
3、这个环形大厅背后还有一间几何形玻璃会议室,玻璃可以一键变透明/不透明,就像科幻片大boss开会的地方
当时听科学家介绍,第一秒内心狂喜"ST蹭到了",第二秒是感动,现实已经慢慢追上了曾经的幻想 

 

【7】@拉丁语言文学

出版社的编辑告诉我,由于国家审查尺度收紧,如果贺拉斯和卡图卢斯是现在才出版,某些被判定为"色情"的诗或片断可能也要删除,没有出版社愿意触雷,毕竟受处分影响太大。所以2008年的卡图卢斯和2017年的贺拉斯运气不错,再版就不能保证完整了。

@小李见好就收 :我有个老师研究某著名张姓电影导演,因为此导演生了好几个孩子导致这个老师的书今年才出版。在此之前这本书已经扣在出版社一年了。这几年文学类作品敏感度好高啊

 

【8】密西西比量子猪 

心想我是中国人,祖先是从非洲来的?
我非要找出一个人,不是非洲人的后代[允悲]  

 

【9】周黎明 

《使女的故事》第四季全部上线了。并不觉得垮,但也没了前两季的冲击力,尤其是那强烈的仪式感和视觉震撼都没了。大结局似乎想弥补一下仪式的东西,但夜景真的很要命,毕竟不是影院环境,看得模模糊糊。从戏剧角度,茱恩一到加拿大就如鱼出水,而把各种大人物从基列国弄过来见面,太小看基列的规章制度了。它当初能推翻美帝,之后肯定能笼络更多人心。大家都觉得这一季特别残酷,其实最残酷的结果谁都不敢拍,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包括女性)会主动接受基列的逻辑,认为那是"正道"。这季出现了身在加拿大的弗雷德夫妇的支持者,也提到了有基列逃出来的儿童想回去,但现实中,这些人的力量恐怕要大得多,而茱恩等前使女的不认命,则会被主流社会视为怪异。另外,基列高官怎么可能把茱恩到加拿大叫做"自由",那显示是"叛国"啊。
总之,论思想的深邃,我觉得剧集的编剧都不如原著作者Atwood。

 

【10】@鲁迅_bot

那是十多年前,我在教育部里做"官僚",常听得同事说,某女学校的学生,是可以叫出来嫖的,连机关的地址门牌,也说得明明白白。有一回我偶然走过这条街,一个人对于坏事情,是记性好一点的,我记起来了,便留心着那门牌,但这一号;却是一块小空地,有一口大井,一间很破烂的小屋,是几个山东人住着卖水的地方,决计做不了别用。待到他们又在谈着这事的时候,我便说出我的所见来,而不料大家竟笑容尽敛,不欢而散了,此后不和我谈天者两三月。我事后才悟到打断了他们的兴致,是不应该的。——《世故三味》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