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80】哭声太远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7月29日

【1】@Amber_琥珀色的艾卡 

大家都开始关注奥运会了,娱乐新闻也开始占据热搜 ,可是,河南卫辉的救援还没有结束,一座城倾覆,几十万人726大逃难才刚刚开始。
从我进入新闻系那一天,我就知道,新闻从来不是客观的,新闻一直都是主观的,是一种选择。
其实,也可以理解,新闻课上讲了,人们对一件事的关注度,与这件事与自己生活、心理距离成正比。每年其实都发水灾,比如去年安徽水灾就很大,但因为发生在村镇,距离掌握话语权的媒体、都市人太过遥远,很少被关注。
今年河南水灾引起举国关注,本就是反常的,最关键的是地铁淹死人了,与都市人的距离极大拉近,毕竟都市人每天都要坐地铁。现在地铁事件关注差不多了,剩下的村里镇里再被淹,本就是媒体、都市人不那么关心的,距离他们的生活经验、心理距离太远了。
哭声,如果太远的话,真的是不被听到的。
谁都会说——没有人生活在孤岛,然而现实是,没有新闻价值,没有注意力价值的地方就是事实上的孤岛,这些孤岛分明处处存在。
张爱玲为香港的倾覆写下倾城之恋,谁能为卫辉的倾覆写下点什么呢?

#河南卫辉成水中孤城# 

 

 

【2】@科技圈 

#南京疫情#记住这个时刻,南京禄口机场这次疫情防控遭质疑最大的转折点应该是28号了,也就是今天。公卫专家称南京流调不详细,我一直在说,最初广州中山确诊病例,广州,无锡的行程都有,到现在南京依旧没公布,25/26号确诊病例轨迹未公布。南京禄口机场内部环境样本检测公布了吗?禄口机场内部污染程度到底怎样?对于Delta毒株的公布时效问题,广州22号就说了,陆续的无锡安徽都说了,南京27号在记者会上被问出来的!Delta毒株毒性和传染性都非常高,市民的重视程度跟通报程度成正比,27号再来科普它的毒性和传染性显然慢了。
21号禄口出现十几例病例,禄口机场相关员工核酸阴性依旧可以回家?然后确诊了,家人是密接,熟悉的人就是密接的密接,进一步扩散的责任归谁?
为什么南京的朋友都说,全靠自觉?因为基层不清楚的内容太多,很多都是主动上报,大数据的可靠性怎样?在黄码的时候就已经遭到大规模质疑。
第一次全民核酸检测的时候,基层真的有能力应对吗?我在现场经历了排队4小时,人挨着人检测核酸的情况,目前最严重的江宁区第一轮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如果是这样,大型密接的密接现场不为过吧?
现在专家站出来了,"封城"时间不及时,风险点较多,规模难以预测,我相信这是所有人和专家在看到这次南京疫情防控上表现之后的一个综合评价,南京21号以后的48小时,依旧还在南京速度,讽刺吗?在南京的很多朋友都在江苏疫情相关热门话题下呼吁居家办公,为进一步控制疫情,讽刺吗?
南京禄口机场和防控对不起全国人民换来的相对全球安稳的旅游业。

 

 

【3】水木丁 

昨天晚上,群里南方的小伙伴人心惶惶,我才去仔细看了南京疫情的流调,看完真是给气炸了。
想骂人都词穷,还是把新闻通报给大家总结一下大概吧。大家自己看吧。
01
这次放进来的病毒叫德尔塔病毒。是一种变异毒株。传播能力超级强悍。目前所有的疫苗都是针对第1波疫苗。还没有专门针对德尔塔病毒的疫苗。
02
英国已经躺平,真的奔着顺其自然,全体免疫的路子走了。也确实有了一定的人肉免疫屏障,但现在仍然每天确诊两万多。
03
美国99%确诊的都是德尔塔病毒。前cdc主任说,要是也像英国人这么干,一天确诊20万不是梦。所以美国还没躺平。
04
我国一直严防死守。我们没有对德尔塔病毒的集体免疫力。所以这次德尔塔病毒被放进来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05
南京的禄口机场干了一个什么事儿呢?它的保洁是外包给保洁公司的。别的机场为了防止疫情入境,国内航班的保洁和国际航班的保洁是分开的。但是南京禄口机场是混在一起的。
至于防疫监管工作。外包公司以为机场管,机场以为外包公司管,结果谁也没管。
06
一位保洁阿姨先在国际航班这边感染了病毒,又国际的和国内的一堆保洁阿姨在一起聚集。结果就导致了旅客的感染。
(这个更正一下,又看了新闻,说是外包公司省钱,一个阿姨多个岗位,即干国内,又干国际。)
07
然后有旅客是在南京中转,去了张家界游玩。在张家界看了魅力湘西的演出。魅力湘西是张家界非常有名的一个旅游项目。大家可以搜搜照片,有多少人可以在那看演出。而且这正值暑假期间,好多人都是一家一起出门旅行。
机场,演出~旅行团,所以这病毒已经像天女散花一样散开了~散开了~开了~了~了
08
不仅是保洁。货物卸载运输等这些疫情的事儿,也是国际国内部分乱七八糟一起来。胡子眉毛一把抓,结果病毒首先在机场内扩散开。
09
这还不算完,南京政府又干了一个什么事儿呢?
7月20号,禄口机场发现了9个病例,然后在发现了9个病例之后,其他的工作人员都照常回家了,然后正常上下班一直到7月26号才宣布机场全部封闭
我勒个去~
10
专家说广州的那个病例是在酒店发现的,那跟机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而且广州政府相当重视,直接就把病毒大范围的按在广州内了。
11
而且第1次通报是德尔塔毒株的,是合肥政府。南京政府开了六次通报会,第七次,在合肥通报之后,才承认这一次是德尔塔毒株。
有读者跟我说,禄口机场在20号发现保洁阿姨中招,飞机都没停飞,也没通知旅客,她下午到禄口机场,一下飞机,给她来了个大大的惊喜。
我也不会骂人,这帮完犊子的货,都下课吧。
12
最后再说一下目前我们面对的情况。由于德尔塔传播力太强悍了。从前的密接概念已经不适用。
现在密接者的概念是"在同一空间、同一单位、同一建筑,在发病前四天",和病人相处在一起的,都算是密切接触者。
意思是,这样的都得监测。搞不好都得隔离。
13
另外德尔塔传播性强悍,但致死率不高。打过疫苗的不能够避免感染。但重症和致死应该更低一些。
(有几个小伙伴提醒,有媒体说德尔塔重症率不是低,是高。这点大家再关注一下。)
14
虽说大概率感染也不至于丢了命,但是你想想这传播力度,特别是密接概念的改变,你动不动就会成为密接人员被隔离了。
好不容易恢复的各行各业,餐饮,旅游这又要来一波,还能挺得住吗?好多指望这个暑假可以续命的行业,又凉了~
15
不管怎样,这次疫情爆发不像之前几次局部地区的很快被当地政府给按住了,大家一定不要掉以轻心,没事暂时就别出去瞎溜达了。过了这阵再说。以前的防疫组合拳也得重新练起来。
另外特别提醒家里养宠物的,大家要提前做好准备,万一这次隔离范围被搞得很大,不行被划进去了,毛孩子们怎么办。
以上,祝大家都平安。

 

 

【4】@XXDEJM 

这真的是疫情期间的隔离!真的能保证病毒不扩散!最近在禄口,疫情期间响应号召在家居家隔离。详情如下:
7月27日晚22:30左右咚咚咚剧烈的敲门声,开门一看,是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说:"有人确诊了,赶紧收拾,马上坐车去隔离。"因为家中有两个半月的宝宝收拾物品起来比较麻烦,不一会就敲门催了好几遍。这时候南京正在下着大雨,我们带着行李箱还要抱着宝宝前往上车点,到了上车点后硬是淋着大雨足足等了40分钟左右,车才到。车到了之后更绝的是不知道去哪?问司机师傅说好像是还在安排地点,又是过了半小时司机师傅才开车出发,司机师傅对禄口地形不了解,也不知道怎么走,还是我们自己引导的。兜兜转转凌晨01:40这样终于到达隔离点,原来是江宁高等职业学校宿舍楼。
重点来了,门口一群人拿着身份证登记,难道不会交叉感染,没有负责人,没有指示牌。好不容易登记上了后前往居住地,隔离的人们可以随意走动,还没有管理人员。而且环境简直是脏乱差,卫生还是自己打扫,还没有单独洗澡的地方,只有公共浴室。大夏天是让我们不洗澡还是大家一起去公共浴室交叉感染。我家还有个宝宝,你让我怎么接受这个隔离点,换位思考,疫情负责人你家要是有两个半月的宝宝住这样的环境,你是否觉得很合适。
这个床我和宝宝两个人睡根本睡不起来,还全是蚊子,房间里有霉味,要是只有大人也只能勉强接受,但是刚出生的孩子,我也是仅做完两个月的破腹产,居住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隔离点,不如在家安全,良心说,在家可是一次门也没出。
我希望有关疫情领导,政府人员能解决这样的问题,这不是隔离,这是让我的宝宝们在历劫,要这样度过隔离的日子,我做妈的很心疼。#南京疫情# 

 

 

【5】以色列在中国 

以色列女子捐肾给巴勒斯坦3岁男孩,将其作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近日,来自以色列的伊迪特·哈雷尔·西格尔,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送给自己:捐赠一个肾给陌生人。2021年6月,伊迪特·哈雷尔·西格尔完成了捐赠手术。
据美联社28日报道,西格尔捐赠的想法来自已故的祖父,他告诉她要活得有意义,这激励了她。西格尔决定将肾脏移植给需要的人。而在等待移植的排队名单中,这个幸运者是谁呢?是一个来自加沙地带的3岁巴勒斯坦男孩。
孩子们认为她是真正的超级英雄,一个仙女
西格尔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今年,她告诉家人,自己打算捐出一个肾来做善事。西格尔告诉《以色列时报》的记者:"我想做一些大事——或许是比拯救一条生命更大的事。"
西格尔表示,做出这个决定(捐献肾脏)的灵感来自于她的祖父——一位大屠杀幸存者,他总是教导她要活得有意义。西格尔的这一决定,让家人们都惊呆了。她的丈夫感到困惑,为何她要拿自己的健康甚至是生命冒险,而且是为了一位不认识的人。
西格尔的丈夫说:"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你还年轻,如果未来你的一个孩子需要肾脏怎么办?"
不仅是遭遇丈夫的反对,"我遇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反对意见。"西格尔说,"最难受的是我的父亲,他真的很害怕,好像我就要死了一样。他曾有一个亲戚死于肾衰竭,这可能是吓坏他的原因。"因为这件事,父亲和西格尔的关系越来越差。有一次,他甚至告诉西格尔的丈夫,他应该离婚,因为她做出这样的选择。
西格尔决定将肾脏捐献给陌生人,这遭到了家人们的强烈反对。
不过,西格尔并非是孤独的,她的孩子们——23岁的大女儿、15岁的儿子和10岁的小女儿,都很支持她。大女儿盖尔在脸书上发表了一篇支持母亲的帖子,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儿子也支持她,西格尔说:"(他)并没有表达他的想法,但他说这是我的选择,应该得到尊重。" 而对于西格尔最小的女儿来说,"(妈妈)是一个真正的超级英雄,一个仙女"。
她曾有三名家人因恐怖袭击去世
家人的反对并没有阻拦西格尔的脚步,她坚定着自己的想法。这时候,新的、可能更严峻的难题出现了。西格尔发现,在肾脏移植等待名单中,下一个是来自加沙地带的3岁男孩。
男孩名叫比拉尔(化名),他患有先天性肾脏缺陷,一直在接受透析治疗。他的父亲是出租车司机,母亲是法律专业毕业生,他还有一个七岁的哥哥。当得知比拉尔需要肾脏移植时,他的家人都积极给他提供帮助。不过因为不匹配,家人无法为他提供肾进行移植手术。比拉尔的父亲甚至同意将一个肾捐给一名以色列妇女,以换取儿子成为在肾移植排队名单中优先考虑的对象。
把肾捐给巴勒斯坦人?事态的发展使得西格尔的家人更加难以接受。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长期以来关系紧张。
这件事触动了西格尔家里每个人的神经,因为他们曾有三名家人被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杀害。西格尔的祖父母在1948年耶路撒冷的一次恐怖袭击中丧生,当时她的父亲才一岁,后来父亲被一个家庭收养、长大。2002年,父亲的养父在一次恐怖袭击中也丧生了。
不敢告诉父母,手术前一刻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即使这样,也没有让西格尔退缩,她背着更大的压力继续前行,"从我的角度看,我的捐赠是一种个人的行为,不关乎政治"。西格尔继续说:"谁将接受我的肾脏,这并不会影响我的决定,我不后悔,甚至一分钟也没有重新考虑过。我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没有一天我不为救了那个可爱的孩子而高兴。"
西格尔的坚持引发了丈夫更强烈的反对,其他人也试图劝阻她,不过谁都没有改变她。直到手术前,西格尔也没有告诉父母:谁是接受她肾脏的人?手术前一天,电话响了。那是西格尔的父亲给她打来的,"你是我的女儿,祝你好运。"他说。事后,西格尔回忆当时的场景,她说:"(当我接到电话时)我感到如释重负,开始哭泣,我哭得太厉害了,甚至没听清他说的其他话。"
"然后,我觉得我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告诉他接受移植者是一个来自加沙的阿拉伯男孩。他叹了口气,好像在说'我能做什么呢?'。"西格尔说。
她用希伯来语给男孩唱催眠曲,他很快睡着了
这个手术安排在6月的早些时候,西格尔到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见到比拉尔。"首先我见到了他的父亲,他微笑着,我用唯一会的几句阿拉伯语和他交谈了几句。我给这个孩子带来了一个洋娃娃,以及阿拉伯语的儿童书籍。"
西格尔见到比拉尔的父母后,他们在医院里相处很融洽,这让她很感动。"有一个感人的时刻,比拉尔的母亲和我一起在他们的房间,我抚摸着比拉尔,用希伯来语唱催眠曲……抚摸他的头,唱到第三首歌他就睡着了,多么甜蜜温柔的一刻。然后我想,哇,这里发生了什么,我和一个来自加沙的巴勒斯坦妇女和儿童在一起。"
西格尔与比拉尔的父亲一起喝咖啡。"他真的很有趣,像个孩子一样,尽管他已经31岁了,还有两个孩子。"西格尔说。
"我给他蛋糕,让他选,他选了巧克力卷。在这期间,一个想法掠过我的脑海:为什么世界就不能这样呢?"西格尔说。
捐了肾还为男孩一家筹款
不幸的是,这一切似乎太难了。在今年5月的空袭中,比拉尔的家被摧毁了。西格尔说:"他们告诉我,他们在加沙的家被摧毁了。他们给我看了一段视频,里面有一个被毁的房子,我知道那是他们的家。"手术后,西格尔把口袋里所有的现金都给了他们,差不多140美元(约合人民币910元)。之后,她和在医院遇到的一位爱心人士帮助这家人筹集了资金。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设法筹集了约920美元(约合人民币5981元),以及衣服、用品和其他必需品。
现在,西格尔和比拉尔的父母仍保持着联系。据医院说,比拉尔恢复得很好,而西格尔的父亲和其他亲戚也和她言归于好了。她说:"家人们仍然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到遗憾,但很高兴我很健康。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对所做的一切感到十分满足和高兴。"

 

 

【6】@严锋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地方学校。一开始申请的是中文系,对方说中文系没有编制了,只有英文系还有。我脑子一热,就说英文系也可以。对方说你不是中文系毕业的嘛,我们英文系可是要用英文讲课的哦。当时年轻气盛,就说你们可以安排一次试讲。对方说好。其实听说真是非外语专业的弱项,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
我把一课要讲的内容全部写好,然后硬生生背了下来。试讲那一天,我走进教室,吓了一跳,教室后面都乌泱泱坐满了人,党委书记、系主任、外文系教师都来了,大概都想看看这个学校外文系史上第一个中文系来申请的人讲的外语是啥样的吧。学生也都好奇地竖着耳朵听,教室里鸦雀无声。说实在的,那时心里是蛮慌的。不过,当我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之后,我发现学生的眼睛一亮,一颗心就放了下来。一堂课讲完,有个姓蒋的老教师朝我竖了一下大拇指,我就知道这事儿成了。
之后上课当然没法每一课都背下来,但是我找了一个超大开本的教材,课文边上有很多的空白,可以把讲课的要点都用英文写在边上,这也足够了。我在那个学校呆了两年,带了三门课:英语精读,英语泛读,英语听力。一年后被评为先进。
这是凡吗?不是,我还有好多比这更值得凡的事情没讲。我想说的是,这其实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法:主动学习法。还有比教别人更好的学习方法吗?这种学习的目的和动机很强,反馈性很强,成就感和沉浸感也很强。你得先自己下功夫吃透,要比学生更理解,还要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可能出现的问题。那两年,是我英语进步最大的两年,比后来出国的提升还要大。
当然,这也要有一定的基础,也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我的语音模仿能力很强,所以至少不会在发音上坑学生,在这基础上,再努力努力,就问题不大了。
结论:根据每个人不同情况进行主动学习,这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

 

 

【7】@_Reno_挚爱FF 

根据这次河南暴雨,我发现有些人真的是喜欢当国师爱指挥还丧良心。

作为河南郑州人,我一直对这次暴雨的事说话很慎重,毕竟郑州面积也不小,我也没走遍每一个角落,不敢肯定的说现在郑州怎么怎么样了,只是一直转发求救信息。

上周每次亲朋好友问我郑州受灾严重吗,我都是说"我这边地势高,还好,淹的不深,水也很快退去了,一直没停电,也没停水,超市的水也没被抢空,我这边还可以。但是其他区应该挺严重的,看新闻还在淹着,还在救援"。
果然这周一上班,就听其他同事说,她们停了一个星期的水电,每天都吃冷水泡面,长途跋涉十几公里找可以充电的地方,因为所有商店充电的位置都满了,所以走两个小时去其他区充电很正常,下雨当天还在地铁里住了一晚上。

又问我,未来隧道怎么样了?水都抽出来了吗?死的人多吗?我都是回"看视频,淹到大腿的时候,就有人喊弃车赶紧跑吧,一个个把人家叫出来,应该逃出来的挺多的,其他就不知道了,希望大家都逃出来了吧"

又问我,听说郑州地铁很严重,现在怎么样了。我"有的地铁情况还好,有的地铁情况比较严重,严重的那个正在救援,目前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有些爱当国师的,随便看两眼新闻,就敢说,人已经全部救出来了,没事了~
然后呢,地铁幸存者说"他们还泡在水里,就在手机里看到人已经全部救出来了,感觉救援放弃他们了,许多人放弃了求生的希望"

还有现在,有人嚷嚷卫辉已经没事了,卫辉水退了。

这些人又不在现场,怎么敢说的那么肯定呢?怎么敢呢?怎么敢呢!

一群蛆真把自己当国师了?可以代表官方发布结果了?
有些媒体没求证,就敢根据这些野生国师说的话发布新闻了?你们媒体的求真呢?!

 

 

【8】@谐音梗研究所 

给外国朋友科普一下,中国运动员喊的【CAO】实际上是Champion At Olympics的缩写,是对于自己渴望在奥运会夺冠的正能量祝愿,【我CAO】的意思是"我要拿奥运冠军"。

 

 

【9】病女-sickgirl :大家,我今年做的影集被鉴定为色 情 淫 秽,因此我被抓了,所以缘分再见! 我之前已经在ins上写好了我想说的话拉!

 

【10】@学术状态帝 

刚才跟中科大出版社的编辑聊天,他说他们现在都是靠出一些中学生的书赚钱。然后靠赚的钱补贴着亏钱做各种科学书籍的引进。。
真的佩服

 

 

【11】河南暴雨一周。南方都市报记者陈冲航拍作品

 

【12】重逢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浪漫的事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