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26】我为什么一辈子得不到我爸妈的认可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10月29日

【1】SD下海的杨大夫 

【磕盐博主】前几天李云迪事件后,我和 chenqin 一起做了一份好玩的分析。 

我们首先将中国东部某发达省份的行政处罚案例从2016年1月到2021年10月全部抓取了下来,原始行政处罚数据约500万条,保留了其中卖淫嫖娼案件后,还剩13万条。从图1和图2可以看到,这个处罚决定书非常详细,包括了时间、地点、价格、方式,用正则表达式即可可以很方便地将这些信息提取出来。

随后,将这13万条数据分成了民房、酒店/旅馆、足浴/会所/发廊,共三大类。图3列出了这三类地点的分布。不难发现,从2016年1月到2021年10月,民房的占比是越来越高的。一开始仅占25%左右,到现在已经高达63%。当然,这个比例并不等同于嫖娼发生地点的真实分布,只能说,被抓到的嫖娼案件中,在民房中发生的比例大大提高了。到底是民房发生嫖娼的频率更高了,还是民房嫖娼更容易被抓了呢?只能说,各地的朝阳群众都很靠谱啊。

 


图4列出了不同地点的嫖娼价格,可以看到,酒店/旅馆的价格一般都显著高于民房和足浴/发廊/会所,平均价格达到两倍以上。而但其中民房的价格又要比足浴/发廊/会所略低一些。从时间上看,这几个地点的嫖娼价格都在快速上升(通胀无处不在[二哈]),酒店内嫖娼价格2016年还在400元左右,目前已经稳定在800元以上,个别月份甚至超过了1000元。民房的价格在2016年原本是200元出头,现在大约是400元。李云迪被举报的地点是某小区,那应该属于民房,但民房内部的价格差异也很大,在我们抓取到的数字中,发生在民房嫖娼价格的99%百分位达到5000元,1%百分位仅为50元,相差百倍之多。如果看极端值的话,最高甚至达到50000(图5),不过被捕时嫖资尚未支付……


然后又做了一个「方式」上的分析。因为这个处罚书写得实在是……过于详细了,用关键词可以识别出来具体是哪一种。图6是不同嫖娼「方式」在各个时间的占比、图7是不同嫖娼「方式」在各个时间价格,都挺好玩的,不细说了,自己看吧。[doge]

 

 

【2】鸿慈永祜 

很难想象,刘拓两次被主流媒体所报道,竟然都是因为访古途中遭遇了意外:第一次是15年在伊拉克被当成恐怖分子误抓,最终侥幸被营救回国,这一段经历也成为了很多人对刘拓最初的了解;第二次是昨天,也就是21年10月26日傍晚,刘拓在考察甲扎尔甲山洞窟壁画时不幸坠崖身亡。
从昨天开始,到得到官方证实前,我们都希望这件事最终被证实为假消息,然而,并没有奇迹发生。
回想起与刘拓为数不多的几次一同访古的经历,总是那么有趣。
最开始我了解到刘拓,是18年听他在一席的演讲《去中东》。听完他的演讲后,我感触最深的一点是,他虽然去过非常多的世界遗产,看过的精美宏伟的建筑不计其数,但是对于最朴实的乡土建筑,他仍然有着无比的耐心去记录。很多我平实无华的民居建筑我是没有兴趣拍摄的,但刘拓还是选择把它们可能是遗照的形象记录下来,对此我尤感倾佩。正如他在演讲中展示了一张他的相册截图,在截图中我看到他把西安所有的古民居都走访过一遍,并且细致的归类到几十个文件夹中,正如他说的那样“我常常化比旅行更长的时间去整理照片”。作为都是在西安长大并喜欢仿古的人,我对于这座城市的了解相比于他弗如远甚。访古圈里的朋友常将刘拓称为“拓神”,虽有夸张的成分,但他对于我们普通的仿古者而言确实是传奇的存在,可谓吾辈访古者的楷模。
看过刘拓的演讲之后,我常常想和刘拓交流,但作为一个访古圈的新人,最初我以为我是无法高攀的,只能远远观望。后来,我终于能够在网络上与刘拓交流了,倍感欣喜。在20年年初,疫情刚开始那会,刘拓还在陕西各地奔走访古。那天他刚去看完陕南西乡的清真寺,回到西安,问我要不要一起去一趟杨凌和麟游。我是十分想去的,甚至我们都安排好了行程,但是由于家长的阻挠,没能成行,虽然当时陕西还没有确证病例。不过,那天刘拓去完麟游回来之后,我们还是在一家麦当劳里见了一面,我带着崇拜的心情去见他。我们聊了一两个小时,通过这次聊天,刘拓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丰满起来,开始从一个我要仰望的传奇人物变为可以随意交流的好友。
在那次交谈中,我问了他几个一直很好奇的问题。比如,我曾经以为,他去过那么多地方,必然会话费很多钱,并且家里必定是极为有钱的。但他给我解释说其实一年也就出国一到两次,每次话费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多,但他在去之前详细的规划可以帮助他在有限的时间内看完更多的文物古迹。在后续的交往中,我也了解到他在国内每次出行基本都坐硬座、住青旅,还曾因为在今年寒假买到过史无前例的12.5元的从武汉到温州的硬座票而欣喜不已,也不止一次在群里说硬座车厢人少,可以睡一晚上安稳觉。我也因此了解到,他其实和筑多普通的访古者一样并无太大不同,只因为他那种顽强的毅力,让他可以承受得了每次都坐硬座的煎熬,也承受得了中东酷暑对于他不太好的身体状况的摧残,而我绝对是无法做到这个地步的。
他还给我讲了如何寻找文物古迹。如果是去国外的古迹,一般都会看维基等外文网站,制定寻访方案,而对于那些网上没有照片的地方他尤为想去。如果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内的历史街区时,常常会仔细观察谷歌地图,标出可能是古民居的位置,再一一入内寻访,可以说是地毯式搜索。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似乎随便进入别人家是不太礼貌的,面子上也挂不住,一般不追求每个民居都要看一遍。他这种追求一定要全部看完、一定要全部记录的性格,使我们能通过他的微博和朋友圈欣赏到诸多珍贵照片,但也造成了这次折戟于甲扎尔甲山上的悲剧。
与刘拓剩下的三次见面都发生在今年年初。第一次是在杭州的净慈寺,那天下着细雨,虽是冬季,但烟雨蒙蒙的西湖格外温婉动人。早上到了净慈寺后,我与刘拓还有另一位朋友看了展览馆和后山的石龙院造像。让我影响很深的一件事是,同行的另一位朋友发现了一个小石洞上的印记,问刘拓这是不是三叶虫化石,刘拓还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并且钻入这个狭小的石洞中仔细寻找有没有题记,甚至手机掉出了裤兜都浑然未觉,同行的朋友提醒他,你的手机没次就是这样丢的吧。
在我寒假回了西安之后,约了刘拓和其他四位朋友一起去回坊访古,这也是一次极为难忘的经历。当我们来到化觉巷清真大寺北侧的一户民居门口时,意外发现门口的地板上嵌着最初的钟楼省保碑,他称此为“魔幻景观”;当我们来到光明巷45号,敲开了大门,进入了从未进过的民居内部,见多的他也为精美的隔扇雕刻的惊叹;最后他还兴冲冲地带我们看他发现的疑似唐代、只露出个头的石狮子。我们几个同行的人都是在西安长大的,这次是我们第N次来回坊了,但和刘拓在一起的访古过程,总是充满意料之外的惊喜。他还对我们说,说要把城内评价最好的美食都尝一遍,不知道在故去之前是否已经实现。
和刘拓最后一次见面,是去户县敬德塔。这次访古除了他要爬一个很陡的坡去找角度拍照片之外(把我这个有恐高症的人吓得不轻),并无太多值得叙述的地方,只是没有想到,此次一别,便是永诀。
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便在微信群里看到同行的人说刘拓失联了。昨晚听说听说人找到了,我便觉得以他的运气,应该不会有大碍,没想到今早起来,便闻噩耗。与他交往的点点滴滴,仿佛还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
刘拓的故去,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大概是意味着,我们再也没不能和他在群里闲聊,交流各种有趣的文物古迹,再也不能听他讲述旅途中有趣的所见所闻,再也无法看到他那些令人视野开阔的文字,再也无法看到他那些触动心灵的照片了。一些存在于他脑海中的记忆,那些他遇到的人,那些他经历的事,那些储备在他脑海中的知识,都在这一刻化为虚无。对于整个文物古迹圈,都是重大的损失。正如刘拓父亲所言:“你留给我们是无尽的幻想和思念的痛苦。你除了对得起你的兴趣爱好,最对不起的就是疼爱你、养育你的父母、家人和喜爱你的朋友!”
至于网上那些对刘拓的非议,我并不想去争辩。但我想说的是,网络会把一个完整的人切割成僵硬的片段,非此即彼,欲辩而无力。刘拓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人,纯粹到有些不近人情,甚至个人安危也置之度外。我非常不同意他的一些价值观,但是他做出的贡献远超过可能带来的危害(如果那存在的话)。社会需要少量这样的人来拓展认知边界,做你我不敢做的事。
在《阿富汗访古行记》的末尾,刘拓写道:“我是一个较为理性的打卡游客,更希望这本书能像我最喜欢的《伊本·白图泰游记》那样,在历史和地理的框架中,给这片土地上的城市街道、路程中的自然风光、由古迹串联起的历史故事和社会日常一些更清晰的交代。因为阿富汗不光是亚欧大陆需要同情、悲悯的脆弱心脏,它的战乱、保守和它的文物古迹一样,都是世界多样性的一部分。客观地记录和调查,平静地接受旅途中遇到的种种故事,就已经足够精彩。”他的半生都都在访古的道路上,最后终于殉身于一生所追寻的访古途中。“比起我们的未来,这多半是种慷慨的死法”——正如他景仰的诸多古代旅行家一样的死法,何其不幸,又何其有幸!
我的网盘里仍然存着他上次给我发的在苏丹拍的照片,我将会永远存着它们。因为,通过翻看他用相机记录的旅程的方方面面,我还可以追忆他那走遍万水千山的足迹。

 

 

 

多年前刘拓还用微博时,从他的店铺里买过叙利亚那边商人贩售的挂毯、螺钿盒,和他说过几句话,后来在网上看到他有“花钱带团看斩首”的言辞,起初相当火大,但回想起他目击当地人生计困窘而牵线搭桥,又觉得绝不是一句冷血能囊括的那样简单。此外,也让人思考个人隐私的边界(刘的言论见于微信群)、口无遮拦与批评私德的矛盾。前阵子听闻他陷入举报风波,据说是指责昔年当局治下文物破坏,好在教职尚能保全,也算是在大举报时代得以幸存。而终于殉身于一生所追寻的访古途中,用友邻的话说,“比起我们的未来,多半是种慷慨的死法”。此时看到依旧摆在家中的伊拉克货物,印象最深的是打开外箱的那一刻,毯、盒被当地报纸层层包裹,东西两端隔万里计的陌生人,藉由旅行家得以相逢,如今回想,那是超越庸常的悸动。这或许不是个可爱的人,但确乎从一而终,雁过留声。

 

 

 

【3】gogogodaye 

《我为什么一辈子得不到我爸妈的认可》 

 

 

【4】大国群众 

写这个的是人才啊,可以加急送入智库[围观] 

 

 

【5】荆溪一人 

中国政府每月需支付的庚子赔款为304100英镑,最多的是俄国的88320镑,最少的为瑞典的40镑,一共向13国支付,包括未加八国军的萄萄牙、瑞典、荷兰、西班牙、比利时。中华民国政府成立后几乎没有得到外国政府正式承认,一直至1913年情况才发生改变。甚至在出席外长徵祥韵宴会时,英国公使朱尔典为避免出现默认中国政府的状况,脱掉外衣,褪去所有饰物,只穿衬衣和裤子。

 

 

【6】阿司匹林42195米 

家人确诊了新冠,在接种了两针疫苗之后
10月21日,星期四。上大学的儿子随口提到他病了,我问什么病?他直接回答了我的担心,“不知道,但六天前我的测试是阴性的。”我再问他发烧吗?他的回答让我笑了,“不知道,我没有体温计”。然后他说只知道身上热,又觉得很冷,需要裹着大被子,还有喉咙疼和头痛。同学,这就是发烧寒战啊。
当时有点晚了,他附近的药房当天约不到新冠测试,幸亏请人送了一个快速测试盒给他。虽然标准是15分钟后看结果,但他的鼻拭子一两分钟后就显示出红色的一条(图),他得了新冠。
他是怎么被感染的呢?平时他是一个比较重视各种预防措施的人,戴口罩比我更积极。他发病前去外地会了朋友,但几个朋友都打过新冠疫苗,而且在聚会前大家都做了快速测试,都是阴性。有两天他和朋友们去过餐馆,但都是他们自己坐一桌,没有和其他人有密切接触。如果说是坐飞机感染的吧,那又有点太快了,他下飞机第二天就出现了症状。
目前他的这些朋友以及其他密接者都没有发现阳性,所以这次是如何被感染上的来源不明。事实上,德尔塔变种的传染性很强,很多病例搞不清来龙去脉。但是也有例外,去机场接他的朋友没带口罩,和他在车里一起呆了半小时,3天后测试阴性。
他是3月31日接种了第二针辉瑞疫苗。一方面随着时间,疫苗的保护力有所下降,另一方面德尔塔变种让疫苗的效果也降低了一些。接种7个月后,辉瑞疫苗对有症状的保护率从95%降到了64%左右。也就是说,你打了疫苗,但隔壁老王没打疫苗,你得新冠的可能性是老王的1/3。其实,各种新冠疫苗都有类似的保护率下降。
发现阳性之后儿子立刻汇报给学校,学校说不可以再住宿舍,有专门为学生提供的隔离宿舍。但他不想去,说万一10天隔离都关在一个小屋里不让放风,对他的心理卫生不利。亲爹亲妈当然希望他回家啊,于是就戴上了N95,开车把他接回家。回家后家长热情洋溢地做了一碗面条呈上,结果皇上兴趣缺缺,说生病影响了他的胃口。
按CDC的规定,已经接种疫苗的密切接触者不需要隔离,而是过5-7天去做个测试。我向单位做了汇报后,因为和病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我被归到“一直和病人有密切接触”那类。我还是正常上班,只是在第一次接触后5-7天做测试,等家里病人结束关禁闭后,过5-7天再测一次,都是免费。感谢疫苗,尽管住在一起,家人都是阴性。确诊后,学校定期给他打电话询问病情发展。
目前六天过去了,病人的上呼吸道症状已经减轻,目前他反映有:
- 味觉下降,他说平时最喜欢的意大利火腿prosciutto现在吃起来像“汗水”,嘴里有一种吃了太咸太酸东西以后的不舒服的感觉。
- 鼻粘膜有一种刺激感,像在寒冷空气中跑步需要频繁呼吸时的感觉,又像化学试验中化学试剂对鼻子的刺激感。
- 他有点担心新冠后遗症,不过他说因为自己年纪轻和已经接种过疫苗,他又不太担心。
这件事情我的总结是:
1,各种新冠疫苗的有效性都有下降,身边的疫苗后感染故事会越来越多,大家要调节心理预期,同时轮到打加强针的朋友就打吧。
2,疫苗对各种变种、以及对住院和死亡的保护率还是很好。打了疫苗心里就踏实多了,被感染了也不怕,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当然,各种个人公共卫生措施还是不能放松。
3,建议家里常备几个快速抗原测试盒,有症状时可以立刻检测。未来快速检测会比核酸检测起到的作用大得多,有时间我写一下。
#阿医生说疫苗##秋日健康说# 

 

 

【7】@我是西蒙周 

【几点思考】1.最新一轮的疫情仍越演越烈,一列高铁停在济南,全体乘客和工作人员被医学隔离观察了,未来本轮疫情何时能被“刹车止住”,不知道,因为确切的源头到现在也没查清楚,查不清源头,又何谈真正控制呢?
2.疫苗接种率应该很高了,但其作用,从现在的情形看,似乎只能防重症难以防感染。接下来要普遍接种的加强针效果会怎样,说实话,心中真没谱。
3.新西兰、美国、韩国、日本,等等,他国都陆续选择与病毒共存了,这到底是他们被经济压力所逼,无奈地缴械投降,还是他们的疫苗真起了作用于是放宽管制,真实情况不得而知。但有一点不得不思考,如果以后他国还选择选择与病毒共存,咱们该怎么办?若一味靠堵,一,肯定堵不住病毒;二,瑞丽的例子就在眼前,完全封堵就等于禁锢发展作茧自缚;三,民生的困顿笃定会加剧,官方的财力又能扛到何时,这些都令人忧虑。
4.现在再争论怎样才能形成群体免疫,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从报道中的各国实践看,打了疫苗,群体免疫力也未能抵挡住变异的病毒。但是,报道本身就一定真实全面吗?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一个残酷的事实真相不断显现,这就是当今世界客观中立全面的新闻报道,几乎就不存在。于是,疫情下的世界各国,到底真实情况如何,估计谁也说不清楚。
5.疫情发展至今,脑中出现不少惊叹号的同时,更出现了很多问号。所有问号都难以解答,困惑困扰,难以自拔。

 

 

【8】台湾街拍到一辆车

 

【9】于海童_THU 

杰钦朗拉嘎布,晨星与月照金山。
好像没单独发过这张9月林芝的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农历十四的清晨,几乎彻夜满月,只有凌晨大概半小时的时间段内,月亮西沉、晨光未盛,可以拍到不错的星空。
我们前一天在巴松措湖畔找到了一处能下到湖边的无人浅滩,第二天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直奔机位,架好相机时月亮已经落到地平线,肉眼并不能看出山顶的颜色,只能看到雪山在昏沉天光前的剪影。快速试拍了一张,当金色的山尖和蓝色的夜空在屏幕上显现时,所有的困倦都一扫而空了。
山顶的金色仅仅维持了五分钟就消退了,像打仗一样抢着完成了构图和堆栈。还有一张胶片拍摄的版本,可以翻之前发过的微博。
A7R4 + 85GM, 5张堆栈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