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35】釜山国际电影节评选的百大亚洲电影

huoyi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11月18日

【1】釜山国际电影节评选百大亚洲电影:

悲情城市 × 侯孝贤 × 1989
东京物语 × 小津安二郎 × 1953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杨德昌 × 1991
罗生门 × 黑泽明 × 1950
花样年华 × 王家卫 × 2000
大地之歌 × 萨蒂亚吉特·雷伊 × 1955
下女 × 金绮泳 × 1960
小城之春 × 费穆 × 1948
特写 × 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 × 1990
一一 × 杨德昌 × 2000
寄生虫 × 奉俊昊 × 2019
七武士 × 黑泽明 × 1954
浮云 × 成濑巳喜男 × 1955
雨月物语 × 沟口健二 × 1953
大红灯笼高高挂 × 张艺谋 × 1991
晚春 × 小津安二郎 × 1949
樱桃的滋味 × 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 × 1997
热带疾病 ×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 2004
侠女 × 胡金铨 × 1970
大树之歌 × 萨蒂亚吉特·雷伊 × 1959
春光乍泄 × 王家卫 × 1997
密阳 × 李沧东 × 2007
大河之歌 × 萨蒂亚吉特·雷伊 × 1956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 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 × 1987
站台 × 贾樟柯 × 2000
老男孩 × 朴赞郁 × 2003
霸王别姬 × 陈凯歌 × 1992
千与千寻 × 宫崎骏 × 2001
音乐室 × 萨蒂亚吉特 × 雷伊 × 1958
女人步上楼梯时 × 成濑巳喜男 × 1960
重庆森林 × 王家卫 × 1994
一次别离 × 阿斯哈·法哈蒂 × 2011
马尼拉:在霓虹灯的魔爪下 × 利诺·布罗卡 × 1975
母亲 × 奉俊昊 × 2009
西便制 × 林权泽 × 1993
杀人回忆 × 奉俊昊 × 2003
女人三部曲 × 玛兹嫣·玛克玛尔巴夫 × 2000
英湘 × 利诺·布罗卡 × 1976
海上花 × 侯孝贤 × 1998
龙猫 × 宫崎骏 × 1988
云遮星 × 李维克·伽塔克 × 1960
复仇在我 × 今村昌平 × 1979
萤火虫之墓 × 高畑勋 × 1988
爱情万岁 × 蔡明亮 × 1994
残菊物语 × 沟口健二 × 1939
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 ×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 2010
活着 × 张艺谋 × 1994
乱云 × 成濑巳喜男 × 1967
乱 × 黑泽明 × 1985
天国与地狱 × 黑泽明 × 1963
卧虎藏龙 × 李安 × 2000
阿飞正传 × 王家卫 × 1990
燃烧 × 李沧东 × 2018
薄荷糖 × 李沧东 × 1999
铁西区 × 王兵 × 2003
步履不停 × 是枝裕和 × 2008
三峡好人 × 贾樟柯 × 2006
曼陀罗 × 林权泽 × 1981
橄榄树下的情人 × 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 × 1994
世界 × 贾樟柯 × 2004
风柜来的人 × 侯孝贤 × 1983
砂之女 × 敕使河原宏 × 1964
山椒大夫 × 沟口健二 × 1954
诗人悲歌 × 古鲁·杜特 × 1957
我出生了,但… × 小津安二郎 × 1932
生之欲 × 黑泽明 × 1952
小鞋子 × 马基德·马基迪 × 1997
浮草 × 小津安二郎 × 1959
夜幕下的马尼拉 × 伊斯梅尔·贝尔纳尔 × 1980
阮玲玉 × 关锦鹏 × 1991
纯真时刻 × 莫森·玛克玛尔巴夫 × 1996
无人知晓 × 是枝裕和 × 2004
前进,神军!× 原一男 × 1987
误发弹 × 俞贤穆 × 1961
小偷家族 × 是枝裕和 × 2018
山之音 × 成濑巳喜男 × 1954
赤线地带 × 沟口健二 × 1956
情迷意乱 × 成濑巳喜男 × 1964
孤独的妻子 × 萨蒂亚吉特·雷伊 × 1964
双重意识 × 马尼·考尔 × 1973
楢山节考 × 木下惠介 × 1958
秋千 × 阿克坦·阿布德卡雷科夫 × 1993
神女 × 吴永刚 × 1934
多谢先生 × 清水宏 × 1936
戏梦人生 × 侯孝贤 × 1993
花火 × 北野武 × 1997
河流 × 蔡明亮 × 1997
黄土地 × 陈凯歌 × 1984
帐篷,帐篷 × 巴克迪亚·库唐纳扎洛夫 × 1993
异鱼岛 × 金绮泳 × 1977
木星的初恋 × 雅丝敏·阿莫 × 2006
青梅竹马 × 杨德昌 × 1985
黑板 × 莎米拉·玛克玛尔巴夫 × 2000
坎大哈 × 莫森·玛克玛尔巴夫 × 2001
祝福 ×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 2002
醉画仙 × 林权泽 × 2002
春香传 × 林权泽 × 2000
春夏秋冬又一春 × 金基德 × 2003
自由之路 × 塞里夫·格仁/尤马兹·古尼 × 1982

 

【2】@帕秋莉的笔记_圻 

我发现东亚人普遍是不能理解别人的非理性的。

小的时候,你丢了一件心爱的石头或是木棍哇哇大哭,你妈妈说这点小事有什么好哭的;大人们围着你开玩笑说你妈妈不要你了,你又哭了,他们却哈哈大笑。

到你读书了,同学不停的小骚扰把你搞怒了,老师不管,但你没忍住骂大声了点,你们老师就会骂你了,你被那种不公气的满脸通红,老师却说怎么说你两句反应这么大;你的父母总是希望你24小时都在学习,这家的张三那家的李四都比你强的多,要论原因嘛,那自然是他们比你努力咯,虽然他们从不管你的学习,周末在家里打麻将,但是因为“有志者事竟成”、因为“凿壁偷光”、因为“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所以说到底还是可以怪到你意志力不足的头上,就像日本漫画里常见的那样,好像无论怎样的绝境,只要有足够的意志和强大的愿望最终就能翻盘。

到你进入社会了,你会发现世界依然是差不多的。你们领导这个月又立了个“军令状”了,所以你们必须得完成XX指标,完不成就是下层的问题,相对于老板,就是领导的问题,相对于领导,就是你的问题。因为金口玉言说了“必须”了,所以一切就必须完成。就像是二战末期的日本,把飞行员绑在驾驶座上,挂着只要降落就会爆炸的过量炸药,用这样的“神风”去对抗美国舰队,不行还有“一亿玉碎”。

虽然很少像战末日本那么极端,但同性质的例子是很多的,就像是一朵永不消散的乌云里的水一样多,化成雨一点一滴落下来,填满了东亚人一生的各个流段。

大部分人似乎都已经习惯这种阴雨天气了,它已经成为了一种基本现实。

但我依然要问一句,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人是有情感的?人的意志和理性是有限的?人可能会陷入抑郁、焦虑、双相、BPD、PTSD等种种心理障碍之中?而不只是“疯了”才算是“神经病”?有些任务没法完成确实是因为物质条件限制?

绝望下的欧金中杀了人,他们问他为什么不能管好自己;绝望下的女模特跳了楼,她们问他为什么不去杀了仇人。在TA们的口中,这两件事是多么的轻描淡写啊,确实是这样,因为TA们并不绝望。但我想说的是,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杀人犯和自杀者在行动时都处于激情和冲动之中。而他们在此之前的心理状态,也绝称不上是健康。无论杀人还是自杀都是非常可怕的事,除了极少数人格障碍者外,大部分走到这一步的人,她的心理早已是遍体鳞伤了,他们失去了很多正常人理所当然拥有的心理机能,却得到了很多正常人理所当然没有的症状。

就拿跳楼的女孩举例子,许多强奸受害者会出现抑郁、焦虑、PTSD的症状,具体来说就是:1、她很可能会有侵入性的回忆比如闪回,她会在脑海中一遍遍重温当时的梦魇,即便是在做别的事的时候,一些情境线索也可能诱发闪回。比如假设她被强奸时挣扎撞掉了一个杯子,那么她之后在家碰掉一个杯子,那个场景就可能会让她恐慌发作;2、她可能会什么也不想做,没有生活的欲望,对任何先前感兴趣的事都提不起欲望,这是抑郁的症状;3、她可能坐立不安,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做什么都没法专心,这是焦虑的症状。

你要这样的她去杀人是很难的,她们很可能连很多原本能做好的小事都没法做到(甚至她可能会出现记忆混乱)……她们需要的是心理和法律上的援助,但由于我上述的这种东亚人的传统,所以我们不太可能很快发展出这种援助体系。

可能有人会说“我只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只是不希望她自杀”,但恕我直言那只是一种自我辩解罢了。对于共情和利他主义的研究显示,当人们看到别人的不幸时,会同时产生一种焦虑和共情,前者专注于自己,后者专注于他人。前者促使人们想办法摆脱焦虑,它可能会导致人们去提供帮助,也可能会让人们逃避,或是急着把自己的不快发泄出来,就像是“你为什么不去杀了他啊”。当然,我没有拿这种道德的高标去谴责她们的意思,因为焦虑总是和共情一同产生,一句话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部,而且我自己也经常会这样发泄情绪。

恰恰相反,我希望人们可以去理解别人的非理性,互相之间的理解和同情,正是我们这些原子化个人在当今社会最需要的东西。结构化暴力,指的是那些由层层机制、组织、个人共同导致的难以追究单一责任来源的悲剧,无论是上饶的狗主还是杭州的跳楼女孩抑或莆田的欧金中,压死他们的不仅仅是某个特定的个人,父权制的社会、不作为的机构、急于撇清关系的组织、繁琐而无用的制度、底层的互害、个人的恶,再加上一些随机因素共同导致了这些悲剧。虽然有些东西我们无可奈何,但至少——就像鲁迅在热风中说的那样——“我们改良点自己,保全些别人;想些互助的方法,收了互害的局面罢!”


“21世纪,我们还是拥有搬空货架也平复不了的余悸,和没有经历过就永远不能共情的人民。”(by 一位豆友)

 

 

【3】电视里“真人秀”之类的节目再次证明电影的天职就是剖析现实,由剖析而寻到一种虚空,看到通往不存在的事物之路。人性,真实,美丽的逃遁!从已经存在并且过分的东西里脱离开来。电影是为不存在的事物而生的,为了虚空,为了无形,为了那从未现身的“他人”。

很多电视节目以社会底层人物为蓝本,用夸张讽刺的方式展示他们的处境和举止行为,以博取观众的笑声。越是接近社会底层的观众(——他知道当今社会,人们可以迅速跌至底层),笑得越厉害,流露出对衰败的恐慌;而越是远离底层的观众,笑得越是含蓄,更带着某种同情。至于设计、制作这些节目的媒体人,他们则仿佛是一群小流氓刚干了件坏事,正得意地笑。

“对于我们无法言说之物,应该保持沉默。”维特根斯坦这样写道。这同样适用于对白的创作。不要让人物讲那些他们不能讲的话。他们只能讲与其处境相吻合的话。他们身在其中。
——《影像背后》

 

【4】临终的五大遗憾

 

【5】『 如果谎言是政治不得不沾上的污点,那么,法西斯杀死了政治,它以真理之名,让政治成为全部的谎言。』


法西斯的政治就是神话。在法西斯主义中,真理的最终形式不需要经验证据的证实:相反,它来自对观念的直觉确认,这些观念被认为是超历史的神话的表达。领袖体现了这些神话。这种政治分析与现实的脱节是致命的发展,是法西斯主义寻求能够超越理性的政治本真性( authenticity )的最终形式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法西斯主义者不仅在撒谎,而且在自欺。正如阿多诺在1951年提出的,他们落入了法西斯主义者“假话”的“魔力”之中。他认为,“内在于法西斯主义的持续的战争危险会导致毁灭,大众至少在前意识中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法西斯主义在提到自己的非理性力量时,并不完全是在说假话,无论在意识形态上将非理性合理化的神话是多么虚假”。

同样,对阿伦特来说,极权主义意识形态从现实中汲取了一些元素,却导致了经验上的盲目。从历史上看,这种意识形态的运作导致了现实与幻想的混合。对谎言的信仰是极权主义追随者所受教育的一部分,骨干们尤其如此,他们把“意识形态谎言”变成了“神圣不可触碰的真理”。

但法西斯分子之所以相信这些谎言,仅仅是因为它们出自领袖之口吗?还是说,他们更愿意把它们视为从内在自我中生发的更名副其实的真理?对法西斯分子来说,这两种可能性并不自相矛盾。法西斯真理观的意识形态本质就在于此。法西斯主义认定的真理是一先验神话,它植根于集体无意识之中,由领袖通过自己的意识来实现。这种对无意识的外化、“宣泄”的信念是法西斯主义的核心。在法西斯主义中,集体欲望被认为存在于领袖的身体和言语中。领袖应该把本来无意识的东西变成有意识的,进而使之成为真实可信的。

——费德里科·芬切尔斯坦,《法西斯谎言简史》,pp.40-41

 

 

【6】叶佳桐 

笑死了,安野梦洋子说和庵野秀明结婚的时候是抱着绝对会离婚的心态结的。

这个消息是在一个叫withonline的女性向网站看到的,专栏的目的是想要为27岁的女性提供前辈们的参考,因为本期的嘉宾是漫画家安野梦洋子老师所以讲了很多她27岁时的感想以及面临的困境。其中既有事业方面也有感情方面的内容,我觉得无论是对创作者还是看漫画的女孩子们都挺有参考价值
总的来说,27岁的安野梦洋子是非常成功的。手头有三部连载的漫画,《happy mania》还被拍成了影视剧。不管谁看都会夸上一句年轻有为。但实际上,安野梦洋子当时的心理状态差到了一定程度,身体也不堪重负。当时老师住在原宿,穿过公园就是事务所了,很多时候为了画漫画连续通宵,妆也花了,衣服也不板正了,回家的路上甚至被人问“没事儿吧?要不要帮你报警”(毕竟是时尚的原宿,大家都捣扯的很时髦)那段时间安野梦洋子老师基本上每天只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要是泡个澡的话就只能睡两个点儿。每天就惦记着怎么能让睡眠更有效率,就算和朋友约好吃饭,咕咕咕也成为了一种常态。
在给《美人画报》画的小随笔里,安野梦洋子老师提到说自己去高级美容院的事儿,被anti酸乱花钱。但实际上老师是没有时间去体验其他的休闲方式,既不会开车,也不爱买奢侈品,能花钱的地方就只剩下自我维护这方面。基本上除了画漫画之外,安野梦洋子老师的脑子里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而在漫画工作这方面最让安野梦洋子花费精力的其实是和助手间的沟通。一般常驻的助手有四五位,截稿日之前会上升到十位左右。大家的年龄都和安野梦洋子差不多,老师想,如果创作者都不开心的话,那作品肯定也不能让人高兴。staff们要是情绪都很低落,也会打消自己的创作热情。于是上班之前经常会思考到底说些什么才能改善大家的表现之类的问题,要是成功了的话,自己也会觉得很满足。
对27岁的安野梦洋子老师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她和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分手了。这位男性有个习惯,就是但凡是在外面吃饭都要自己来付钱。两个人也是正经奔着结婚去的,结婚资金主要是男方那边来攒。刚恋爱的时候老师的事业刚刚起步,手头也没什么钱,后来好一点的时候,老师就想说偶尔去高级餐厅吃点儿东西。结果对方却说“我付不起那家餐厅的钱,咱们不是能去那种餐厅的人”为了不践踏这位男性的信仰,安野梦洋子老师决定迁就对方。结果就过了好一段贫穷的生活,在这个时期男方出了车祸,为了结婚攒的钱也都搭进去了。但当时老师的经济状况已经好了起来,自己就可以支付这次费用。只是对方不肯同意,这样一来又要从头开始攒结婚钱了,没准儿又得再花个三四年,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两个人又开始重新思考起要不要结婚这个事儿了。
在某一天通宵工作后,老师回到家里和对方提出了分手,虽然哭的很是狼狈,但因为中午必须得回到工作室,所以只能在路边擦干眼泪,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真的非常了不起。
跟庵野秀明结婚的时候,安野梦洋子老师抱着一定会离婚的心态。想着结果一回婚的话,至少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就都无话可说了。但两个人却恩爱多年的生活了下来,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庵野秀明监督不必伪装自己。
安野梦洋子一直在勤勤恳恳的创作,在画《工作狂人》那阵稍微休息一下的时候,就被网上的人催促说“快点儿给我画啊!”庵野秀明可是被整个阿宅群体催着说快点儿去做EVA的,安野梦洋子想:为什么这个人要被说这么多坏话呢?直接被叫庵野,被这么多人取笑。看着他过着乱七八糟的生活,也没有人照顾的时候,安野梦洋子老师觉得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于是产生了希望他能好好生活,继续做出好的作品的想法。
安野梦洋子老师说,无论是遇到了多么理想的对象,也没有婚后一定会幸福的保证。重要的是了解在与对方一起生活以后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使得自己能在尊重伴侣的同时,也得到伴侣的尊重。

人生之所以会遭遇到这么多的试炼,是因为现在还是能够成长的时期,受到伤害也能很快恢复,有足够充足的体力,尽力做好眼前的事,经历很多的失败,掉过很多的眼泪,在很久以后,一定会迎来打从心里微笑着说出“那个时候的努力没有白费”的一天。

 

【7】郝蕾的偶像:伊莎贝尔·于佩尔

 

【8】@_啊D_ 

希望国家不要限制开发和代码类型网站
(如:github),大量程序员都可能要用到,现在git个东西都要好久,大点要半天一天时间下载,大量技术人员的时间都浪费在下载和等待上,如何和别国竞争,如何学习新知识,如何科技强国。加上最近讨论翻墙之事,如果开发类型网站都不能正常访问的话(慢到都想翻墙下载),程序员还要不要做事了。

 

 

【9】@光远看经济 

中国的创业板、科创板和中小板上市的时候,初衷都很好,但最终都没有达到建立这些板块时的预期,沦为了资金炒作的平台。对于鼓励创新和中小企业融资虽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和预期的确有距离。特别是一些创业型的公司,本来只想着融1个亿用于企业的发展,结果一到资本市场,发现轻松就能融到10个亿,公司的估值也被炒到高到吓人。这些创业者突然发现资本市场的钱这么容易拿到,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公司一上市就这么值钱。于是要么把多融来的钱买房买楼,要么赶快减持自己手中的股份落袋为安。导致这些公司一上市就暴富,失去了创业的动力。
北交所一定要记住以前这些板块的教训,北交所是专注于成长型的中小企业,专精特新的企业,是为他们的创新和融资服务,而不是制造一夜暴富的富豪。应该看到,第一批上市的一些公司,在北交所开市之前已经经历了暴涨,投资者千万千万小心。

 

 

【10】柏杨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

究竟讲了些什么?

柏杨:“我们的丑陋,是在于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丑陋”

这些是柏杨先生书中列举出来的一些要点,
这些劣根性还在吗?

1.自己做不好、干不来的事,也不希望别人做得来;干得好,宁愿大家都不做,也不能让别人做得出色;干得比自己好,你要是做了,他不是釜底抽薪,就是到处捣鼓你、设计你,让你不得安宁。
2.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看别人笑话,是不少人的劣根。看到别人有了灾难,不是伸手拉一把、助人于危难之中,而是在一旁偷笑;最糟糕的是,还有很多人喜欢投石下井。
3.小人不能得志。小人一旦得志,不是专横就是跋扈,几乎到了连自己父母都不认识的地步,危害社会和平;专横的就像霸王般强势,一旦失势,立马就变成了懦弱无能之辈。
4.损人利己,见利忘义,为了个人的一点利益,不惜伤害别人,颠倒是非黑白,把白的说成了黑,黑的说成了白,把没有的说的像真的一样,那管曾经与之患难与共的朋友。当然有时候就是损了人也不一定就有利自己,目的就是要搞垮人家,搞得别人不如他。
5.大声嚷嚷,总害怕别人听不到自己吵杂的声音。这种行为常常使得他人心情烦躁、不得安宁,是造成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之一。
6.缺乏公共意识,到处吐痰,乱丢卫生巾和纸巾,把垃圾丢到别人家门口,纸尿片乱抛,不注意个人卫生,出国乱涂鸦,乱爬他国雕塑,不尊重历史文物等等。
7.道德观念扭曲。女儿被人强奸,不为女儿出头,还反过来骂女儿,责骂女儿丢家里的脸、让大家都没脸见人。
8.缺乏文化素养,不分青红皂白,胡乱责骂他人,从而导致他人心灵受创。自己犯错,只怪他人,不愿承认自身的错误,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他人身上。凡事不为他人设想,只顾眼前利益。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