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58】评估一个民族的战斗意志是一门艺术

dasheng @ 2022年05月16日  浮世汇

【1】STM企鹅军阀 

我做过一个清晰且离谱的梦。
梦的开头很平常,就是被魅魔榨了。榨了还不离开,要窝在我家里······我要去上班,但是她不让我走,还掏出一大叠的钱,说是愿意包养我。这要是别人大概就没羞没臊的慢慢品梦了,但是出于严谨的态度,我还是问了一下。
我:"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包养我值得么?"
魅魔回答:"当然值得,这就是你的钱。用你的精气兑换的钱······"
我:"哈?可我每天工作根本赚不了这么多钱啊?"
魅魔:"我们又不是你的老板······魅魔这个种族并不贪婪。从你身上榨取的精气,只有一部分用于喂养我们,多余的都会反馈给你,是完完全全的等价交换。你虽然并不是勤快人,但脑子很好使,又是艺术工作。所以多余的精力可以折算成很多钱······别的也可以,比方说吃穿工具。尤其是奢侈品,它们其实一文不值,高昂的价格只是来源于人类的虚荣心,在我们世界它们和精气的兑换比非常低。"
我突然陷入沉默,魅魔一边给我做饭,一边说:"别再去你们那个公司了,你们老板是个男魅魔。"
我:"啥,男魅魔?那我们难道都会被捡肥皂么?还是说男魅魔只对女下属下手。"
魅魔笑了笑:"当然不是,男魅魔和女魅魔的区别并非性别,而是对人类索取的东西不同。我们女魅魔吸取精气,代表着爱情、性和绝对的享乐。男魅魔吸取的是灵魂,代表着权力、欲望和绝对的压迫。"
然后我开始吃饭,她又解释到:"男魅魔索取灵魂,并不需要接触你们。你每天上班坐在那里,他们就能慢慢吸收,当然他们吸收的很慢,效率也并不高,所以需要很多人很多人。你在那里坐一整天,明明没能做成什么事,却十分空虚且痛苦。就是因为灵魂被他吸走了一部分······你越痛苦,说明他们吸收的越多越过分。男魅魔可不像是我们,他们会留下大部分灵魂,然后给你们一点点钱用于存活。"
她似乎很得意,又说:"哦对了,男魅魔也可能以女性的形象存在,比方说一些福利姬,她们展现出一些虚伪的性,然后吸收你的灵魂,然后反馈给你一点点廉价的快感。根本比不上我们······而且还会浪费掉很多精气。"
我又问到:"那他们积攒的灵魂都拿来做什么了呢?"
魅魔做了个鬼脸:"当然是讨好女魅魔咯。每到繁殖的季节,男魅魔就会拿出自己所积攒的所有灵魂,在女魅魔面前疯狂的挥霍,只是为了繁衍。不过你别担心,女魅魔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因为她们跟人类一样能诞生后代。而且这些后代更加亲和人类的肉体,所以每一代其实都会变强。但是男魅魔不一样,他们和人类的后代会更加排斥人类的灵魂,所以必须血统纯正。"
我吃完饭,魅魔把桌子收拾好又开始洗碗,一边洗一边说:"被男魅魔榨取过的人,灵魂会变得不完整,需要休养很久。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精气也就变得苦涩起来了。有些人甚至灵魂会永远的破碎,他们的后代便也很难有完整的灵魂了。所以我们女魅魔真的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呢······"
我跳起来说:"我来,干活还不如被榨!"
魅魔说:"不不不!虽然你可以不去上班,但是你还是要坚持劳动,而且得提高自己。只有你的变得更勤劳、创造力更旺盛。精气才会越美味······不过现在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你要过母亲大人这关。"
然后我妈把我叫醒了······

 

 

【2】学术大观察 

被扭曲成"若躺平会死160万"的复旦防疫研究
这两天,复旦大学研究团队在《Nature Medicine》上提交的一篇研究论文,被一些媒体浓缩为#研究称中国若躺平将致160万人死亡#的话题。事实上,这篇论文是在讲"如何共存可以不死160万",结果,却扭曲成了"若躺平会死160万"。

 

 

【】目前,这6个中国船员仍然在韩国釜山监狱服刑。这位姓文的律师,全名为文在寅。

 

【】有事问彭叔 

B乎上的一个高赞帖子,讲了为什么江苏楼市这次为什么放松的尺度这么大。

这个人写的内容还是蛮真实的,尤其是里面和外面的区别,也反应了当下为什么考公那么热。

 

 

【3】@谢峰谢峰 

中国政府现行养老金支付方法是现收现付,资金在一个大池子里。居民每月缴纳的养老金,有一部分会经由统筹账户,作为养老金发放到退休老人的账户中。本质是代际赡养。即你每月交的钱不是留给自己退休用的,而是用来养活已退休人员,未来等你退休了,那时候工作的年轻人再交钱养你。

 

1998年中国退休人员的养老金相当于平均工资的87%,但最近两年,这一比例已经下降至45%。 简而言之,尽管中国政府把城镇职工退休金实现18连涨,但中国城镇职工退休工资的替代率却是逐年下降的。

@晓宇闻铃徐晓宇:日本当年的情况也差不多。所以他们现在很多七八十岁的老人还在挣扎着工作。

 

【4】tombkeeper 

2011 年到 2018 年,"资本家"这个词的百度指数从 200 涨到了 350。大约年均增加 20。
2018 年到 2021 年,"资本家"这个词的百度指数从 350 涨到了 1100。大约年均增加 250。
同样从 2018 年开始,"马克思主义"的百度指数开始大幅增加,然而,"资本论"、"反杜林论"等相关词的搜索量没有变化——也就是说,那些新晋的、Online 的"马克思主义"爱好者们,其实并不真的关心马克思主义。
为什么会出现上面的情况?难道 2018 年之后"资本"们开了个秘密会议,决定集体变邪恶,所以"资本压迫"急剧增加了?
* * * * * *
2017 年 6 月,中国人均月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 1.6G。经过几年的"提速降费"后,2020 年 8 月,这个数字变成了 11G。
智能手机的普及,上网资费的下降,网络信息类型的变化,必然导致网民结构的变化。网民结构的变化必然会改变整个互联网的气氛。这种气氛的改变,会对所有人造成影响。
人不仅容易受环境影响,还很难意识到自己被影响了,所以也很难通过自察而摆脱影响。
伦敦的黑衣修士桥(Blackfriars Bridge)原本是黑色。刷成绿色后,从上面跳河的人少了 34%。那些在桥上盘桓许久最终改变了决定的人,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是被一桶油漆给救了。
* * * * * *
这个变化是世界性的。在大洋彼岸,发生的还要更早一些。
然而,网民结构变化,为什么也会影响物理世界的情况呢?就算会影响到,按说对中国的影响应该远小于对西方的影响啊?为什么看起来并非如此呢?这个答案我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写才能让你们看到。

 

 

【5】王江雨Law 

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基本是借了俄乌战争的东风,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兼备,本质上是因为俄罗斯在乌克兰打得太拉跨,展现出它只是一头病熊,虽面目狰狞,但战斗力很弱。当然,俄罗斯不会输到一败涂地,也许最后惨胜,但这样的俄军,芬兰瑞典根本就不害怕了。加入北约后的芬兰,俄罗斯根本不敢入侵,最多在边境上搞搞事吓唬人,但改变不了大局。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势如破竹,有可圈可点的战果,那芬兰瑞典也许被吓住。但事实证明俄军没有侵略如火的能力。当然如果是别国侵略俄罗斯,我们还是相信斯大林格勒的胜利可以再现。

 

【6】@沈三废 

看了一则是真实发生过的恐怖故事,答主的阿姨住在一栋公寓楼里,她是全职母亲有一个女儿,丈夫白天上班,之后某天,她接完女儿放学走进公寓楼的电梯,发现电梯里站着一位戴着兜帽穿着黄色雨披的男人,这个男人一直低着头,手里拿着报纸。答主的阿姨按完楼层后,才突然发现没有其他楼层的按钮亮,心里生出了一丝紧张,余光中也瞄到身后男人手里的报纸里像是有什么物体攥着,她大脑飞速运作,掏出手机装作给丈夫打电话,说老公我们马上出电梯到家了,给我们开下门,实际上丈夫并不在家,这个男人明显被唬住了,但楼层到了后,她拽着女儿快步地往家的方向走,她注意到男人还是跟了出来,但步履缓慢地走在她们的身后,答主的阿姨到门外时,使劲地敲门大喊老公开门,这时穿着黄色雨衣的男人已经转身往回走进电梯了,这阿姨一看他走远了,立刻开始按密码锁,发出了"嘟嘟嘟,嘟嘟嘟"的按键声,这个男人立刻就知道她家里根本没有人,他转身快速跑向她,答主阿姨吓得尖叫,门打开后把女儿往里面一推,等她走进去大力关上门时,男的就差很短的一段距离就要闯进她的家了。后来过了几个月,答主阿姨看到新闻说抓住了一个连环杀手,名字叫做柳永哲(有照片我贴在评论),电视中被捕的人,戴着和那日一模一样的兜帽,穿着和那日一模一样的黄色雨披,他杀了至少19个人。

 

【7】@镜子杂谈 

美国情报界开始内部审查,为何会得出俄军将很快占领基辅的错误结论
据CNN,美国情报界正在对外国军队的战斗力评估进行全面内部审查,国会议员批评说,乌克兰和阿富汗两大外交政策危机上,美国的情报是失败的。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CNN,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周二向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发出一封机密信函,指出这些机构严重低估了乌克兰军队能够抵御俄罗斯军队的时间,高估了去年夏天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阿富汗战士能够坚持的时间,这让他们质疑情报部门评估背后的方法和基本假设是否正确。
CNN了解到,国务院内一个较小的情报机构,确实更准确地评估了乌克兰军队抵御俄罗斯的能力。但是,虽然这一评估在美国政府内部得到了认同,但并没有推翻更主流的预测。
批评者说,如果情报部门正确评估乌克兰对抗俄罗斯军队的能力,美国可应该更早地采取行动,用重装武器武装乌克兰。但是在战争爆发前的几天,美国情报部门告诉决策者,基辅可能会在俄罗斯入侵的三到四天内沦陷。
审查表明,美国政府内部普遍承认,情报界需要重新考虑如何判断其他国家军队的实力,并强调当官员失误时,风险有多高。
乌克兰官员认为,美国情报部门过于重视俄罗斯的常规军事优势,没有考虑到乌克兰的战斗意志对冲突的重要性。
CNN报道中说,只有一个情报机构准确地预测到乌克兰的抵抗将比大多数人认为的要有效得多,这就是国务院的情报部门,情报和研究局。这个部门在2002年也反对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的看法。
美国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告诉CNN,这个部门之所以对乌克兰抵抗运动高度评价的一个出发点是基本的民意调查。这位官员说,分析人员审查了2021年整个秋季和进入2022年的各种民意调查,特别是来自乌克兰东部的民意调查,显示反俄情绪日益高涨,乌克兰民众参与武装斗争的意愿日益增强。
与此同时,其他情报机构在很大程度上关注的是,乌克兰的武器装备在俄罗斯军队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从数字上看,俄罗斯在武器、设备和人力方面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似乎没有人预料到俄罗斯会在最初的行动中表现得如此糟糕。这位官员说,尽管对乌克兰的抵抗比较乐观,但是国务院的情报部门也高估了俄罗斯的军事能力。
美国情报部门因为准确预测了俄罗斯的入侵前而受到赞扬。但一旦俄罗斯和乌克兰军队开始战斗,预测战争将如何发展是非常困难的,一位前官员说,所谓的战斗意志是情报部门很难预测的无形因素之一,不管是在越南、伊拉克,以及现在的阿富汗和乌克兰,美国情报界都没有准确预测。
美国情报界的审查将把乌克兰和阿富汗作为案例研究,试图更好地了解应该用什么指标来预测外国军队在面对敌人的炮火时的成功机率。
"我想说,这是战斗意志和能力的结合,"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海因斯在星期二的公开听证会上说。"这两个问题......对提供有效的分析相当具有挑战性,我们正在寻找不同的方法来进行分析。"
情报官员为他们在乌克兰战争前的工作进行了辩护,认为他们的大部分预测是准确的,根据美国当时掌握的信息,主要是依据双方军队拥有的人力和设备数量的数据,以及多年来对俄罗斯军事理论的研究,乌克兰军队将在几天内崩溃和基辅沦陷的评估是有道理的。
俄罗斯似乎忽视了他们自己的军事理论,在没有首先以空袭成功压制乌克兰军队的的情况下,就以大规模的纵队向基辅进军,这让许多美国官员感到惊讶。这是一个无法预测的作法,高级情报官员公开表示,这部分是由于俄罗斯错误地认为当地居民会把他们视为解放者。
现任和前任官员说,尽管与中央情报局、国防情报局和其他更知名的情报机构相比,国务院的情报和研究局相对默默无闻,规模也不大,但在机构间的讨论中,情报和研究局经常大放异彩。
就阿富汗而言,一些情报评估认为,美国支持的喀布尔政府将能够抵御塔利班至少一年,足以让美国完成撤军和疏散。但是,情报界内部的评估各不相同,甚至国防部的一些公开报告也暗示,面对塔利班的攻击,美国支持的阿富汗军队不太可能长期坚持下去,而且很快就可以看出,拜登政府依靠的是对战斗力的错误评估。
美国政府已经决定要让军队离开阿富汗,不清楚对阿富汗军队战斗力的更好评估,是否会导致拜登做出截然不同的政策决定。但一些批评者认为,如果对塔利班如何迅速占领全国有更好的预测,可能会使政府在最后离开时不那么混乱。
现任和前任情报官员承认,只看军事能力,忽略了可能被证明是决定性的人的因素。国务院高级官员说,评估一个民族的战斗意志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不适合纯粹的数据驱动分析。
但是,这位官员说,这是决定军队在战斗中是否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而事实上,正是对软性的政治指标的关注,可能使美国国务院在乌克兰问题上,得出了比更注重军事评估的国防部或其他情报机构更准确的结论
"情报局根据它所收集的信息进行评估。国防部根据它对军队的了解做出评估。但国务院有一些人在当地度过了整个职业生涯,建立了外交关系,因此他们了解人民的心态和文化,"一位知情人士说。
这位国务院官员说,鉴于国务院对文化和历史背景的强调,他们完全有能力分析"战斗意志"。

 

【8】@庄时利和 

5月12日朝鲜新增发热病例1.8万例,关于朝鲜的疫苗情况昨天说过了(O庄时利和),补充几点关于朝鲜的看法。
1. 发热是很多疾病的常见症状,1.8万例中可能只有一部分是新冠引起的;另外一方面,发热也只是新冠的症状之一,可能还有不少新冠感染病例在这1.8万以外。
确认是否是新冠,最准确的方法还是核酸检测。但是朝鲜目前是否拥有大规模核酸检测的能力并不清楚,我个人认为很有难度,只通报发热数字但是缺乏确诊数字,也从侧面反映朝鲜的核酸检测能力不足。
2. 在缺乏核酸检测的情况下,影像筛查也是可选项,就像我们2020年初的临床确诊病例一样。
但朝鲜的影像检测能力并不高,根据2020年发表的一个综述「Surgical Diseases in North Korea: An Overview of North Korean Medical Journals」,朝鲜2012年~2018年的医疗器械使用情况,使用CT或MRI的整体比例仍低于 5%(分别为4.4%和1.8%),以朝鲜发表的神经外科论文为例,仅有25.2%使用到了CT成像,9.9%使用到了MRI。
(神经外科是对影像检查要求最高的科室之一)
3. 除了检测能力有限以外,朝鲜较低的智能手机覆盖率也使得朝鲜在追踪感染者轨迹方面面临一些困难。根据公开数据只有18%的朝鲜人拥有智能手机,因此使用类似二维码追踪人员轨迹显然是不现实的,不过朝鲜可能也有自己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几乎没人接种过新冠疫苗,缺乏核酸检测能力,缺乏影像扫描设备,缺乏互联网手段追踪感染者,朝鲜在防控Omicron BA.2的困难并不小。
4. 但是,就像之前说的,传染病三要素: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染群,对于一种呼吸道传染病来说,强力的物理切断传播途径会是始终有效的防控手段,这也是朝鲜目前的防控思路。包括非常严格的戴口罩、隔离和lockdown等措施,虽然对BA.2这种高传染病性病毒的效力会下降,但也是朝鲜目前唯一能采取的策略。
所以简单来说,朝鲜现在是以我们2020年的疫苗接种状态,采取2003年的防控策略,迎战一种2022年的病毒。
愿朝鲜人民早日渡过疫情难关。

 

 

 

 

 

【9】萨托利:"从语义学上说,极权主义是指把整个社会囚禁在国家机器之中,是指对人的非政治生活的无孔不入的政治统治。"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