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739】被围困的社会

huoying @ 2023年05月30日  浮世汇

【1】游识猷 

最近对生育率的讨论,总让我想起一本书《弱者的武器》,研究的是东南亚农民。

研究者发现,对农民来说,实际上很少会去公开地有组织地表达政治诉求。这样高调反抗,失败的几率太高,对自身安全来说太危险了。

他们的反抗往往是无形沉默的,但也是日常而持续的——偷懒、装傻、摸鱼、不合作、散布流言、假意顺从、暗中破坏。

这些反抗的目的也很简单,尽量避免对自己的索取,尽量把自己的所得保存得多一点点。

弱者们不会公开反对,但成百上千万的日常不合作汇集起来,就像成百上千万的珊瑚虫,形成了足以让航船搁浅的暗礁。


【2】@Degg_GlobalMacroFin 

谦卑、坚持、放弃、奔跑——NVIDIA的三个故事和一段话
(意气风发的老黄27号在台大进行了毕业生典礼讲话,里面的3个关于NVIDIA的故事和最后一段话真的太精彩了。我让GPT翻译了一下并做了简单润色,供各位阅读)
在Nvidia,我经历了失败,包括一些很严重的、令人尴尬的,并且几乎使我们陷入绝境的失败。让我告诉你三个Nvidia的故事,这些故事在今天定义了我们。
1、谦卑
1993年,我们创立了Nvidia,目标是为了创建加速计算。我们的第一个应用是PC游戏的3D引擎。我们发明了一种非传统的3D方法,称为前向纹理映射和曲线(forward texture mapping and curves)。我们的方法大大降低了成本,赢得了世嘉(SEGA)的合同,为我们的平台吸引了游戏并资助了我们的公司。
在一年的开发之后,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架构是错误的策略,它在技术上很差,并且微软即将发布基于反向纹理映射和三角形的Windows 95 的Direct3D。许多公司已经在研发支持标准的3D芯片。如果我们完成了世嘉的游戏机,我们将完成一项劣质的技术,它与Windows不兼容,而且落后得太远,永远无法追上。但是,如果我们不完成合同,我们将破产。
我联系了世嘉的CEO,向他说明了我们的发明方法是错误的,世嘉应该找另一个合作伙伴,我们无法完成合同,但我需要世嘉全额支付给我们,否则Nvidia将破产。我很尴尬地向赛嘉的CEO要求帮助。
让我惊讶的是,世嘉的CEO理解我们,并并非常慷慨地给我们六个月的资金,利用这6个月的资金,我们推出了Riva 128。正当我们几乎破产时,Riva 128震惊了年轻的3D市场,让我们名声大噪并拯救了公司。强劲的芯片需求让我回到台湾,与台积电的张忠谋(Morris Chang)见面,开始了一项持续25年的合作。
我的谦卑以及愿意恳请别人帮助,拯救了Nvidia。这些品质对于像你们这样聪明并成功的年轻人来说是最难的。
2、坚持
2007年,我们宣布了支持GPU加速计算的Cuda,我们的目标是让Cuda成为从科学计算和物理模拟到图像处理的编程模型。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计算模型是相当困难的,历史上也很少有人这样做。CPU计算模型已成为标准60年。对于Cuda,开发人员需要编写应用程序来证明GPU带来的好处。但开发人员需要一个大的安装基础,还需要消费者购买新应用程序来安装Cuda。因此,为了解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们使用了已经拥有大量游戏玩家的G-Force,来建立Cuda安装基础。
但是,Cuda的研发成本非常高,Nvidia的利润遭受了巨大打击,市值一度跌至10亿美金上下(现在Nvidia的市值接近1万亿美金)。我们经历了多年的业绩不佳,股东对Cuda持怀疑态度,希望我们专注于提高盈利能力。但是我们坚持不懈,我们相信加速计算的时代即将来临。我们创建了一个名为GTC的全球AI开发者会议,并在全球不懈地推广Cuda。然后,应用程序开始出现,地震处理、CT重建、分子动力学、粒子物理、流体动力学和图像处理等一个又一个科学领域的应用程序都出现了。我们与每个开发人员合作编写算法,并实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加速。
然后,2012年,AI研究人员发现了Cuda,著名AlexnNet训练使用G-Force GTX 580,开启了AI的大爆发。幸运的是,我们意识到了深度学习的潜力——一种全新的软件方法,并将公司的每个方面都转向了这个新领域。我们冒着风险追求深度学习,十年后,AI革命开始了,Nvidia成为全球AI开发人员的引擎。
3、放弃
在移动芯片市场方面,2010年,Google旨在将Android打造成一个拥有出色图形的移动计算机。手机行业已经有了具有调制解调器专业知识的芯片公司,而Nvidia的计算和图形专业知识使我们成为帮助构建Android的理想合作伙伴。我们立即取得了成功,我们的业务和股价飙升。然而,竞争很快涌向市场,调制解调器芯片制造商正在学习如何构建计算芯片,而我们正在学习如何构建调制解调器。
全球市场是巨大的,我们当然可以争夺市场份额,但我们做出了艰难的决定,我们决定撤离移动芯片市场。理由是,Nvidia的使命是构建可以解决普通计算机无法解决的问题的计算机。我们应该全身心地致力于实现我们的愿景,做出独特的贡献。
我们的战略撤退得到了回报。通过离开手机市场,我们开创了一个新的行业。我们想要创造一个新型的机器人计算机,具有神经网络处理器和安全架构,可以运行AI算法。那时,这是一个规模为0的市场。Nvidia放弃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创造一个零美元的机器人市场。而今天,我们有着数十亿美元的汽车和机器人业务,并开创了一个新行业。
放弃往往不容易,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最聪明和最成功的人。但是,撤退、牺牲以及决定放弃什么,这才是成功的核心。
4、奔跑
2023年的毕业生,你们即将进入一个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的世界,就像我在PC和芯片革命时代一样,你们现在是AI时代的开始,每个行业都将被革新、重生。40年来,我们创造了个人计算机、互联网、移动、云和现在的AI时代。你们会创造什么?
无论你创造什么,一定要奋力奔跑,就像Nvidia一样。切记,奔跑。也许是为了击倒猎物,也许是为了逃离猎手。而大多数情况下,最好的逃离猎手的方法,就是不断击倒猎物。
在你们未来的旅途中,请带上我的教训——谦虚地面对失败,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拥有寻求帮助的勇气。愿意承受实现梦想所必需的痛苦和苦难。此外,还要做出牺牲,致力于生活的目标和实现你的人生使命。


 


【3】@铁酱酱酱酱 

"我家就住在他读书的中学里,我家的厨房对着他高中住的那间小屋。每天黄昏吃饭的时候,都会听到他在大声朗读背诵。小时候贪玩,经常被老爸揪着去看他学习,透过那扇纱窗,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一个宇航员的曾经。"



【4】黄裕生-HYS 

教育首先是一项助产事业:帮助一个人成为自己。
在所有伟大文明里都有教育事业,而教育的根本目的都是使被教者成为自己,使人更成为人。

那么,如何理解使人成自己?使人更成为人?每个人一出生就是一个人,又如何要使人更成为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如何要使人成为自己?难道我们不都已经是人了吗?难道每个人不都已经有自己了吗?这涉及如何理解人这个问题。人不仅是一个事实存在,他还是一个应然存在。那个应然的存在就是人自己。但是,不同文明对人的自己有不同的理解,所要成就的自己也不一样。在成就为什么样的人自己,不仅有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还有古今之间的区别。这是一个值得面对的问题。

教育要求信任与托付,但是,教育不是以教育者为中心,因教育的目的是使被教育者成为自己,而不是树立教育者的权威。


【5】原来是这样吗?💧


【6】福柯:"一个政治集团,如果对真理漠不关心,就会前后矛盾,言行不一;但是如果一个政治体系声称它掌握了真理,那可是最危险的。传播'真理'的功能不应该以法律的形式出现,正如我们也不会相信它存在于自然生长的交流过程中。传播真理的任务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工作:重视它的复杂性,这是任何一种权力不可或缺的义务——除非它把奴隶式的沉默强加于人。"(《权力的眼睛:福柯访谈录》(修订译本),p.126)


【7】朱伟 

昨晚读歌德的《艾格蒙特》。剧中帕尔玛的玛格丽特的台词:"政治是很少能够保持忠诚和信念的,政治只会把坦率、仁慈、宽大从我们心里赶走。"(钱春绮译)


【8】@严飞的微博 

最近在讨论大学要不要开放,其实是一个伪命题。2020年1月前,任何人都不会去想,我进入大学为什么还需要刷脸刷身份证。所以问题是,我们的大学为什么就关闭了?保安为什么就成为了大学的主人,可以颐指气使地拦住任何一个人。大学其实只是一个缩影,关闭、禁止、限制、封锁、驱逐、包围,这些都成为鲍曼笔下"被围困的社会"。



【9】无名之浪 

#毕业季#在武汉某高校的群里,发布了《关于就业工作的几点说明》,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如何造假的。以下内容来自一位老朋友(学生家长)。

各位同学:

离毕业时间越来越近,我们的就业工作虽在稳步推进,但是进展相对比较缓慢,主要原因如下:

一是有些同学签订了三方协议但是没有及时上交,故在就业统计系统里面没有上传,拉低了我院的整体就业率。

二是部分同学依然存在慢就业缓就业和懒就业的思想。

三是个别学生对所谓的"应届生"身份理解有误区。

针对上述问题在此我统一说明一下。

首先大学毕业成功就业应该成为每个毕业生的荣誉和目标,也是大家积极承担家庭和社会责任最好体现,是你们发展的底气。你们都已经成年,不能一味的等靠家庭父母的哺养,要积极努力工作减轻家庭和父母亲的负担。

其次关于应届生身份,我们收集和汇总的就业率仅作为就业数据统计不会对大家造成其它方面影响。第一考研的学生不存在应届生这一说法,是否就业对考研录取没有任何影响,其次大家要明白即使考研后也要就业,这个逻辑关系大家要清楚;第二有些同学说需要考公和考编,学校就业办明确表示只要不签订"劳动合同"没有"缴纳社保"就不会影响大家应届生身份,同时我们的就业数据统计截止于8月30日,#如果有需要,大家提出后我们上报就业办可以在8月30日后通过后台系统撤换掉大家的就业数据,不会对大家的应届生身份造成影响,请大家放心。#

最后从上周开始,我们每周都有就业数据的统计,故专项教师、学生党员都分别和大家取得了联系,他们也是受学院委派帮助大家就业,如果在就业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和困难可以让他们提供支持和帮助,我也会全力帮助和支持大家,请大家一定积极配合学院把就业工作搞好!

我们2019级所有毕业生可以在6月10日前提交就业协议,学校针对成功就业的学生也有相应的专项奖励,请大家一定高度重视。


【10】@作家叶倾城 

我为啥对"稳定"毫无执念呢?
因为我见过太多自以为稳定却满盘皆输的故事。
随便讲讲。
现在说到银行,都觉得是企业吧?
事实上,早些年,银行也都是事业编——和你们现在要考的事业编一模一样,稳定得不得了。
哪一年,银行不再是事业编?
1996年。
现在微博上大部分要考公务员考事业编的年轻人,当时还没出生吧?
总之,1996年,金融业的改革开放了。
第一个改革的金融单位是中国农业银行。
具体是湖北某市的一家支行。
当时,那是中国最大的一家支行,有七百多员工,都是事业编。
具体改革是这样的。
某一个星期天,突然间所有员工被召集到单位,匿名投票表决。
每个人可以填两个名字,这两个,就是你认为应该留下来继续工作的人。
最后全票统计,得票最多的人数可以留下来。
所有人当然都会填自己,另一票就不好说写谁了,也许是朋友、也许是亲戚,都有可能。
但总之,最后,一唱票:
全员下岗,所有的柜员、信贷、审核……全部。
留下来的,全是:食堂、司机、保安……这些岗位在后面的银行都是被外包出去的,但在当时,他们和业务人员一样都是事业编。
而且正如所有人能想象的一样,他们全是关系户。
五六百人,当场失业。
怎么办、
哭天抢地、寻死觅活、集体上访?
有用吗?
你们觉得呢?
还有很多故事,是不能被写出来的。
年轻的,还可以另外谋生。
那些四五十岁的怎么办?
谁管他们死活呀。
编制?
有编制怎么了?
有编制就能不下岗了?
笑话。
同一个时间段,中国建设银行也在改革。
第一个改革的单位就在武汉。
有许多人失去了他们的饭碗。
那是1996年。
直到2002年,我还在建银大厦前面高高的台阶上,见过上访的人群。
而且不止一次。
是什么,让他们过了六年还放不下?
就是最原始最传统的东西:饿。要吃饭。
我见过公务员下岗。
我见过省部级高官的子女,也不得不进入下岗大军。
我见过大批国企工人下岗。
父一代子一代的工,不能说明什么。
我见过最热门的行业,商业行业,灰飞烟灭。
你们可能都不知道,曾经百货大楼的售货员,是最俏皮最稳定的职业。
我见过纸媒的平灭,
我见过教育行业的大崩溃……
无常就是宇宙之常。
稳定只是时代洪流里一块木板。
它此刻没翻覆,不说明什么。



【11】InquilineX 

日本当年刺激泡沫的两个终极信仰基础:土地永远涨 + 领导永远对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