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144】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

【浮世汇144】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

chuntian 发布于 2020年01月19日

【1】@徐佳杰Pierre 

不要排斥虚荣嘛,想想怎么利用虚荣创造效益。
每个闭馆日可以接待一组游客,最多10个人。
票价嘛,根据日期的不同在10万~30万左右浮动。
开车是肯定不行的,破坏石板路很不好。
你如果嫌走路累呢,可以坐四人抬的轿子。
当然这是得加钱的,一顶轿子1~3万吧。
不习惯轿子的呢,也可以选择三轮车。
自己蹬,价格便宜点,5000一位。
你还觉得不过瘾?让人扛个音响一路陪着。
五花马~青锋剑、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随便你播放!

游完了,还能在“非文物区”招待你吃个仿御膳。
就像法国有个Nuit du Louvre (卢浮宫之夜)的活动。
静悄悄地晚上游览,看完文物假模假式在餐厅品个红酒。
咱也学学?1万/位起步吧,便宜了富贵人家们也看不上呀。

这钱赚来了呢,可以补贴那些辛辛苦苦修文物的匠人们,给他们发个奖金对不?
还可以给那些老弱病残们补贴门票钱,又可以拿来补贴修缮路面,给御猫买买好的猫粮。

但是!一旦价目表出来了呢,就必须全部按照规矩执行。
不管什么身份付了钱就能进,不付钱说什么都不管用。
当然了!不能摸的东西还是不能摸,不能碰的地方还是不能碰。

锦衣夜行确实难受,谁都想在朋友圈装个B。
那就给他们提供个机会大大方方地装B,大大方方地消费。
甚至说,如果客人愿意的话,只要买下门票,就能在官微给他po个照片九宫格,还免费赠送热门,让他好好享受一把万众瞩目的快感。
互利共赢,不好吗?

 

 

【2】@王冰汝 

今天看完纽约时报这篇《危情七日》,感觉看的是国土安全第八季,太惊心动魄,分享一下精彩片段:
“飞机晚点了,击杀组很担心。国际航班表显示定于下午7点30分从叙利亚大马士革起飞前往巴格达的鞑靼之翼航空公司(Cham Wings Airlines)6Q501航班已经出发;但实际上,机场的一名线人报告称,飞机仍在地面上,目标乘客尚未出现。 几个小时过去了,一些参与者在想要不要取消行动。接着,就在飞机舱门关闭之前,一支载着伊朗安全事务主脑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的车队抵达停机坪,苏莱曼尼与两名护卫一起登上了飞机。6Q501航班在晚点三个小时后起飞,目的地是伊拉克首都。 飞机于午夜刚过的12点36分降落在巴格达国际机场,最早下飞机的是苏莱曼尼及其随从。等候在舷梯下的是与伊朗关系紧密的武装组织负责人、伊拉克官员阿布·马赫迪·穆汉迪。两辆汽车载着这些人驶入夜幕——美国的MQ-9收割者(MQ-9 Reaper drones)无人机正悬在他们头顶。12点47分,几枚导弹中的第一枚击中车辆,令其陷入一片火海,在车内留下了10具烧焦的尸体。“
”但美国也通过瑞士的中间人发出了秘密信息,敦促伊朗不要做出如此激烈的回应,以免特朗普觉得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伊朗的回应是向美军基地发射了16枚导弹,但没有伤及任何人,这是一种相对无害的武力展示,随后,一条消息通过瑞士传回来,称复仇行动目前已经告一段落。这条信息在收到后五分钟内被转到华盛顿,说服总统放弃进一步的行动。“
”苏莱曼尼在元旦那天踏上了此生最后一次行程。他先是飞往大马士革,然后乘车前往黎巴嫩,与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会面,当晚才返回大马士革。纳斯鲁拉在后来的一次讲话中说,在会晤期间,他警告苏莱曼尼说,美国新闻媒体正在关注他,并刊发他的照片。“

“这是为暗杀他所做的媒体和政治准备,”纳斯鲁拉说。 但据他回忆,苏莱曼尼笑着说,自己希望成为烈士,并请纳斯鲁拉为他祈祷。 同一天,在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总部,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正在设法帮他实现这个愿望。

 

 

【3】@丁小云 

很多父母嘴上说希望孩子有出息,但潜意识里因为想控制孩子,表现出的行为反而是朝着想让孩子没出息的方向使劲儿的。例如打着督促孩子好好学习的旗号,不断抨击孩子,贬损孩子,把孩子搞得低自尊,蔫儿了吧唧,窝窝囊囊,干什么都不起劲儿,上不了台面。这样的孩子可能会在大人那里得到这样的肯定:“这孩子可听话了!”一个孩子想成长,真的不容易,首先在他父母那里就会得到巨大的成长阻力。很多父母这样做可能完全是无意识的,因为他们承受着各种焦虑。想排解焦虑,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要有生活。这么简单的答案,想做到却很难很难。原本没有生活的人想要有生活,需要脱胎换骨的改变……

 

 

【4】亭林镇无业青年 

李安虽然看起来是个很温和的人,但是说起话来却很犀利,句句大实话。

1、作为导演的认知

挑演员不看努不努力,人好不好,漂不漂亮。学表演很不公平,有的人看他(她)的脸会觉得有故事,是祖师爷赏饭吃,不公平,片子拍得多,不得不信这个邪。

艺术第一个要真,接拍不同的题材是怕自己太老到,驾轻就熟了就不够真。

艺术片商业片我自己不太这样区分,有人觉得我低成本我就很高贵,或者手摇摄像机觉得很震撼、多有活力,我不吃那套;我自己艺术上好评的作品也会比较卖座。

大家花钱买票去看,不是看你,是看他自己。我常和演员讲,你的感受不重要,做艺术的人是个导体,艺术是要有人回应的东西,挣扎于自己要什么,是一种传达上的障碍。

太精明的人有时候做不成事情,是因为他们不再把幻想当真。

喜欢安全感,不要做导演。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给你东西,你一定要创作自己的题材,这是你的bargain power。

戏剧是讲冲突,冲突与融合是我感兴趣的,冲突里会看到人性,真相。其实我对文化也并不是很感兴趣,我只是拍电影。

约定俗成的文化,也是我们生存的真相之一。你不一定要尊重,可是要注意。

2、谈到家庭关系

我做了父亲,做了人家的先生,并不代表说我就能很自然的可以得到他们尊敬,你每天还是要来赚他们的尊敬,你要达到某一个标准。

3、理想中的教育

我觉得孝顺其实是一种过时的观念,当然跟中国人讲,可能几百年还讲不过去,一种根生蒂固的存在在里面。在我自己的思想里面,还有自己家庭生活里面,我已经不教孩子孝顺这样东西,他们不晓得。只要爱我就行了,彼此尊重就行了。

不必要制造一个阶级的观念,你一定要小的服从大的。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你都要尊重他,他的性向,他的喜好,他的任何东西你都要尊重他接受他。这样大家才是一个在现代社会里面和平共处的一个基准,一个多元化尊重个体的基准。

4、电影和艺术的意义

没有一个真心诚意的交流,生活是很空虚的。人生是荒谬的,而深层交流不能明讲,只有靠艺术、靠电影,靠这些虚幻的东西,假设的东西,在里面交流,你才会感觉没有那么孤单,没有那么无助。

电影不是把大家带到黑暗里,而是把大家带过黑暗,在黑暗里检验一遍,再回到阳光底下,你会明白该如何面对生活。

5、关于男女、同性、多元化

人不能用男女、阴阳这么粗糙地去分类。每个人内心都有很多元素在里面。我们男人里面都有女人在,女人里面也有男人在,社会中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成分,不是可以简化,甚至故事化的。

艺术这种东西满奇妙的,《断背山》不只是同性恋,而是同性牛仔,在美国西部,跟我风马牛不相关。有一幕他讲到断背山的时候,我突然心中有一种真假虚实,很怅然的感觉,不由得掉下眼泪。

人是不能用男女、阴阳,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这么粗糙地去分类。我们每个人的内中都有很多元素在里面的,道家讲里面阴的人,外面是阳的,里外相反。我们男人里面都有一个女人在,女性里面有男人在。我们社会上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成分,不可以简化,甚至是固事化的。

其实整个电影应该更多元化,我们可以有很多的想头,有很多细节的东西去体会、切磋,可以去互相相濡以沫、了解的。对我来讲,不那么简化成男女、直弯、怪异不怪异的话,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会是更理想的。

6、对年轻人说的话

我是36岁才开张,很晚熟的人。我现在回想起来,蛮感恩我是晚熟的人,是一个幼稚期比较长的人。任何东西要感人、成立,本身有自然的力量,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

我鼓励你们不要急功近切,这个花花世界很诱人,但很多东西不是触手可及。

医学那么发达,我们活那么长,急什么呢?

我现在61岁,我看我爸爸61岁的时候像神一样什么都知道,我摸摸良心,那时我还是小孩,他也是唬人的。

 

 

【5】游识猷 


人这一辈子,什么时候最不幸福?

读到一个新研究,发达国家的“最悲催年龄”是47.2岁,发展中国家的“最悲催年龄”则是48.2岁。

达特茅斯学院教授 David Blanchflower分析了132个国家的数据,包括95个发展中国家和37个发达国家,在研究中考虑了大约15种不快乐的衡量标准,包括疼痛、恐惧、绝望、孤独、压力和失眠。

结果是,不论在哪里,不论是男还是女,不管是单身还是有伴,是有娃还是没娃,人一辈子的幸福曲线都是U型。

我们在童年时拥有无知的幸福,在晚年时拥有认命的幸福,但是中年……是真的惨。

甚至2012年有个调查了508只类人猿的研究也发现,黑猩猩和红毛猩猩也有“中年危机”,它们的快乐程度在中年时也是在降低。

这个研究告诉我们四件事——

①人生在过了某一点后会变好;

②如果你很惨,不要孤单度过,多去和别人交流,就会发现别人其实也一样惨;

③好消息是2020年很可能不是你人生里最惨的一年;

④坏消息是你人生的悲惨程度……可能正在与日俱增。

Blanchflower, D. (2020). Is Happiness U-shaped Everywhere?  Ag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in 132 Countries. doi:10.3386/w26641

Weiss, A., King, J. E., Inoue-Murayama, M., Matsuzawa, T., & Oswald, A. J. (2012). Evidence for a midlife crisis in great apes consistent with the U-shape in human well-being.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9(49), 19949–19952. doi: 10.1073/pnas.1212592109

 

 

【6】脱北女孩朴研美写的自传《为了活下去》

 

【7】@严锋 

我们读书是以书为单位,一本书从头读到尾。有些书有用的可能就是一章,或者一页,甚至一句话。所以从信息传播的角度来说,传统的阅读效率是很低的。当然阅读不仅仅是获得信息,也是学习思维。有可能你一本书看下来,一句话也记不住,但你还是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思维训练。这样说来,选书有两个重要标准:一是有用,二是能锻炼大脑。如果再加一个的话,那就是有趣。不符合这三个标准的,就可以放弃了。 

 

【8】@纯银V 

我和我的老同学呀,我们都 40 多岁了,去年底聊到一个共同的问题,在我们目前的经济阶层下,钱买不到快乐了。

比如说吃吧,一顿几十?一两百?一两千?区别都很小。过去几十年什么都吃过了,但随着年龄增长,对美食的敏感度也下降了。

比如说穿吧,年老色衰,自己也知道没啥性魅力了,随便穿穿得了,对名牌无动于衷。去年双十一买了 2000 多的衣服,觉得可以穿很久了。

比如说买车吧,我不开车也不爱车。

比如说旅行吧,我去年一个人旅行了 100 天,花了 7 万多,玩得美滋滋的。当然,我住的酒店不太好,但我以前也住过丽思卡尔顿,希尔顿,我对酒店从来都是茫然无感。住全季已经很满足了,星程也还不错,如家勉强凑合。

比如说性吧……敏感度当然也下降了……只打飞机也可以的。

那花钱还能干啥?

老同学都选择把钱悉数花在养娃上,我避而不谈这个。

曾经微博评论有人跟我抬杠说,你又没过过每年花一百万的生活,凭什么说钱买不到快乐?他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没法跨域经济阶层啊。

我经常过那种,除开房租,一个人年消费 20 万的生活。

我还短暂地过过(折算为)一个人年消费三四十万的生活。

但我觉得,一个人年消费 10 万也很好,并无烦恼和落差。毕竟能给我这个死宅带来快乐的,都是游戏啊,科幻小说啊,电影啊……你说这些能花多少钱?买到一部能沉迷的游戏就会 kill time 200 个小时,而游戏卡带售价人民币 300 元出头。

所以和年轻时很不一样,现在更有钱,但有钱却买不到快乐了。

so sad.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