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159】绝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公共讨论是什么

【浮世汇159】绝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公共讨论是什么

tiankong 发布于 2020年04月02日

【1】@凤凰王又又 

#全球疫情#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今在G20贸易部长会议上的发言:

我要感谢沙特方面主持召开今天这次重要会议,并感谢您在整个一年中的强有力领导。

作为最后一位发言者,我可以说,我发现所有干预措施都是有益和令人鼓舞的。我们在每个方面都有很多共同点。我们也感谢六个国际组织的周到介绍。人们今天所说的话合在一起饱含智慧,令人鼓舞的是我们将度过这场危机。

我代表美国祝愿参加这次呼吁的所有国家和全球其他国家迅速恢复健康。我们确实处于严重的危机中,但是我们的力量在于我们在一起处于这场危机中。

像其他人一样,我想强调维护人类生命的重要性。这是美国的头等大事。在这样的时候,所有主权国家都必须把本国公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也必须非常关注世界其他国家的公民,特别是那些最不能照顾自己的国家。

让我们记住,这首先是健康危机。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健康解决方案。美国为此投入了大量资源,我很高兴地说,我们正在与世界其他国家密切合作,以寻求解决方案。如果我们迅速解决健康问题,那么经济危机将更小。

现在,所有国家都在设法最好地支持我们的经济,同时还确保不中断为公民提供关键医疗用品和农产品所必需的供应链。不幸的是,像其他国家一样,我们在这场危机中了解到,过度依赖其他国家作为廉价医疗产品和供应的来源,已对我们的经济造成战略脆弱性。对于美国而言,我们正在鼓励供应链的多元化,并寻求推进国内更多的制造业。

特朗普总统的经济政策,通过解决供应方的限制,并鼓励公司提高产量,这正在帮助克服我们的脆弱性。我们采用政府整体方法,为自己和全球其他人生产更多的物资。

我们认识到,并非每个国家都有能力增加国内供应来源,我们与领导人达成共识,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解决全球供应链中的干扰问题,以支持我们全体公民的健康。

简而言之,在贸易方面,我们认为所采取的行动应该是暂时的,透明的和适当的。正如我所说,我们应该尽可能少地破坏供应链,并意识到对邻居的影响,特别是那些最不能照顾自己的邻居。

我建议我们继续关注这场危机,而不是试图用它来推动贸易或其他领域的其他议程。从长远来看,这只会引起不信任,并导致我们所有人在目标方面遭受挫折。让我们不要在危机中做出长期的决定。我建议我们应该共同努力,收集所有可能的信息,然后为将来做决定,以确保这些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让我向您保证,我们的政府将比以往更强大,更好地恢复我们的经济。我们已为此作出了6.2万亿美元的承诺。这对美国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我相信对世界所有国家来说也是个好消息。这应该使所有人都感到鼓舞,我们将成功地解决这一问题。

让我从我开始的地方结束,我们一起处于这场严重的危机中,我相信我们将共同度过它。

【2】@林毛毛 

德国整个传染途径,第一个案例是工作原因,由中国女员工传给德国男员工,德国男员工接送小孩,小孩去幼儿园,这是第一个案例。这些人都痊愈了。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来,家庭传染基本限于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也就是父母和儿童之间,祖父母就没有牵扯到。工作关系传染,父母传染给儿童,相继造成幼儿园学校传染,继而传染给其他父母,然后工作关系传染,这个很好滤清隔离。

这个案例如果改在意大利,那可能很大概率第一时间就由儿童传给祖父母了,这是他们死亡率超高的一个根源,就是第一时间,亚健康老年人在家庭被暴露了。而这些亚健康老年人一经染病,很容易变成重症,开始挤兑医疗资源,死亡率蹭蹭往上跳。

德国传染途径最大来源就是旅游乱窜,看第一个案例是工作关系,很快就能按图索骥扑灭源头,但后期旅游途径就难了,人一旅游,天天下饭店,整天外面疯,是很难把所有接触史搞清楚的,他自己都搞不清旁边饭桌上坐了个谁。虽然大巴飞机这些可以追索,但饭店酒吧人员复杂,也不需要登记姓名,怎么可能个个揪出来去隔离。

一下子全面开花,这些出国乱窜的人,不管年龄大小,自己身体健康的几率肯定很大,所以他们自己得病后,要么无症状,回来继续传染,要么轻症状,就算确诊了,变成重症的概率不高,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人死亡率低的原因。

但是由他们带入后,只要开始大面积传染给家里的老人病人,那绝对要死一批人的。所以德国人一再告诫所有成员,不要跟老人接触,当然老人自己也要有自知之明,不要硬碰硬啦,保住他们,就保住了死亡率,否则一败涂地是早晚的事儿。

各个国家抄作业,其实没什么意义,因为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文化传统生活方式,德国人热爱旅游,第一时间没有禁止旅游,这是他们犯下最大的错误,这个错误他们也承认,全民承认,就是自己疯狂乱窜造成的。

那接下来就进入德国模式第二阶段了,大量检测,做好后盾,保护老人,降低死亡率。这个作业别的国家也抄不了,第一具有很多独立实验室完成检测,第二拥有雄厚医疗资源和生产能力,就光呼吸机,别的国家愁啊愁,德国病人都超两万了,还有余力接收法国重症患者,这个作业怎么抄。第三德国老年人本来跟年轻人互动就少,很容易隔离掉,你呼吁意大利人隔离老年人和年轻人,那可能吗?

所以也别互相抄作业了,抄不来,越抄死人越多我看。

【3】@荣大一姐 

现在中文互联网发言是不是有以下几条准则:

追问疫情的调查结果和追责情况,而没有顺带脚大力赞美一线人员的奉献和付出,是不是就算“恨国”?
对境外疫情发展表示出担忧关切,而没有顺带脚骂一骂境外尤其是美国曾经在疫情初期的不善,是不是就叫“屁股坐歪”?
解释科普境外的防控思路、对境外疫情防控的某项做法点赞,而没有顺带脚讲讲境外一些国家如何不重视和自大,是不是就算“洗地”?
讨论中国经济受疫情影响所面临的困难,没有顺带脚介绍一下全球其他国家的经济危机,是不是就有“带节奏”的嫌疑?
对,还有,疫情初期质疑过武汉,境外爆发后却没有大力批评境外尤其是美国,是不是就是典型”双标“?

以上这些是不是都算“不爱国”?
“不爱国”是不是就应该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

【4】@西窗随记 

就是没有一个公共讨论的环境,所以都没受过公共讨论的训练,绝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公共讨论是什么。只知道你和我观点不同,那就是敌人,就要人肉、举报、围攻把你弄死。

记得以前有过关于是否应该接收难民的讨论,有个经典的质问就是“你支持接收难民,那咋不把难民都接你家去啊。”这就是典型的不懂什么叫公共讨论。

公共讨论是公民就公共政策发表个人意见。比如说,我支持接收难民,这个意思是说我支持把国家财政税收的一部分用于难民的安置,然后就此谈我的理由。你不支持,意思是不同意把税收用在这里,你认为应该用在别的地方,你可以谈你的理由。这叫公共讨论。你让我把难民接到家里去,那是断绝了公共讨论,变成私人攻击了。

同理,我说我支持这个城市修一座桥,你可以反对,但是你不能说我支持修桥就让我出修桥钱。因为我是对公共政策发表个人意见。

留学生这个问题也是。留学生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我认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能抛弃他们。你可以不这么认为,说你自己的理由就行了。

非要变成什么爱国恨国之争,变成对个人的攻击,人肉揭发举报要求学校开除微博炸号。那就太下作了。

把不同意见都变成你死我活,就再也不存在公共讨论了。

【5】@花总 

归国留学生希望隔离时能有一张干净的床单(并非要求每天更换,仅要求一客一换,也就是不用继续睡上个隔离人留下的脏床单),这样基本的要求都能引发意见撕裂和混战。只能说当一个群体被污名化后,就沦为了社会情绪的宣泄口。某些媒体与社交媒体在抗疫期间以点带面,渲染妖魔化,熟练地用污名化手段塑造假想敌、挑动内讧,会不会有报应我不知道。但是伤到的人心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弥合,昨天是湖北人,今天是留学生,明天又会是谁?

【6】@五岳散人 

中国的阶层割裂最明显的表现形态之一,就是这次对于留学生回国的态度。

无可否认的是,很多人是因为“留学生”这个身份而反感他们在这个时间点归国的,在他们看来,留学生不但是既得利益者,也是国内特权阶层延伸出去的一部分。

而在很多知道大部分留学生根底的人看来,大部分留学生勤工俭学、锱铢必较,甚至没有奖学金根本就没有可能在国外读书。他们从家长到自己没有一分特权,不过是“自我奋斗加上时代”,从而得到了这么个机会罢了。

但很多人不理解、或者不想理解这个事实,甚至狭隘到具备了“出去读书就是对国内不满”的思维模式。

为什么会如此?社会阶层的割裂感使然。作为某个社会阶层的成员,他们在社会经济与政治生活里其实是被忽视与剥削最严重的一群人,更是在这种剥夺的同时,为了转移其痛苦,又给了他们一个憎恶的对象。

这个对象是所有超越了他生活的人,不但是留学生,只是因为这次需要针对的是这个群体而已。

这种阶层的割裂,造成了一个以偏概全、进而撕咬的群体,以至于把我们这个社会里最可能带来进步的那个群体当作了目标。

这几乎不是阶层割裂了,这是在养蛊。

【7】@李静睿的昨日世界 

还是《生活与命运》,这一段太痛苦了:在这个时期暴露出来的人类天性最惊人的一个特点就是顺从。有时候,前往行刑的地方要排很长的队,等待被杀的人就自动排队。有时候,等待受刑要从早晨等到深夜,在长长的炎热的一天中,已经知道这件事的母亲提前带着水和面包为儿子准备着。成千上万的无辜者感觉到自己快要被逮捕了,提前把衣服和手巾包好,提前和家里人告别。千百万人住在巨大的集中营里,这些集中营不仅是他们自己建造的,而且自己看守着。

【8】@股社区 

昨晚通俗解释了一下啥是货币通缩,因为很多人第一直觉是,兜里的钱更值钱了,是件好事。但须知你兜里的钱再值钱也会花完,如果整个社会经济不繁荣,你赚钱会更难,到时不说收入下降,真要连续三五年不涨,你都会极其难受。逐渐失去活力,对未来和生活变得没期待,这种感觉我们这一代人都很陌生。

【9】股社区  

我刚才突然想想未雨绸缪,去翻翻日本进入货币通缩通道后,这30年有哪些上市公司市值涨的比较多。网上搜了一下还挺多人讨论这事得,比较有共识的是这几个,动漫内容产业,汽车产业,新材料产业,工业自动化,医药、廉价快消品。
比如这几十年来股价涨的最多的日本企业有丰田本田(汽车出口)、索尼任天堂(动漫游戏)、基恩士(这个我不熟)、武田药品、信越化工、日本电产。另外像优衣库、百元(日元)店都是这个时期蓬勃发展起来的。

房地产、金融都洗洗睡了。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