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520】恶不平庸

dasheng @ 2022年05月01日  浮世汇

【1】@唐极鲸 

我发现自己额头上多了两个字"广东"。
字擦不掉,摸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我上网搜了一下,发现大家都在说这件事。
所有人的头上都出现了自己所在地的名称。
我顿时放心了,
既然所有人都一样,那就是正常的。

果然大街上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写着"广东",
但我在地铁上也见到了写着其它地名的人,
这些人大多数都在火车站附近就下了车。

同事们对额头上有字大多没什么感觉,
只有极个别人觉得,脸上有字很不美观。
对此我的感觉是如果所有人的脸上都有字,
那没有字的才会被称为丑吧。

第二天早上,额头上的地名还在,
除此之外我的喉结上又多了一个数字"11"。
我连忙拿出手机去查询这个数字的含义。
经过网友们的互相验证,确定了今天的数字,
只会出现在男性身上,
而且和兴奋状态下某个器官的长度相等。

弄清状况后,我又找了一些数据分析贴。
得出的结论是,11是个非常不体面的数字。
看到这个结论,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请假,
但我也知道这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
我便又想把数字遮起来,
但感觉这样反而会放大它所代表的那个效果。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出门去上班。
我一路低着头,
期间偶有侥幸想看看其他人的情况,
却连续几次都和不同的人对上了眼,
羞得我再也不敢抬头了。

坐在工位上,有了显示器的掩护,
我终于有了观察四周的勇气。
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人很多,有低着头的,
也有昂着头的,那些昂着头的人中,有15的,
也有16的。
当然还是有一大部分人和平常无异,
他们喉结上的数字大多是13和14,
奇怪的是唯一一个写着18的人也和他们一样。
很难想象如此天赋异禀的人还会如此地低调。
公司里的气氛都很怪异,
到处充满了窥探眼神的,
而这些眼神又总是伴随着拙劣而刻意的躲闪。

第三天,额头上的地名没有消失,
喉结上的数字也没有变大。
身上没有再出现其他的变换。
出门前又确定了一下网上的消息,
大家都说今天没有异常,
所以就继续讨论着昨天的数字。
有人说这是隐私,可以用创可贴粘住,
不需要给别人看。也有人公布了最新的数据,
说11才是平均值。

公司里,昨日那种诡异气氛少了很多,
毕竟那些好奇的已经看到了想看的,
而那些炫耀的在知道公司里有18的存在后,
也没有了炫耀的兴趣。
18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
好像那个能让他傲视群雄的数字,
更本就并没有任何意义。

第四天,地名和数字都没有变,
眼角下方则是又多了一个数字"0"。
我照例去网上寻找这个数字的含义,
可今天的讨论,分歧很大,
一时竟然是没有统一的答案。
从留言上看,数字的范围在在0到几十之间,
年龄低的,或性别为男的,数字普遍偏小。

在通往办公室的电梯上,我遇见了18,
他眼角上的数字是"1"。
除了最开始礼貌性的问候之后,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电梯便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我站在他的旁边,
会忍不住地想看向他喉结上的数字,
这让我觉得自己非常冒失。
便索性掏出手机用屏幕来框住自己的视线。
这一回我终于刷到了眼角上数字的含义,
它代表着交往过的男朋友的数量。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我心情复杂地抬起头,
正好看见三个人准备进入电梯,
我当时也没多想,就一步跨到18的面前,
在他和同事之间建立了一个视觉屏障。
电梯很快到了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我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站在电梯里,
直到身后的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趁着关门之前把我推出了电梯。
出了电梯,18从我身后绕到前面,
回头看了我一眼,
那醒目的数字1,让我再次陷入到混乱之中,
等我想提醒他把眼角遮住时,他已经走远了。

这一整天18再次成为全公司的焦点,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是那种隔着七八米都能听得清楚的窃窃私语。
他应该也已经知道了眼角数字的含义,
不过他依旧云淡风轻,没有情绪变化,
更没有要遮挡的意思。
一切情感仿佛都被他那独特的气质所取代了。
我再也无法把眼睛从他的身上移开,
哪怕是与他对视的时候。
他眼角的数字在我的注视下忽然变成了2,
于此同时他忽然起身朝着我走了过来,
并在我的眼角上贴了一张创可贴。
他说:如果没有准备好,就一直贴着吧。
他离开后,我立刻跑进了洗手间,
确定周围没人就揭下了半截创可贴,
此时我眼角上的数字已经变成了"1"。
我重新把创可贴粘好,便逃回到工位上。

整个下午,我都没再敢抬过头。
期间我收到了他的消息,
他说想和我谈谈。
下班后他先离开了办公室,
而我则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我一路低着头,去了和他约好的地方。
那里距离公司超过10公里,但是到了之后,
我依旧无法把头抬起来,忍不住地四处观察,
总感觉会碰见熟人。
他看见我不安的样子便提议换个人少的地方。

我坐上了他的车,一路都心神不宁,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强迫自己目视前方,
但总会忍不住看向他,他在转动方向盘时,
后褪的衣袖露出了手腕上的一个数字"1"。

车停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车灯关闭之后,
周围便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宁静,狭小的车内空间让我有了些安全感,
我藏在黑暗中也有了开口的勇气: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都可以,可以公开,也可以不公开。
或者离开这里到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也行。"

"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我……也许这个数字代表的不是那个意思,
也许是大家都猜错了。"

"你什么意思。"
"我……,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我承认自己有些难以形容的感觉,
但那又代表不了什么,我还是希望自己,
能按着父母规划好的那样,娶妻生子,
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

"在以前也许你可以,
但现在你脸上的数字,骗不了人。"
"大不了我去整容,我去植皮,
反正总有办法,让我像从前那样活着吧。"
在我说完之后,又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你知道么?"他先开了口:
"曾经有人说过同样的话,我放弃了一切,
他却说自己只想像从前那样活着"。

"后来呢?"
"后来就分了……"
我听见他解开了安全带和打开储物箱的声音,
不知道他在黑暗中摸索着什么。
"我们现在应该还不算在一起过吧,
只要你帮我保守秘密就行了。"我说。

"啪"的一声,车里的灯亮了。
我看见了他的脸,在灯光的映照下,
他眼角上的数字2上,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我刚要开口安慰他,
他却忽然探过半个身子压住了我,
他手上缠着一根数据线,
很快那根线就绕到我的脖子上。
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悲伤,
眼泪止不住的向外流着。
后视镜上映照出了他的手腕和我的脸 ,
手腕上的数字此时已经变成了"2",
而我额头上的地点,从一个变成了四个。

 

 

【2】文雨2022 

很多人对平常生活的黑势力是没有察觉的,尤其是城市社区居民,他们的意识里,黑势力是古惑仔电影里拿着西瓜刀砍人的那种。
举一个小例子吧
新买了房子,封阳台铝合金门窗,物业说管理规定统一样式,虽然干涉了自由但也能理解。物业推荐了一家铝合金门窗安装的公司,也能理解。
但是,如果:
1,小区只有一家铝合金门窗公司的广告能贴出来,其余的出现马上撕破了
2,业主自行联系的铝合金门窗公司说,你们物业自己有规定的,你们还是找物业推荐的品牌和安装公司吧。
3,业主找了外面的厂商和安装公司安装好了,即便是一模一样的款式,物业也上门说不符合物业管理规定强制要求拆除。
4,其他业主在装修的时候看到这样一件小事,物业和业主闹得厉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去找了物业推荐的厂商和安装公司。甚至很多业主的潜意识里,觉得物业推荐的,说不定以后维修方面也能顺便去找物业。当然想象是非常美好的。
黑势力早就不是大多数人意识里面拿着西瓜刀砍人的那种了。
对于城市居民来说,温水煮青蛙,只是刚刚开始。

 

 

【3】petriv 

时代周刊的特稿,披露了很多细节:
开战第一天夜里俄军差点活捉司机。FSB的特种部队渗透进了基辅,当晚两次试图冲进总统府。司机本人领到了突击步枪,准备效法阿连德了。如果他死了,估计会收获不同的评价。20年后的老约翰,会怎么评价他呢?
他很少召见国防部长和总司令,让将领放手去打仗,自己从社媒短视频上跟进战况。
他的私人手机和马里乌波尔的两位指挥官保持联系,36旅的少校经常给他发短信发视频。36旅突围到亚速厂只剩下了200多人啦!
他和我们一样,刷社媒,刷短视频,来了解战况。
他也看老农拖走俄军坦克,他也看单兵导弹打爆卡52,他当然为之欢呼!
他还看到火车站被轰炸的视频,整个人都不好了,见冯德莱恩都没状态。
社媒和短视频远比军方汇报给总统要快。
他还曾经跑到伊尔平河边,在俄军狙击手眼皮底下视察前线,和士兵吹牛逼,一起喝罗宋汤。
前线被围的少校随时能给总统私人手机发短信。"老大我不行了,快来救我啊"。"来了来了,我刚才开会呢,咋回事?"。他们是这么发短信吗?
开战后好多文武官员跑路,后来又回来了,他赦免了他们,送走家小返回岗位的不追究,多数人回来守土抗战了。
总的来说,他是个好领导,很能用人,能让人为他和这个国家效死。
我算看透了,这次并不是西方多坚强多团结多敏捷,真正的狠角色就是乌克兰本身。换上绝大多数国家,挡不住莫斯科这一下。
强者消灭弱者的战争,首先要看双方比例,如果达不到悬殊,就要看弱者的社会面,有没有可能进行总体战。如果可能,就要回头看强者的社会面,尤其是统治结构是否稳定,多大程度上外强中干。如果达到几十上百倍的实力悬殊,后面可以不用看,没悬念。
开战4小时我就在琢磨,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国力差距,也就三五倍的水平,远远达不到十倍,这不是碾压局。
所以要先看乌克兰的社会面,这个国家能不能团结起来,进行总体战?武器什么的不担心,关键是乌克兰的政治团结,事实发展是,司机和大菠萝真的和解了,这是乌克兰目前仅有的两个强势力量,剩下不足为虑。乌克兰证明了有广泛的抗战民意基础,动员机制又健全,带路党非常少,破坏力低下。
然后就到了第三个问题,看俄国的社会面,统治结构是否足够稳定,是不是外强中干?答案一目了然。那么结论就出来了,俄罗斯当然不可能碾平乌克兰,因为俄罗斯自己就不是个坦克啊。
这不是我瞎编的,历史上,1914年的塞尔维亚,明明是个陈旧保守君主国,但她成功总动员以后,庞大的奥匈帝国根本打不动她,最后还得德军出手。很多只会数装备的人永远不理解,近现代社会总体战的威力是非常巨大的,封印打开,小宇宙就燃烧了!
开战时我就说,我们非常有幸,要目击一个4000万人的工业国总动员是怎么打仗了,几十年没出现过的奇观。基辅战役的时候,我从守军伙食去解读总动员,还有很多评论说在胡扯。事实证明,俄军就是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不到一个月北线就饥寒交迫,自己垮了,只能跑路。游过了捷捷列夫河。甭管多少人,游过去的就是游过去的,其他人怎么嘴硬都没用。常规武器,可以买卖的,包括尖端武器也可以,总动员才是不传之秘,买不到,短期内学不来。
回头看这场战争,一切的一切,首先是乌克兰自己顶了1个月,俄军没有显著进展。这期间外援仅限单兵武器。然而,西方一看双方这样的战力对比。可以下重注了,下面就是赢多少的问题。这跟英美援助伟大卫国战争,苏联援助抗美援朝战争,完全是类似的决策场景。你苏联居然顶住了纳粹,冬天还反攻了,好,全力援助,你中国人自己把美军赶回了三八线,两夺汉城,好,几十个师苏械给你。援助也是一种交易,受援者不出钱,需要付出更宝贵的东西——坚韧、牺牲与胜利!
这次老拜头肯全力援助乌克兰,固然有美国利益的考量,但也有个人因素,他欠司机人情,也信任司机是条汉子。我们永远不要忽略战略利弊运筹之外的个人因素。这个社会,都是人组成的。为什么孙权永远信任鲁肃,就是因为当曹操兵临赤壁的时候,东吴文武侃侃而谈,只有鲁肃说,我们都可以投降,主公不能头像。孙权在乎那些战略么?在乎,但同时孙权更在乎臣子们怎么对待他!老川在位末期,逼着司机提供老拜头儿子亨特在援助乌克兰项目中贪腐的证据。司机就是不给,老川就切断了军事援助,这事儿大家还有印象吧,中文互联网还嘲笑司机要完蛋了。当年老川一群近臣一直在他耳边说,应该压乌克兰人低头,把东乌让给俄罗斯,实现美俄缓和。本来事态对乌克兰是非常绝望的,老川卡脖子,而且老川看起来大概率连任,因此,2019年莫斯科已经有了征服乌克兰的明确计划。然而,谁也没想到,小小的病毒,改变了世界,新冠打垮了老川,把冷战化石老拜头送回了白宫。这下司机的耿直有了回报,老拜头当然愿意信任他,你为保护我付出了这么大代价,我也要保护你。
也正因为这病毒,莫斯科一看老川垮了,和平吞并乌克兰不可能了,所以从2021年4月开始反复陈兵边界,准备一脚踹塌基辅政权这座破房子,也给老拜头两个大耳光,最好还能帮老川回宫。对莫斯科来说,完美日程是,闪击战1周占领乌克兰,几个月后扶起新政权,主力撤军,最多硬挺两年制裁,老川回宫,改弦易辙,承认既成事实。然而,现在老川很难回宫了。莫斯科的军事冒险和狼狈挫折,重创了西方右翼中的联俄派。莫斯科这么虚弱,证明鼓吹联俄的人眼瞎。老拜头焕发青春,大家看好了,冷战怎么玩,我只示范一次。老拜头甚至动感情的说,我老了,时日无多,我走之前帮你们除了这一害。
单纯从美俄博弈来说,莫斯科棋力真不差,总体上算到了对方前面,非常充分的利用了美国体制的弱点。正因为看到美国对他无可奈何,莫斯科才过度膨胀,真觉得自己有天命要成大事了。如果不是西方多年来软弱怯懦文恬武嬉的表现,莫斯科不敢发动灭国大战。万万没想到,他的克星已经在后台候场。罗斯人的代表,谁说一定要是莫斯科人或彼得堡人?

 

 

【4】petriv 

昨天俄军在顿巴斯发动了开战65天以来最猛烈的攻势,没能取得任何突破,步兵死伤惨重,炮兵又遭到乌克兰反击杀伤。
前线俄军里正在流传说是新上任的总指挥德沃尔尼科夫大将被乌军炮火击毙了。所以格拉西莫夫大将才亲自来伊久姆前线接替指挥的。乌方并没宣布击毙德沃尔尼科夫。看起来俄军因为进攻不顺而沮丧,各种小道消息在部队里流传。
前天俄军里的布里亚特人和车臣人在赫尔松前线发生了枪战。起因是布里亚特人换防返回后方时被车臣人拦截检查,没收了他们的战利品,主要是刚从乌克兰老百姓家抢来的数码产品。车臣人嘲笑布里亚特人是土包子,啥也没见过,拿回去也不会玩。布里亚特人大怒,骂车臣人没种上前线打仗,蹲后面成天装逼。双方枪战,参与者超过百人,造成多人死伤。最后FSB特种部队赶到,制服了这两群法外狂徒,逮捕了为首的几个,还把战利品没收了。结果这些数码产品便宜FSB了。
俄军本周开始大规模启用封存坦克了,车里雅宾斯克一次启封100台T80早期型号,匆忙整备后送往前线。
德国人又在搞名堂,说50台猎豹自行高炮备妥了,但是配套的35毫米炮弹连训练都不够。这咋整,不是我们不想给啊,要不乌克兰先拿去,自己想想办法。于是美帝出面,没问题,你不给炮弹,咱去找瑞士,因为35高炮本身是瑞士厄利空公司的产品,德国也是引进技术。瑞士说我是中立国啊,真的不能给战争一方提供炮弹,大哥别为难我了。莫斯科正要发出冷笑。角落里发出一个声音,巴西站了出来,我有30万发库存的35炮弹,拿去吧。空天军的泪水夺眶而出。原来,巴西也引进了瑞士的35高炮,炮弹有储备。但她不愿意白送,说可以卖,美帝说拿来吧你,我给钱。
乌克兰目前提出的要求是,每月50亿美元一篮子援助,包括武器在内。美帝和40国集团答应了,每月50亿,不多。老拜头一口气就找国会要了330亿,够半年了。乌克兰人自己也出钱的,大菠萝私人掏钱买给乌军,一堆皮卡,江铃域虎?
顿巴斯前线,乌军收到一批西班牙援助的榴弹发射器,开箱出了彩蛋。其中一盒榴弹发射器里额外放了几根手工香肠,手写的卡片上是:"祝胜利!爱你们!莱蒂西亚"连队晚餐分享香肠时,上尉连长看到了卡片,艾玛,难道是那个莱蒂西亚,西班牙王后啊?!

 

【5】petriv 

说说乌克兰的军队建设。
很多人心目中的乌克兰军,是一支小俄罗斯军,是苏联红军的基辅军区的翻牌,自然打不过正牌苏联红军的继承者俄军。殊不知,这就是刻舟求剑了。
乌克兰陆军在过去8年已经重建,装备虽然没换多少,人变了,人和人的关系变了。现在的乌军地面部队,行动主导权在营级,实际带领连队的是北约模式训练的高级士官。失去旅部之后,营还能主动战斗,继续按照通盘计划扮演自己的角色,尽量完成任务。哪怕营部也被打掉了,高级士官也能帮助年轻的上尉稳住队伍,继续战斗,直到接上新的营部,回到指挥体系内。这种脑组织下移的设计,是西方现代军队的传统。我军在这一点上倒是更接近西方,不像苏俄军队。因为战争的艰难环境,我军非常强调基层主动性,营连必须有脑子。
相反,俄军合同兵绝大部分都是士官,但这没用,只是身份,士官无权无影响力。俄军的脑组织在团和团以上。BTG就是团级单位。必须团里的军官强力驱动,下属才能行动,驱动力越强,行动效率越高。苏军也这个样子,特别依赖中高级指挥员。上次@古斯塔夫_real 翻译那篇,卢甘斯克伪军的战地日记,非常清晰的再次表现了苏俄军队的这种特色。你会发现,这些队伍的组织和气氛,和1904年旅顺口的俄军真没什么改变。
正因为乌克兰陆军的这种组织改革,乌军获得了强大的分散行动能力。在战争第一个月里,苏梅方向的乌军野战旅、本土防卫步兵营、国民警卫队,面对的是号称超过英法德三国装甲力量总和的俄军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乌军以营连为单位分散行动,扼守公路枢纽,破袭俄军交通线,战斗了几周,没有任何1个营被近坦1集打垮。
组织改革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组成组织的一个个的人。2014年惨败后,乌克兰人形成了政治共识,要强军。具体操作圈内又形成了共识,资源优先,优先人员,其次装备。人员和组织要改善,就必须走专业化道路,而专业化的人员必然要高薪。乌克兰陆军高级士官的薪水,比俄军上尉还高。如果考虑到两国物价,差距更大了。很多高级士官从2015年后一直在服役,技战术精熟,在士兵中威望很高。
可是乌克兰每年军费几十亿美元,人员总工资帽高不到哪里去。对抗预想中的俄军大规模入侵,又需要一支大陆军。那怎么办?大菠萝政府决定了军队建设的方向,资源集中给陆军重建,陆军重建成平战结合模式,常备军高薪留住专业人员,战时靠高效动员机制迅速扩充出大规模陆军迎战俄军。
在很大程度上,乌克兰人研究对比了苏联和以色列两种不同的动员模式,其实以色列又深受苏联影响,早期以军骨干有大批苏联犹太人是红军二战老兵。苏联和以色列都强调平时只保留骨干人员,节省开支,遇到大战靠动员打赢。乌克兰人用常备野战军32个旅,加上国民警卫队3个机动旅,总共35个旅,来留住最有价值的职业军人,高级士官和校官们,给这些人开出高薪。在这35个旅之外,乌军第二梯队是4个坦克旅和8个机械化旅,平时预备役不召集。全部军官和高级士官都在其它单位服现役,其余人员每年带薪训练3个月,平时上班谋生。需要时,这12个旅可以在1周内召唤出来,作为野战部队使用,缺点是重装备较差,钱都花人员费上了。有了这47个野战旅,总计约15万人,乌军总参谋部很有把握挡住俄军常备陆军主力的全力一击。
乌军准备靠动员兵打赢,那么除了平时高薪留住业务骨干,还得考虑另一个问题,动员谁?如果动员平民,需要多久才能出战?菠萝政府给出的答案是,充分使用2年义务兵,通过顿巴斯轮战,在民间储备有实战经验的适龄兵员。在2015年之后,乌军2年义务兵入伍后首先要经过1年左右完整训练,然后上顿巴斯前线打几个月,再换下来总结讲评,针对性训练,选拔出其中业务出色而且愿意长期服役的,进入士官队伍,其余士兵复员回家。这些复员老兵回到了平民生活,全部列名预备役,静静等待着俄军来灭国的大战。
从2015年到2021年,乌军参加过顿巴斯战争又复员的战斗人员有26万人,加上不上前线的辅助人员超过48万人。这是我个人的估算,根据开源情报,乌军在顿巴斯作战周期不到半年,用兵规模接近7万,再结合2年服役期,每年退役老兵在3.5万人左右,7年多时间,差不多这个数。开战后第二天,2月25日,演员拿到了最高拉达授权,召唤所有预备役人员,此时除了出国和死伤的,沉睡的顿巴斯老兵在20万人以上。3周后,这些人几乎全部回到了现役,除了填满12个预备役坦克旅、机步旅,还补充了常备军35个旅的损失,其余多数人构成25个动员步兵旅的骨干人员。
由于战前8年两届政府的合理规划和踏实工作,乌克兰地面部队人力资源非常充实,而且结构合理,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所以,早在战争第一周,泽连斯基发布总动员令,大量发枪的时候,就规定只武装在册预备役人员,原则上谢绝没有军事经验的人。当然在基辅哈尔科夫有些例外,俄军迅速迫近,乌方武装了部分册外人员。等到俄军闪击失败之后,乌克兰国防部再次重申,原则上只征召有军事经验的人员,因为可用武器有限,从头训练成本和时间都较高。对于从军热情特别高涨的0经验人员,基本上都安排到了本土防卫军,连制服都不发,先将就着,在本地从容训练。到了4月份,泽连斯基签署总统令,取消2022年乌克兰春季征兵,目前已经有超过40万有经验的兵员了,损失有限,当务之急是给这些人更好的武装和训练,而不是征召更多0经验壮丁。取消春季征兵同时,泽连斯基也命令取消了所有现役人员的复员计划,除非伤残,或者经过特批,现役人员一律不准复员回家。
在世界第二的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中,你看不到这种对宝贵人力的精打细算和长远规划,看不到细腻的人力资源储备计划和高效的征召。实际上,由于这种人力分配方式,乌军前线人员的平均年龄要比俄军大几岁,尤其在基层步兵连,人员相对成熟带来了明显的优势。
于是,乌克兰人就这样准备了8年,当2.24凌晨开战时,他们互发的短信经常只有几个字"开始了"。"他们来了"。
于是,我们看到了,乌克兰人的努力没有白费,常备军表现出色,动员机制高效运转,硬接了俄军三板斧。
客观说,俄军的三板斧,地球上绝大多数国家扛不住。有些纸面上很强的陆军,比如埃及,比如印度,我看未必能接住格拉西莫夫这三板斧。
不能避免的,乌克兰的八年战争准备,会影响经济,大菠萝执政的时期,就是社平工资没涨,购买力下降的时期,所以他下台了。但是,凶狠的战争随时可能爆发,如果不整军经武,亡国了,被"去纳粹化"了,中产阶级、社会精英排队去卡廷森林了,这繁荣的经济,又有什么用呢?

 

 

 

 

【6】雄狮亨利 

大家最近开始看《昨日的世界》了。但我觉得《昨日的世界》并不是同类题材里最好的。我推荐一本《充满幻觉的轻浮时代》这是犹太人莫里斯·萨克斯的日记。记录的是他1919年到1929年之间的生活。这些年里舅舅替他经营着姥爷的遗产,按月给他们汇美元。他们在巴黎用这些美元过着搞艺术、收集艺术品、买新汽车、跟女演员谈情说爱的快乐生活。
因为是日记,所以毫无文学修饰,一切平铺直叙。没有茨维格那种强烈的感情色彩,因为所有的香槟、爵士乐、美女、汽车、毕加索就是作者的日常生活。
这种日常生活随着1929年的股市暴跌而终结。作者写的最后几条日记是"我舅舅很久没有消息来了,也没有汇钱来了!""我得现金不多了,我得去找个工作!"
然后这本书就结束了!完了!没有了!就是这种戛然而止,创造出了十倍于《昨日的世界》的效果。因为《昨日世界》展现的是"你平凡的生活成了一代人的白日梦",萨克斯的日记展现的是"你平凡的生活成了你自己的白日梦!"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呢?

 

 

【7】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 慢,或许就是民主制的特点,因为它依靠试错而不是强制来实现进步,而试错需要时间。根本而言,试错依靠人心之变来实现变革,而人心很少一夜之间 180 度转弯。相比之下,威权政体的特点则是快,它的好处和坏处都立竿见影,因为它靠自上而下的动员来实现目标,只要统治集团下定了决心,整个社会就破釜沉舟,"all in"了。所有的力量投入到一个方向,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它的结果往往要么是大治,要么是大乱。
当然,[民主]"政体有限论"不等于 "政体无用论",它的用处就在于给我们提供一个选择:我们希望用什么样的方式实现社会进步?我们愿意把命运交给谁?很多时候,社会和政府同样不可信任,"表亲的专制〞【即文化习俗的压迫】和政府的专制同样残酷,但是,区别在于,作为社会的一员,我们有机会去改变社会,而当权力被垄断,我们却很难改变政府。」(《可能性的艺术:比较政治学30讲》,p.138)

 

 

◇「 尽管犹太-基督教赋予事件和历史以价值,但它指向的不是历史主义,而是一种历史的神学。事件不是自为地被赋予价值,而只是因为事件本身承载着神启,一种先于事件存在而且超越事件的神启。历史主义其实是基督教解体的产物;只有人们不再相信历史事件的超历史性,历史主义才可能存在。」(《形象与象征》,p.198)

◇「"历史"没有内在的形式,历史中也不存在总体性的目的论。历史可以用多元的方式书写,而不能参照所谓的阿基米德式支点(如"历史具有进化的方向"这样的观点)锚定下来。历史绝不能等于"历史性"(historicity),因为后者明显地与现代性制度相关联。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错误地将两者相等同。因此赋予历史发展一种错误的统一性,并且没能充分觉察现代性的特殊性质。……"运用历史来创造历史",实质上是一种现代性现象,而不是一个可以适用于一切时代的普遍原理,它是现代性的反思性的一种版本。即使是用年代来记录历史变迁顺序的纪年历史,也是一种编码时间性的特殊方式。在如何理解历史性方面,我们必须谨慎。它可以被定义为:利用过去来构筑现在,但是它并不依赖于对过去的尊重。与之
相反,历史性意味着,对过去知识的运用是一种与过去决裂的手段,或者仅仅是为了保留那些在原则上被证明是合理的东西。实际上,历史性主要引导我们走向未来。未来被看成在本质上是开放的,并且,未来以一种反事实性的方式,以人们依据心中对于未来种种可能性的设想所采取的行动为先决条件。」(《现代性的后果(修订版)》,pp.57-58)

 

【8】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恶不平庸:集体作恶的1+N模式(《可能性的艺术:比较政治学30讲》)
太长不看版:
◇邪恶的上演并不需要多少真正的"坏人",只需要金字塔顶端的导演,和无数略微有点"近视"的普通人——为什么说略微有点 "近视"?就是他看不到 "大的图景",更确切地说,拒绝看到 "大的图景",就盯着眼前这一张办公桌、这一节车厢、这一张表格。这就是邪恶的"1+N"模式。普通人就普通在,如果有人让我们去杀一个人,我们既没有足够的胆量也没有足够的恶意去做这件事,但是,如果只是让我们去传达信息、去维持治安、去登记财产、去清理骨灰、去注射某种药剂……我们中的多数往往会 "不假思索"地去执行。
◇观察历史,我们会发现,所谓的暴民,如果没有插上权力的翅膀,其危害往往比较有限。……当"暴民〞现象成为洪流,其驱动力往往是权力,而不是抽象的人性。权力如何制造"暴民"?不妨将其机制拆解为三个层面:首先是暴力和高压,其次是利益诱惑,再次是意识形态。
◇ "理性的无知"意思就是,无知其实并非一种偶然的状态,而是一种理性的选择。特定情境下,人们可能会选择对自己无法承受、无法改变、无法超越的东西保持无知,因为 "知道"会唤醒良知,而恐惧让你只能无所作为,与其让你的无所作为拷问你的良知,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一切极权体制招募打手的机制,都是对权力和资源进行最大程度的垄断,从而使得有抱负的人放眼望去,只有这扇门可以敲开。所以,问题不在于有抱负或甚至有虚荣心的年轻人想向上流动,想从nobody变成 somebody,而是在个资源垄断的体制中,这些年轻人获得成功的最便捷途径,甚至唯一途径,就是加入一场恶的游戏。
◇意识形态本质上是一种翻译软件,把一个混乱的、无序的世界"翻译"成一个有意义的世界。很少有普通人愿意去作恶,但是,如果有一种意识形态把恶 "翻译" 成善,或把"主动的大悉〞翻译成"不得已的小恶",那愿意作恶的人就不但乌泱乌泱的,而且慷慨激昂了。
◇面对恶的蔓延,面对高压,面对诱惑,尤其是面对那种不容置疑的政治话语,一旦你了解人之为人的脆弱,一旦你认出自己在极权主义当中的倒影,作为个体去思考,去看看不到的,去听听不到的,去寻找更大的图景,就不仅仅是一种兴趣,而且是一种义务。

 

 

【9】樊建川 

同学们,强盗也讲逻辑的,比如,日本鬼子侵略的强盗理由: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10】现在我们很多的笑,只是生活的麻药。

 

【11】神奇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