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554】不能把中国电影做成主旋律专卖场

dasheng @ 2022年07月09日  浮世汇

【1】贾樟柯:不能把中国电影做成主旋律专卖场,希望给所有电影一个确定性环境

"我非常期待我们中国电影能够回到充满确定性的年代,这样我们这些人就可以努力地为电影出一份力。就说白了,现在'不踏实'。" (原文 


 【2】学了七年计算机,我没换来一个初级程序员工作,也没实现留在国外的梦

七年的计算机专业学习,我却没换来一个初级程序员的工作,也没有实现留在国外的梦。这一切或许在当初报考高考志愿时就注定了。(原文


【3】哑巴 

有多少人因为没完没了的核酸给核抑郁了?反正我是。核酸点越来越少,核酸队伍越来越长。没有72小时核酸,所有场所都不能进,包括回家进小区也不行。打车也查核酸,地铁也查核酸,自己开车吧,还赶上限行。一咬牙顶着太阳排队等核,妈的一扫码说核酸超过三天了不许测核酸(如图这个核酸点)!我没过期我来测核酸?我吃饱了撑的才允许我来吃饭?去医院核就更不可能,需要48小时内核酸才能进。看病就更绝了,要持48小时核酸进院然后再做一个24小时内的本院核酸!以上统统经历了,还不止一回两回。我抑郁了,深深的,我活得还不如病毒。



【4】阑夕 

这几天家人因病住院,我在陪伴的过程中,持续且激烈的被形式上的防疫政策和实际上的逻辑矛盾反复冲撞,从始至终都难以遏制内心疾呼「为什么」的暴躁。
我曾经批评过北京健康宝不认外地核酸检测结果的设计,但我发现自己还是过于天真了,或者说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身处一个军阀割据的时代,现在连医院都不认本市的核酸检测结果了,要想进入住院部,必须在医院本部专门做一次核酸,这是唯一可以证明你的洁净的印章。
问题在于,这根本就脱离了「有没有做核酸」这样一个客观事实的判断,而是在层层责任分包的倒推链条里,连体制内的互信都做不到了,医院不敢承认市政的核酸结果,担心这道未经己手的程序存在疏漏,最终牵连自身,于是势必亲力亲为,所有的资源浪费和荒谬矛盾都不值一提。
同样为了疫情防控需要,住院部采取了封闭管理,然而其室内结构并不是为封闭设计的,所以在将唯一的大门锁上之后,家属出入必须隔着门缝呼喊远处的保安,让他持卡移步过来兼任开门员。
这种互动每天大概要发生数百次,而且会让双方都不胜其烦,家属感觉是在纯纯的坐牢,出个门也要看保安脸色,低声下气的陪着不是恳求保安过来开门,保安也未必有多享受自己的权力,他有他的职责,替人开门却多半不是他认领的,但又一定要随时响应需求,烦躁两个字几乎就明写着挂在脸上。
有的时候保安甚至不在位置上,也许是去上厕所了,或是有别的工作在做,于是在这个期间,所有病患家属就都堵在大门内外,隔着玻璃门深情对视,像极了探监。
就很难想象这是能在一个数月以来零新增、国内顶级三甲医院里发生的世间情,我必须不断的克制「这不合理」的纠正冲动,同时感受到是面对一个巨大强壮的机械,它的每一个齿轮都因错位而造成碰撞,却还是被沛然莫御的力量碾压过去,无视齿轮上磕磕绊绊的坑洞。
当然,如果回到最根本的法理上,我的这则怨言必须被打成无病呻吟的矫情,因为一切的冗余成本都是为了大家好,万一不这么做然后发生感染了,你能负得起责任吗?不然就闭嘴感恩吧。
那我也只好感恩,自己掌嘴去了。



【5】河森堡 

一个人可塑性减退的标志之一,就是此人很难再感到快乐了,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想要做好,光靠认真努力是不够的。
我这两天在知乎上看了篇文章,有位网友回答了一个问题,即"中年男人最大的悲哀是什么",答主89年的,他表示最大的悲哀在于感受不到快乐,其实答主生活中没什么苦闷,有老婆,有女儿,工作顺利,衣食无忧,一切稳如老狗,然而他写到,自己的人生虽看起来不错,但其实已经感到自我阵亡了。
他想了想自己和妻子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什么出去旅游啊,一起聚餐啊,准备惊喜礼物啊之类的,这些场景都很温馨,很安定,但没有快乐。
他又回想了自己年轻时玩的游戏看的书,还有自己未写完的故事,这些曾经让他激动的事,如今也无法带来快乐了,现在答主进入了一种想要独处,但真一个人时又无所适从的状态,总之,就是无论干什么都感受不到快乐了。
事实上,以我观察,像这位答主一样的人并不少,而且也不限于性别,仿佛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就会在生理和文化层面上由一个"探索者"变成"供养者",那种能在事情中发现快乐并沉浸其中的状态,通常出现在一个人生命的中前期,目的在于通过神经系统的奖励机制迅速提高个体的知识和技能水平,毕竟,我们都知道,"乐在其中"这四个字对学习效率有多么巨大的加成。
但随着年龄增长和身份转变,"乐在其中"这种感觉出现的越来越少,当一件事无法给人带来乐趣时,人们往往就需要调动毅力去坚持,然而,毅力总是有限的,更何况还会被生活中的各项事务分流,自驱力越来越弱的人,其命运也因此变得愈发粘稠,并最终彻底凝固。
所以,一个人若是步入中年之际还能发现自己在某事上感到快乐,那一定要珍惜,并尽可能凭借"乐在其中"这四个字的力量磨练技能积累知识,成就更深厚的自己,毕竟,随着岁月流逝,这种冲动将出现的越来越少,不经意间可能就是人生的最后一次。
我记得之前看过一段乔布斯的采访,有人问他为什么可以成就如此这般事业,他回答大意是说人要乐在其中才行,否则一定会放弃的,因为那太难了,如今回想,诚哉斯言。
有句老话说的睿智,"认真只能把事情做对,用心才能把事情做好",那怎么才能用心呢?
趁我们还乐在其中。



【6】老c队长 

#上海社保基数# 今天轰动上海财税圈的重大新闻,莫过于社保基数的上调了。本月(7月,扣费8月份)社保最低基数由原来5975调整为6520,原来缴费2250调整为2460左右,其中工伤保险因行业不同而费率有所差异。本以为经历两个多月的疫情,社保基数不会调整了,6月份刚出了个通告说最低工资维持不变,但是。。。那么也就意味着企业的用工成本又大了,而员工到手工资也低了。[允悲]



【7】她们的武术俱乐部bot 

你有没有想过,用男性视角拍的电影,性转一下,会变成什么样?


《阳光灿烂的日子》:穿着红色泳裤的彭于晏从水里浮出来,特写他的丰臀。

《洛丽塔》:中年女教师去做家教,进门看见花园里湿身的十几岁男孩趴在草丛上读书,投来纯欲的眼神。



《偷香》:美丽男孩重返小镇,最后决定将自己的头一回送给最合拍的女孩。


《香水》:一个不与人往来,嗅觉异常灵敏的天才少女,在鱼市上突然闻到一种纯正的处男体香,从此开始了她的连环猎捕少男制香水之旅。


《同学麦娜丝》:学生时代暗恋的白月光男孩做鸭了。再一次见到他,男神半裸着坐在水晶帘子下,要卖身给她。她实在接受不了,跑到街上放声大哭。


《地久天长》:中年下岗女工,曾因意外事故痛失长女,和丈夫共同抚育一个领养来的女儿。曾经的徒弟,一个成熟英俊、敢爱敢恨的男孩,在即将出国前"就想犯个错",勾引自己的女师傅,弥补她没有自己亲生孩子的遗憾。


……
你看,这种性别翻转,是不是在好笑之余,还让人觉得这样的叙事有些"别扭"?
那么,你想过这里的"别扭"因何而来吗?
电影学者认为,电影提供了若干可能的pleasure,其中之一就是观看的pleasure。而主流电影基本采用了男性视点,为了使预期的观众获得pleasure,女性,尤其是美丽的女性就成为了他们注视的对象。镜头会长时间注视她们,哪怕中断叙事也没关系。
这时候,无论是象征"生命之火"的洛丽塔,还是堕落风尘的bitch,抑或是神龛上的圣女,即便这些角色千差万别,她们都有共同的特征——没有独立的人格。
她们承载着" 窥/yin/pi"和" 恋物癖"的双重pleasure,其肉身也投射着男性的欲望。而她们的存在,也只有一个目的:以"他者"的身份映衬着"他"的主体性。
对于女性观众而言,这类可以称之为"男凝"的电影,留下了非常有限的认同空间,而被迫认同的过程同样充满了危险。要么,"打不过就加入",即认同他人优越的地位,参与这样的观看。要么接受自己的客体劣势,沦为自恋的受虐者。甚至是两种皆有。
我们要知道的是,如果这种对女性的"性化""物化"在观看结构中成为惯例(实际上已经形成了),那么以此为基点的符号性生产,也会在电影之外的现实世界里不断延续下去。




【8】外贸商老贾 

日本🇯🇵大约是承平日久,整个社会上下都过于松懈了。因此日本的政治家们相对来说都更愿意和民众近一些,没想到居然能发生枪击前首相的事情。
在安倍桑的个人首页,放着一张照片,是他担任内阁首相时一个人去农村,遇到一位工作的农妇问路,随后深深地鞠躬表示感谢。这张照片在安倍的首页放了很多年,恬淡而且自然。
也许正是恬淡得太久,安倍这个级别的政治家出门演讲连个像样的安保都没有。更不会像普京那般,上个厕所都要六个保镖进门检查,大便装进手提箱里带走,视察基层靠群众演员演戏,听个汇报,桌子都要四十米。
在日本,民众是没有围观习惯的,政治家们身为公仆,更是要习惯于对着无人理睬的场地大声演讲自己的施政纲领,上至前任首相,下至县市议员都是如此。不仅要担心会被演讲场地拥有者驱赶(日本很多空地或者地铁广场都是私产,演讲会给别人添麻烦),演讲完毕后对着空无一人的广场深深鞠躬更是基本功。
今天的事情是极端个例,希望就是出了这个事情,日本也依然能保持以前那种风格,而不是以此为借口征税增加政客的安保。
相信若是因此加税,恐怕安倍桑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的吧[失望]


夏侯覇:京子就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就是去医院看"伤兵"也要提高警惕 [doge] 

 



【9】大连老湿王博文  

我在某手上关注了一个女生已经一年了,我今天忍不住了不得不说一说她。
她家是大凉山农村的,99年出生,到目前为止结过两次婚,第一段婚姻是娃娃亲,老公是她的堂哥/表哥,结婚以后两个人不喜欢也没在一起过过就离婚了,后来嫁到了现在这个男人家 (这个男的97年)马上一口气生了两个孩子,现在又怀了一个。
她在视频里说,她们那里的女孩十三四岁就必须要结婚了,结婚对象还必须是同一民族的,自己喜不喜欢不重要,族里的长辈觉得满意就可以了。如果到了婚龄不结婚或者是找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族里人却不喜欢的男人就会被全村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嚼舌根,女方父母也在村里抬不起头,所以不管女儿愿不愿意父母都要在她十三四岁的时候把她嫁出去[苦涩][苦涩]
粉丝问她"你就不能不生吗?"她说在我们这里嫁出去以后必须要给男方家生儿子,并且最少要生三个儿子,我现在的大宝是男孩二宝是女孩,婆婆还天天骂我不争气,我本来不想要三宝的,想去做掉,她婆婆告诉她如果她做掉了她会让他的儿子从外面找别的女的回来生,所以她为了在家里站住脚只能乖乖生[苦涩][苦涩][苦涩]
我本来以为她这是往夸张了说,有一次她拍视频是她回娘家的,给我吓完了!!!视频里她家里就像幼儿园一样,到处都是小孩跑,光视频里出现的就有六七个!她说那都是她妈生的[衰][衰][衰]几乎每家每户都是祖孙三代一起生[衰][衰][衰]就比如她妈妈最小的孩子就比她自己的孩子还小,她的小叔子只比她的孩子大一岁[衰][衰][衰]…有一次在直播间里有粉丝说"你99年都生两个了,我三十多岁还没结婚呢!"她大吃一惊说"天啊!你竟然三十岁还没结婚?!我们这里三十多岁很多都当爷爷奶奶了 !我都算结婚晚的了!"[裂开][裂开][裂开]
她说她是家里的老大还是女孩,所以她一天书都没读过,因为要供后面的弟弟妹妹,她很小就开始和她妈在地里干农活喂猪,所以她直播有人给她发文字她都说"姐妹们,你们别给我发文字了,我看不懂"[裂开][裂开]而且她在视频里说话也颠三倒四的经常听不懂她想表达什么…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很凄惨,有一次她在直播间里说"我一定要让我的三个孩子以后都读上书,走出大凉山这辈子都别回来了!我不能再让我的女儿像我一样十三四岁就结婚了,我要让她晚婚!"粉丝问"那你想让她最晚多大结婚呀?"她说"二十三四岁吧!"[衰][衰][衰][衰][衰]
关键是她老公,根本不管孩子!每天下班回家看都懒得看孩子一眼,不是玩手机就是打游戏,到点就睡觉一两年了也不洗一次澡…而她每天大早上六点多就把二宝捆在后背,领着大宝去山里采蘑菇卖钱还要割野草回家给猪喂食(她一边给猪喂食,他大宝就在猪圈里到处爬[裂开][裂开][裂开])中午到家以后还要做饭,给孩子喂饭,下午收拾家里卫生。就这样她婆婆经常早上给她打电话骂她懒死了都六七点了还不出去干活就知道睡觉[怒][怒]
而她家的主要经济来源除了她卖野生蘑菇就是他老公的下水泥,顾名思义就是把水泥一袋子一袋子从卡车上卸下来,这个重体力活他老公干也就干吧,重点来了!她老公经常还要把她喊着一起去下水泥![衰][衰][衰]比如前两天她拍视频说她自己都怀孕三个月了,她婆婆大早上打电话说全家都去下水泥了,你把手里的活放下来赶紧过来帮忙…(一个怀孕三个月的孕妇去扛水泥你能想象到吗?[晕][晕][晕])我一点没夸张,她大姑姐快怀孕十个月了马上就要生了还在地里收苦荞,她婆婆说多干活生的时候顺产好生,而她自己生第一胎都不做月子,第三天就被婆婆赶到地里干农活[衰][衰][衰]
不知道是她那里的土地都这样还是只是她家的土有问题,种什么蔬菜都不愿活。我看了她一年的视频了,她家唯一的口粮就是土豆,其他的蔬菜水果从来没见过,而且土豆还经常不结果[衰][衰]所以她一拍视频就是在吃土豆,连鸡蛋和肉我都没见过,过年过节杀一头猪买一条鲤鱼那都是顶天的了。
最毁三观的是,她家好像不大会做饭,做饭从来不爆锅,也不怎么摘菜,土豆子带着泥巴随便切两下往锅里一倒,再往锅里加点水,调料都不放就完事了,而且加的水都是浑的、黄色的,最后黄不拉的一大锅土豆熟都没熟捞到一个大塑料脸盆里,放在地上,十几个人在黄土坡上围着一个圈坐地上就开吃![衰][衰]有拿手抓着吃的,有拿小勺直接去盆里舀着喝汤的,我一点没夸张她大姑姐有一次要炖酸菜,一拿出来那个酸菜都已经发霉了都是黑色的!![苦涩][苦涩][苦涩]前两个月她家有客人来了杀一个小猪崽,那个猪杀完了就随便拿水冲一冲在锅里煮一煮就盛在一个塑料脸盆里,二十几个人坐在黄土上围个圈拿手就抓着吃…[衰][衰][衰][衰]总之就是他们不会处理和加工动植物,抓到以后随便弄一弄就吃[苦涩][苦涩][苦涩]
最想象不到的是。她家孩子出生三四个月就开始吃大人的饭,她包括她婆婆和她老公的奶奶每次喂孩子吃饭就把自己吃的饭在嘴里嚼一嚼吐出来喂给孩子吃[裂开][裂开][裂开]
她说她最幸福就是能吃到新鲜的土豆,我刚开始没怎么听懂直到有一次她直播做饭,拿出了一个土豆,芽子最少都长出半米了!上面都长叶子开花了!评论区都炸了说土豆发芽有毒不能吃!她说她不识字看不懂你们在说什么…然后她把芽子一掰断就把土豆下锅里了[衰][衰][衰]…我说真的,你要是想减肥就看她的视频…
他们那里好像缺水,她两个月洗一次头,三四个月洗一次澡,(有一次她好不容易洗一次澡,她老公就领着孩子在厕所外等着,嘴里还骂骂骂咧咧的说不想带孩子让她快点洗[怒][怒]
而且每次吃完饭的锅碗瓢盆她就在水里过一遍洗涤剂都在上面飘着就收起来了。每次她给她老公洗内裤刚洗两下水就变成黑色的了。然后她还就着这一盆黑色的水洗别的衣服洗完就捞出来晒上[衰][衰][衰]就这样她还带货,天天都卖洗发液、洗洁精和洗内裤的洗衣液"家人们快来买啊!生姜洗发液买1瓶发24瓶!"我毫不夸张,她家能脏到什么程度,有一次直播她都扫了五分多钟的垃圾,我才看她老公在沙发里躺着(已经和垃圾融为一体了)[衰][衰][衰][衰]
可能大家看到这里都有一个疑问她为什么不赶紧跑啊!她说了,她嫁到她老公家已经很幸福了她太知足了,因为老公家的条件已经比她家好太多了,家里还有小汽车,还能拉她去县城里还能下馆子吃到厨师做的炒土豆丝[苦涩][苦涩][苦涩]
我刚开始不信我就在想都2022年了再穷能穷到哪?有一次她回娘家了拍了几个视频我看完都震惊了!!!她娘家住的那个房子可以说都不叫房子!就像在山里挖出来了一个洞一样!房屋顶全是洞,感觉随时可能倒,屋里黢黑一片,床上全是垃圾扒拉一块地方倒头就睡…[裂开][裂开][裂开]
再让你们毁一次三观,她说她们那边很多都订娃娃亲,孩子很小的时候女方就把男方的彩礼收了,如果到了结婚年龄两个人不喜欢拉倒了,就要退亲,那么同时女方就要把彩礼退还给男方,由于过了这么多年了物价已经上涨很多了,那么她就要多还很多很多彩礼,所以她现在嫁过来了还是一屁股饥荒,这个饥荒就要她和她现在的老公一起挣钱还给订娃娃亲的那家父母….所以她在男方家根本没有发言权…[裂开][裂开][裂开]
他们那里有病也不怎么去医院,我都看到好几次她在视频里说"我老公的奶奶生病了这几天怎么也不见好,今天找个做法事的来看看,还不行就再说吧"而且他们吃鱼还要把鱼尾巴贴在家里的墙上,总之就是各种迷信活动层出不穷…她经常在视频里说"今天我们家要去做做迷信,你们那里也做迷信吗?"[苦涩][苦涩][苦涩]话语之间感觉迷信在他们那是生活里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语气非常坦然吧[衰][衰]
她经常收到网上姐妹们的捐赠,基本上都是给孩子衣服、吃的,玩的。有一次她收到姐妹给她的面膜了,她不会用,全家好一顿研究也没研究明白….
我每次心情不好焦虑的时候我都打开她的视频看看,我的内心一下就平静了。我们之所以活的这么累就是因为我们是一直往上看的,岂不知再回头看看我们已经站在了很多人的上面了,我们已经比太多太多人过的好了,不如我们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当我们在单位为绩效奖命加班时,这个99年的三胎妈妈还在三十五六度的高温里下水泥,当我们周六周日在商场里喝着一杯二十多块钱的奶茶时,她正在家里的猪圈里带着孩子给猪喂食。人真的应该学会知足。 还有这个社会对底层女性的剥削依然是我们无法想象的…看完她以后简直太无力了[苦涩][苦涩][苦涩][苦涩]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