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571】说起来,我这种人能够吃饱饭也就40来年

dasheng @ 2022年08月07日  浮世汇

【1】梁州Zz 

七夕的前一个晚上,一个很久没联系过的初中同学突然敲开了我的窗口,问我认不认识我们这儿一家知名网红发廊的一个所谓主理人。
我说知道,之前也去他那捣鼓过头发,但后来嫌太贵没再去过第二次。说到这,我突然想起来那是19年的事了,去他们店里做头发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一直打不到车,最后那个所谓的品牌主理人,给我发了一张照片——他新提的福特野马,然后对我说:我可以来你家接你,提供免费接送服务。
想起这事,我顺嘴又多和朋友说了一句:"不过他们服务态度挺好的,那天下了大雨打不到车,那个tony还说他要来我家接我。"
朋友听完这句,沉默了半响没回我消息,我敲了个"?"过去以后,看着对话框上的正在输入停留了半天,最后他给我发了一句消息,问我"那你有让他送你去吗?"我说"没有,我不太放心让不熟悉的人知道我家地址。"
他回了我一句"幸好你没去,"然后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女朋友就是这样上了他的当,他对每个女生都是这样的,但我女朋友最后还是把我给绿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反应过来,问他:"所以是那个Tony把你绿了吗?"
他说对,而且那个tony还骗他女朋友去整容,导致他女朋友现在欠了一大笔钱,而且那家医院的整容技术并不好,他女朋友做的鼻子据说要再返场修复,还需要一大笔钱。
听他讲这件事的过程里,我觉得相当毛骨悚然,因为这就是完全发生在我身边的事,那家理发店甚至距离我家不过五公里的路程。
我大概能从他的叙事里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家理发店在我们这儿一直很出名,出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技术有多好,而是因为他们店里的理发师都长得很好看,衣品也不错。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去看了一眼那个品牌主理人的朋友圈,他发了一个他们店里最近团建的视频,视频的第一个镜头是很多辆车,下一个镜头是很多个车标的特写,大多是奔驰,甚至还有一辆保时捷。那个视频的结尾,是他们店铺六周年庆的时候店里的人一起去拍的几张精修照,不得不说,就那几张照片来说,确实有点韩国男团的样子。
其实在我朋友和我说这件事以前,我就知道那个品牌主理人是有点问题的,因为他会在我每年生日的时候给我发一个红包,然后说要请我吃饭,在我朋友的叙事中,这是他惯用的套路手段。
我记得19年我去他们店里做头发的时候,他最开始和我说的是"我不会让你充卡,你按需选择你要的服务就好",但事实上,等到我去到店里以后,我亲眼目睹了他们店的"大老板"——一个看起来有点"凶"的女人,把这个品牌主理人叫到一旁训斥,说他这个月的业绩又不达标,他被训斥的时候,一直有意无意地往我这里瞟。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可能真的是太迟钝了,我记得那会儿我只是一边低头给我朋友发消息说"他被骂得好惨",一边冲远处被骂的他点了点头,表示安慰以外,我并没有做出任何其他要主动帮他冲个业绩的举动。
但我朋友的女朋友是个非常心软的女孩子,而且因为原生家庭的原因,她似乎一直很缺少安全感和关注,所以当她目睹了那个品牌主理人被训斥得狗血淋头的时候,她犹犹豫豫地说了一句"不然我充2000?"。
充完那两千块后,那个品牌主理人非常理所当然地对她发出了"请你吃饭答谢"的邀请。
我朋友告诉我,他女朋友家里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她自己做的工作其实也很普通,一个月拿四五千块,虽然住在家里,但每个月还要每个月往回拿两千块钱的伙食费,平时都挺节省的,完全不是会去整容和沉迷动脸的人,所以他一直觉得她是被那个tony洗脑了。
我问他,你知不知道那个tony是怎么给她洗脑的?
他说他看过他们的聊天记录,那个tony一直在夸她很漂亮,说她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说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会发光。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对我多加了一句叙述句,"如果我知道她那么需要这种关注,我一定会多和她说一些。"
我问他还有什么更具体的吗?他说太多了,他甚至怀疑那个一天要染好几个头的tony到底有没有这么多时间聊天,每天的嘘寒问暖、按时的夸夸,甚至还会在他女朋友例假来的时候专门买进口的止痛药送到她家楼下,然后因为她们家的门禁原因,偷偷找一根杆子把药绑在杆子上从窗口递给他女朋友。
我说那这么听下来,感觉他的付出成本也不小啊?你女朋友给他花了多少钱。
他说大概18万,可能还会有更多。
听到这个数字,我同样感到非常震惊,我说是干什么花了十八万?充卡还是整容啊?
他说只是整容就花了18万,平时充卡可能还有一些,但充卡并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怀疑他女朋友借的贷款是否是高利贷,因为他看那个医院的微信写的是"黑户也可贷,0首付无条件分期",总感觉听起来就很不靠谱。
听到最后,我说我大概明白了。
那个tony大概是从他女朋友第一次犹犹豫豫地不忍心看他挨骂所以充了2000块钱的卡开始,就认准了这是一只可以薅的羊——一个在原生家庭里极度缺爱的女孩,不仅缺乏关注和安全感,更容易在感情里迎合他人。
所以在她对他建立了一定的信任以后,她开始听信他所说的"你可以变得更漂亮,这样就会有更多人喜欢你","我希望你越来越好,你只需要再动个鼻子,就会更加完美更加漂亮。"
我朋友告诉我,在他们的聊天记录里,那个tony在一些时候,还会非常严厉的呵斥他的女朋友,例如说"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的眼睛那么小,你不想变得更漂亮更讨人喜欢吗?"如果他的女朋友沉默,那个tony还会不断加码,说一些更难听的类似"你这样不自爱不上进,怪不得没有人会喜欢你"之类的话。
说到最后,我朋友还告诉了我一件事:那个品牌主理人不仅有老婆,还有孩子,他朋友圈经常出现的那个他说是他侄子的男孩儿,就是他的儿子。
听完这个故事以后我觉得很难过,因为"爱自己"这件事很难,让一个女孩人懂得自己爱自己最好的方式,应该是在她的幼年时期,曾经被父母全心全意地给予过平等的关怀。
但同样的,我们都很清楚,在一些特殊又不特殊的境遇里,关于女孩的缺爱困境,像一片巨大的沼泽,而沼泽之下,是巨大的性别空洞,是针对女性的容貌焦虑,是利用女孩的缺爱专门制造的陷阱。 


【2】刘春 

小时候一到春天就闹饥荒,家家出去借粮。6岁上学,课桌都是泥巴垒的,窗户是塑料布,学校没操场,只有一个水泥砌的乒乓球桌,小学四年级村里通了电,有了电灯,我四年级的班主任自己也只上了四年学,学校没图书室,多亏当时批水浒,绿皮的水浒传都被我翻烂了。说起来,我这种人能够吃饱饭也就40来年。 


【3】@骑桶人 

"文化输出"这个词就很不"文化",哪个国家愿意被你"输出"文化?你想搞文化输出,但你决不能大张旗鼓地说我在"输出",得说"文化交流"。"交流"就是有出有进,你影响我,我影响你,互相影响,共同进步。当然最后肯定有个谁影响谁更多的问题,那就是凭个人本事了。用个粗暴又粗俗的类比来说明,"交流"是谈恋爱,"输出"就是强奸[挖鼻] 


【4】杜子建  

很多网友不理解胡锡进到底错在哪里,我说两句:
1,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国家的一切权威部门都把调门放在"内政处理"这个象限上;
2,胡锡进用错误的言论把台湾问题国际化,以"打飞机"的高调外化了"内政问题";
3,中美之间,是外交问题;不是军事问题;而"打飞机"是对美宣战,是国际问题;
4,胡锡进拉高民粹,加重口味,致使"军演"和"制裁"都变得寡淡,而本次军演和制裁都是划时代的重大突破,甚而改变台海态势的,但胡锡进消解了这一空前制裁的重大意义;
5,胡锡进越殂代疱沐猴而冠的"伪官方表述",推动了台湾问题的"国际化影响",造成了佩洛西访台价值的最大化,这是胡锡进的最大过错;
6,网友喜欢"重口味",胡锡进迎合"重口味",以至于国内网民产生各种"失望"和"愤怒"的情绪,这是胡锡进对公众情绪的一次"恶意消费";
7,国家意志,自有自己的节奏(军方、外交部、人大、国台办),而胡锡进妄加揣测,肆意曲解,恶意破坏了这种"国家节奏",造成了舆情混乱,影响了国人判断,进而产生了不必要的舆情后果;
8,胡锡进欠所有"被消费"的网友一个公开的道歉,但是,他不会。



【5】班达《知识分子的背叛》


【6】笑破地皮 

今年上半年国家财政真的非常愿意花钱。全口径支出(公共预算支出+政府性基金支出)18.37万亿,较去年上半年的16.34万亿,增幅12.4%。
并且,今年上半年由于税收减免+卖地不利等因素,全口径财政收入仅13.32万亿,同比去年上半年的15.62万亿,降幅达到了14.7%。
此消彼长的结果,就是今年上半年的财政赤字创历史新高,达到了5.05万亿;而去年上半年的财政赤字仅7千万,全年也就是5.94万亿(财政赤字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出现,财政支出规律如此)。
今年的各项财政支出里,增长幅度最大支出项,乃是地方政府的政府性基金支出(不含土地出让金支出),上半年的支出规模为21980亿,而去年上半年的规模仅为7846亿,增量14134亿。今年上半年两万亿的财政支出增量,一大半出自于这里了。
政府性基金支出(不含土地出让金支出)的主要用途是城市市政配套设施的建设维护、以及基层文化卫生事业等。考虑到今年城市的市政配套工程并没有大规模铺开,规模绝不会比去年大。所以,我的合理推测是,这1.41万亿的增量资金,主要是用到了常态化核酸上去了。 


【7】@二总 

我说过独生子女政策会影响国家性格至少是社会风气。独生子女的自私是与生俱来的。家庭关系单一和成长过程中无法演习和观察之前大家庭里才有的人际关系处理方式,导致意识里天然缺少"共生""共享""妥协"的概念。而自我评估又容易走极端,要么我最重要,要么我是没意义。偏执的边界感,对我的权利极其在乎,对我的义务和责任却比较模糊。看起来冷漠凉薄,其实是胆怯和对人际关系尺度的陌生没把握,这种陌生,会持续一辈子。 


【8】時雨弾正 

1、有的女人戴胸罩,因为乳腺纤维囊性变需要胸罩减轻疼痛,不能为了"女权主义"而不让她们戴胸罩。有的女人生好几个小孩,因为她自己家有一些产业需要继承(可能她没有兄弟),不能为了"女权主义"让她们不生育。有的女人结婚,因为自家仅有的房子不给她继承而是给她兄弟,她想通过婚姻有个住的地方,错的是这种重男轻女的继承制度,而不是她结婚的行为。有的女人在文科艺术上有天赋,不能为了"女权主义"非得要她去学stem,"女权主义"应该做的是阻止社会规训把有stem天赋的女人赶去文科与艺术,而不是建立新的规训,把有文科与艺术天赋的女人赶去stem。有的人会说,"这些都是特例,是少数人"。但是,她们试图搞一种不关心少数人的"主义",看不见"不同的需求"的"主义",这跟她们反对的东西,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2、主义是要求自己的,不是规训别人的。拿主义规训别人,就像"我因为信仰不能吃某种东西,所以你不能吃"一样,跟她们反对的东西有什么区别?所以是"我信仰女权主义,我认为女权主义应该怎么怎么做,所以我怎么怎么做。"而不是,"我信仰女权主义,我认为女权主义应该怎么怎么做,你不这样做就不是女权主义"或"我的观点才是代表女人,你这样做不符合我的观点,所以不对。"自己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而不是把自己当宇宙真理去规训别人。
所以是"我是女权主义者,我不结婚,我去学stem",而不是"我是女权主义者,你结婚是不对的,你不学stem是不对的"甚至"为了女权主义,所有女人都应该不结婚,都应该去学stem"。"我是女权主义",所以可以鼓励/支持小朋友或后辈不结婚/学stem,而不是向她们灌输"结婚是不对的""不学stem是不对的"更恶劣的"我是女权主义,我代表女性的利益,所以你应该听我的"。 


【9】曾泰元 

我小學讀的是安慶國小,在台灣中南部的雲林縣虎尾鎮。那時校門口有兩棵大王椰子,一棵寫著"活活潑潑的好學生",另一棵寫著"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師長(含校長)只有18個人,5個"本省人",13個"外省人",詳細籍貫如圖四。我的國語說得標準,除了自己對語言比較敏感,外省籍的老師更是功不可沒。



【10】@新蜜蜂alex182 :在我们往教材里掺私货的同时,日本已经开始往私货里掺教材了。。[二哈]


【11】我想我正在沉入一代人的海 

想到滞留在三亚酒店的上海人,不由想起了"倾城之恋"里的战火下的流苏,困在浅水湾酒店里,本以为食物充足,结果一人一天只有两片饼干。
还是能走就走吧,可不就是一场新战争。

上海钱敏:范柳原对白流苏说:有一天,我们的病毒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消杀完了、隔离完了、核酸完了,也许还剩下这间破落的核酸房。流苏,如果我们那时候在这核酸房边遇见了,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

_SuGM_:还记得五月份我很烦躁然后迫切的找个地方躺一下的时候,我爸说 你哪怕去云南或者广东都别去海南,be like"你想想现在的政策但凡有疫情就是封。海南是个岛 直接把飞机一停船运一停那真的是哪里都没得去,连去个其他地方把星星洗掉都不可能"……现在看 都是些中老年人的智慧[摊手][摊手][摊手]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